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那一天 第六章(我现在学还来得及吗...)
    挂断电话,成茁立刻查了下西门小区的房价和户型,然后摁灭手机。

    周瞬给的地址在13栋13f。从电梯间出来后,成茁没有急着找房号,楼道拐角一扇半掩的小窗吸走了她目光,她不由自主地走过去,看到了学校另一边的风光,金色的高架似蛛网,纵横交错。

    属于高处的,不一样的风光。

    成茁拍下一张live,离开原处。

    按下门铃后,成茁没有等太久,门被人从内打开,周瞬站在里面,穿着灰色的短袖t恤,凉拖鞋,仿佛活在盛夏,但他的肤色仍像这辈子与太阳零接触。

    成茁心想:他不冷吗?

    观察他的间隙,对方已伸出一只手来,示意她把手里的打包盒交过来。

    成茁眨了眨眼:“我可以看看你工作的地方吗?”

    周瞬说:“快十点了。”

    成茁说:“十分钟。”

    周瞬没吭声,让开位置。

    成茁感谢地一笑,走进去。

    周瞬跟在后面,给她拆了双一次性拖鞋。

    成茁无法形容自己见到的房间,这就是间很干脆的工作室,没有沙发,没有家私,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电子设备,书籍,三脚架,白墙,冰冷利索地构成了所能看到的一切,客厅摆放着长长的办公桌,有三台显示屏,两台笔记本,还有阅读架,云台,单反相机。这间房屋甚至没有厨房,橱柜被人为地拆掉了,换成一只叫不出名字的等人高的黑色仪器。

    包括那些多余的墙面,他的隐私地带似乎只有卧室和卫生间,其他区域都融为一体,可以让他随时随进入工作状态。

    有只全白的静音扫地机器人在心无旁骛地工作。

    成茁下意识礼貌地给它腾地方,一种奇怪的念头升了起来,她觉得它是周瞬饲养的宠物,每天喂给它某种液态合金。

    成茁回头:“房东允许你这样搞?”

    说完她立刻纠正:“不好意思,我忘记你就是房主。”

    接着改口:“物业允许你这样搞?”因为周瞬的房子完全颠覆了她刚在房产软件里记下的户型。

    周瞬点点头:“我保留了所有承重墙。”

    周瞬越过她,拖了张椅子,坐到阅读台前,拆那盒狼牙土豆。

    成茁感觉他什么都没动,只是坐下了,阅读架周围一圈的小型灯带便自动亮起,光线柔和。

    成茁跟过去:“我没有打扰你吧?”

    周瞬瞥她一眼,短促,没感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成茁莞尔。这个眼神是从低处刺过来的,能让人解读出一丝怨恨,所以有些好笑。

    周瞬问:“你打算站多久。”

    成茁回:“你不说坐谁敢坐。”

    周瞬:“坐。”他用下巴示意另一张空椅子。

    成茁道谢,入座,好奇那只阅读架的工作原理:“它怎么自己亮灯的?”

    周瞬介绍:“很简单,你家的感应夜灯是怎么工作的。”

    成茁说:“可它们只会在半夜亮起。”

    周瞬:“能在黑夜工作,就能在白天工作。”

    成茁神展开道:“你在白天工作吗?”

    周瞬叉出一块狼牙土豆:“我在白天上课。”

    成茁一愣:“你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周瞬点了点头。

    成茁问:“大几?”

    周瞬快速吃着东西,含糊不清,他只有在进食时才像个人类:“跟你一样。”

    成茁安静了。

    因为她不想再往下问了,答案多半会是他在大二就修完了所有课程,所以这位“天赋奇才”的同龄人能百分百投入自己的兴趣所在,赚钱如印钞机。

    她唯独奇怪:“你怎么会来我们学校?”

    周瞬的回答非常中二:“因为我是个高考失意者。”

    成茁笑出了声。

    周瞬斜她:“很好笑么?”

    成茁:“听起来一点也不失意。”

    周瞬说:“因为我没把失意当成失败。”

    成茁环顾一圈:“一次高考是不代表什么。你现在已经是大学生金字塔尖端的人了,很多top的学生都不如你。”

    周瞬说:“你是来拍马屁的?”

    成茁摇摇头:“不,单纯慕强,想参观一下你的工作场地。”

    说完成茁就住了嘴,她怎么还是在“虚溜拍马”,但没办法,这好像是她的一项能力,所以她总有种易相处的亲和力。

    周瞬不再搭腔,解决剩下的狼牙土豆。

    成茁盯着他吃完,等着他再把打包盒交还给自己,但周瞬没有,他把厨余留在原处,滑着椅子回到电脑前,开始剪视频。

    目及他显示器上复杂的帧条和小窗,成茁问:“剪视频难吗?”

    周瞬说:“不难,但剪出一个好视频很难。”

    成茁又问:“我现在学还来得及吗?”

    周瞬看她:“什么时候学都来得及,但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把文案写顺。”

    成茁双眼一亮:“我知道。不过我得怎么学?”

    周瞬:“我帮你报班,班费赊你自己账上。”

    成茁没有泄气:“也行。”

    难得有这么不“上下级”的交心时刻,成茁决定促进感情,多了解自己的新上司一点。她注意到视野里随处可见的线圈,电板,工具:“你怎么不找个更懂电子类产品的男帮手?专业对口的男生会比较多吧。”

    周瞬大言不惭:“他们容易嫉妒我。”

    成茁坦白:“我也很嫉妒你。”

    周瞬嗒嗒按着鼠标,目不斜视:“你的妒忌没有坏心。有人的妒忌带来摧毁,有人的妒忌带来超越,你属于后者。”

    成茁怔了怔,没有否认,也没有辩驳。

    忽然,周瞬像是想起什么,拿起键盘旁的手机,敲击,手机里传出一段嘈杂的视频音,有个清脆的女声在问“老板,来个大份,多少钱呀?”老板爽朗回:“大份十块~”女生又笑说:“好,我扫码付你。”

    周瞬转向成茁,目不转睛。

    成茁面不改色:“十块,你看到了。”

    周瞬低头转账:“你这样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吗?”

    成茁弯弯眼,不答话。

    周瞬:“你不拍这个视频,我也会给你。”

    成茁:“一码归一码,明码标价。”

    话音刚落,男生的手机忽然响了,最原始最简朴的那个“雷达”声效,也是成茁的起床铃音,吓得人一激灵。

    成茁疑惑:“你给自己设了闹铃吗?这个时间点是要做什么?洗澡?休息?”

    周瞬撩起眼皮,送客:“不是,是倒计时,十分钟到了。”

    成茁:“…………………………你这样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吗?”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几个男主共同拥有〕〔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最弱天赋?你可曾〕〔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