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那一天 第五章(我刚刚有点情绪化了...)
    接下来两天,成茁都在了解自己的工作内容,周瞬发给她的ppt多达六十页,详细但易懂。

    闲暇时她还会反复观看周瞬的几个账号产出,很难不佩服,周瞬平均两三个月才出一条视频,呈现效果堪比十人团队,从创意到实操,再到摄影和剪辑,不低级不媚俗,但受众就是不局限于性别年龄。她过去对电子产品并不感冒,塑形美容穿搭才是她的关注重点,但周瞬做出来的内容就是能让人面带微笑不知不觉看完。他有着很丰富的专业知识、动手能力和创作才华,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实现的,天赋,努力,缺一不可。

    当然,还有运气。

    他的第一条视频就是爆款,发布于两年多前的九月中旬,播放量过百万。后面一直在稳定产出。最新一条还是年前,一月初,播放量高达千万。科技领域的现象级博主,所有平台近乎零差评。

    成茁感觉到了一种“碾压”,没错,碾压,她竭尽全力,想让自己看起来不是个“普通人”,但周瞬举重若轻,万里挑一,不,一千万个人里面都不见得有一个他这样的。

    在这种不平衡中,她收到了来自周瞬的第一份工作安排,写一篇软文,介绍她正在使用的这款手机。

    成茁指出:这部手机你去年九月就出过一期,还要写吗?

    周瞬:你为学生会免费工作也这么多异议吗?

    成茁哑口无言。

    周瞬的关注点移至其他方面:你记得我的每期视频?

    成茁:我全都过了一遍,包括其他同类型up和博主我都看了个遍。

    他罕见地夸赞:不错。

    又说:但一遍不够。

    成茁:我会多看几遍。

    她早看了岂止几遍,这几天,她有事没事都在看,像往自己身上烙印般反复观摩,因为难以置信,因为妒忌,想要揪出当中的缺点。

    周瞬好像从不说废话,只提具体要求:内容你自由发挥,但写的东西不可以抄袭我视频的角度,必须是自己的体验。

    成茁:好。

    周瞬:这次只是试写,看看你的基础水平,不是为了采用。

    成茁:有字数要求吗?

    周瞬:无。另外,自建一个公众号,做好预览链接再发我,不要给我doc,我不会打开。

    成茁差点翻白眼:好。

    周瞬:下周一前给我。

    成茁看眼屏幕右下角:我周六就能交。

    聊天界面安静数秒。

    周瞬:ok。

    自此他们再无联络。

    成茁将周四到周六拆解为三份,第一天她都在整理总结自己的使用感受,以及收集网络上对同型号手机的评价反馈,第二天她归纳要点,拟大纲,作优劣势分析,寻找适合内容的产品图片与表情包,第三天她正式写稿,检查错漏。按部就班润色修改完毕,晚上八点,她做好公众号预览,将最终成果贴到周瞬那里。

    成茁觉得可以给自己打100分,给学生会和部门运营公众号她都没有这么细致用心。

    毕竟拿人手短。

    有息贷款是得到解决了,但这不意味着她从此轻装上阵,她的无息债主仍在暗处监察。她必须得拿出能证明自己含金量的筹码。

    成茁焦灼难定地在桌前抠了半个钟头手,没得到回复。

    最后她忍无可忍:我要出去跑步了,可能没办法及时回你。

    周瞬终于给了她反馈:我看完了。

    成茁:怎么样?

    周瞬:方便语音吗?

    成茁:好。

    成茁假装去跑步,快步走出宿舍楼。

    上周今日,校园夜色还像沥青一样浓稠,困得人透不过气,但今天快异常松快,路上海棠全开了,花枝摇曳,成茁打开微信,拨通语音。

    “喂?吃饭了吗?”

    “喂。”周瞬明显在回避寒暄,开门见山:“你写的东西我看过了,不太有意思。”

    成茁惊讶到微微张口,明明已经有意思到极点了好吗?仿照他的风格,加入自己的体验。任何阅读它的人都能对产品有直观全面的了解。

    在她继续辩解时,周瞬开口举了几个例子,怼得她一愣一愣。有跟他自己脚本的对比,也有对她措辞的抨击。

    成茁不喜欢这种起跑线就不平等的比较,更不喜欢努力的结果被看轻,开始一些破罐破摔发言:“你公众号就三篇文章,粉丝都七十多万。”

    你还想怎样!上天的宠儿!

    周瞬似乎根本没听懂她意思:“所以公众号是我的短板。”

    成茁说:“但你现在这个流量和口碑放个屁大家都会觉得很香好吗?”

    周瞬沉默了一下:“等你会说人话我们再通话。”

    他挂断语音。

    成茁停在操场边,看着学生们像星子一般,四散,移行,有快有慢。她深呼吸,冷静了一会儿,重新拨给周瞬,对方显然也不是那种冷暴力狂,几乎是秒接,但没讲话。

    “抱歉,”成茁捋了下风里乱飘的刘海:“我刚刚有点情绪化了。我会根据你提的意见重写一版。”

    周瞬说:“我说的那几点着重修改,其余可以保留。”

    成茁愣了愣:“你意思其他还不错是吗?”

    周瞬:“嗯,看得出用心。”

    成茁怔住,片刻,她挤出笑音:“你这人是不是有点吃硬不吃软?”

    周瞬说:“你的自尊心很强。”

    成茁说:“当然,失去自尊跟死人有什么区别。”

    周瞬没接这茬,无端问:“你在外面?”

    成茁看看周围:“对,你怎么知道?”

    周瞬说:“我听见风声了。”

    成茁:“哦。”

    周瞬说:“你现在的位置离西门多远?”

    成茁举目:“我在大操场。”

    “那很近,”周瞬语气平静:“我还没吃饭,这个点西门有个狼牙土豆摊子,买一份送过来给我,地址微信发你。”

    成茁:“这也是工作内容?”

    周瞬:“能叫外卖我不会麻烦你。”

    成茁:“你知道有个东西叫跑腿吗?我们校内app里就有。”

    周瞬:“不知道。”

    “你到底是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成茁陷入猜疑,最后服从资本,决定当个好员工:“算了,你住哪栋,我给你送过去。”

    周瞬回:“我不住宿。”

    成茁一顿:“你住哪。”

    周瞬:“西门这个小区。”

    成茁嘀咕:“我就说你视频里这么大阵仗都在哪拍的,原来是有自己的地盘。”

    “那边一个月租金多少钱?”她又问。

    “不知道,我是买的。”

    “……”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几个男主共同拥有〕〔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最弱天赋?你可曾〕〔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