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那一天 第九章(我以为你不会喝这种饮料...)
    周瞬怎么会是个讨厌的人。

    近来成茁都在反思这个问题。她没有遇到过比周瞬相处起来更舒服的人,国王长出了驴耳朵,只敢把自己的秘密说给树洞听,周瞬就是那棵树,但他的枝叶不会将秘密抖露出去,她甚至可以在树下小憩。

    他不想,不屑,不需要。

    他高大,茂盛,饱满,人们走过时,会自动抬头看。

    也是这种想法,开始让成茁觉得自己吵闹。

    接到新的工作安排前,她没有再打扰过周瞬,专心班级和学生会的事务,当然,还有学习、运动。她削减了娱乐活动,尽管室友和部员都盛情邀请,她给自己布置了其他任务,满满当当,同时它们也是极好的婉拒手段,“下次一定”——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么好用。

    三月尾声,在她好友列表持续躺尸的周瞬活了过来。

    他的微博和b站有了新动态:一条总长八分钟的视频,合作方是一款人体工学椅。周瞬的视频巧妙在,他的切入点从不是产品本身,而是另一道命题,最后产品成为答案。

    视频里的环境很熟悉,正是周瞬的工作室。

    成茁发现自己也坐过这张椅子。

    她打开同款工学椅官网,标价3000多。晚上睡前再点开时,月销量已经超过它的价格。

    成茁莫名很热血,给周瞬发消息:我看到你的新视频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我工作空窗太久了。

    等到周瞬的回复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昨天睡了。

    成茁在上课,将手机放抽屉回他消息。

    还没来得及发过去,周瞬又说:我吃个饭,下午说。

    成茁不信他没看到自己正在输入,停了会,她选择发送,因为不上不下的感觉很讨厌。

    成茁:我下午没课,有活麻烦塞给我。

    周瞬没有装消失:下午来我这一趟。

    她给周瞬带了杯奶茶,是自己喜欢的口味。如果他谢绝饮用,那她也不会亏。

    到工作室时,门已经开着,周瞬正在脚架边调节相机,随后对准她。

    成茁站住。

    周瞬招了下手:“走向我,直线。”

    成茁愣住,低头:“我还没换拖鞋。”

    周瞬:“先过来。”

    成茁点头,朝他走过去。

    大约五步,周瞬叫停:“就到那。”

    成茁顿足。

    周瞬咔嚓拍了张照,直起身来。

    成茁指了指自己:“你在拍我吗?”

    周瞬颔首:“嗯。”

    成茁快步过去:“我可以看看么?”

    “等一下,”周瞬语速加快:“先换鞋。”

    成茁:“……好吧。”

    趿着拖鞋来到脚架边时,周瞬已空开地方,她低头看一眼显示屏,画面里正是自己,站在那里,穿着浅黄色卫衣,牛仔裤,没什么表情,忘了自然地微笑和收下巴。

    成茁不太满意:“这个角度有些死亡。”

    周瞬很直男:“你就长这样。”

    成茁:“……”

    她不言语,把奶茶交给周瞬。

    周瞬单手接过:“谢谢。”

    他很利索地抽出吸管,捅入封口。

    成茁看着他。

    他一口气喝掉1/3,像头水牛。

    成茁依旧看着他。

    周瞬眉心微皱:“你看什么?”

    成茁说:“我以为你不会喝这种饮料。”

    周瞬问:“我该喝什么?”

    “机油?”成茁猜测:“或者焚烧书籍后化成灰……的那种草灰水。”

    周瞬笑了一声。

    他冷幽默地问:“这次拍视频了么?”

    成茁哽住:“请你的。”

    周瞬放下奶茶,去摘脚架上的单反,递给成茁:“你的新任务,先用一星期。”

    成茁小心接过:“公众号要写?”

    周瞬说:“嗯,我们的第一单。”

    “我们。”成茁重复这个形容。

    周瞬:“怎么了?”

    成茁:“有经济共同体的感觉。”

    周瞬稍稍扬眉,没有否认这个形容。

    周瞬走去桌边,翻出说明书,放回包装盒,最后整个推过来。

    成茁开始观察相机:“这台单反多少钱?”

    周瞬说:“还没上市,预计七千到八千这个区间。”

    成茁扭头看他:“还没上市?我室友问起来怎么办?”

    周瞬不以为意:“这是你的强项。”

    成茁有点被刺到:“我不想找借口了。”

    周瞬说:“那么实话实说。”

    成茁默然几秒:“我可以说我找了份外快,帮人写产品软文,这是试用的产品,但她们万一问我老板是谁,好吧,可以说合同里有保密协议……”

    成茁纠结着,同时又发现,她心里的答案源源不断,迎刃而解。

    这些竟都成了她的条件反射。

    周瞬看着她,脸上要笑不笑的。

    成茁面热:“如果她们也让我介绍这种好事给她们怎么办?”

    周瞬说:“这些都是你的事。”

    是啊。拒绝。

    她最近都在潜心修习的一门课。

    成茁轻吸一口气:“我知道了。”

    之后半小时,成茁都在周瞬这捣鼓研究这台还未上市的新相机,至于周瞬,他在打csgo,优哉游哉。

    成茁服了。

    她翻着说明书:“我以为你会起到良好的带头示范作用。”

    周瞬戴着巨大的白色耳机,根本听不见她不爽的嘀咕。

    慢慢,成茁投入进去。

    试用人像功能时,她偏过头,对着侧身而坐的周瞬拍下一张相片。

    闪光灯让男生的视线斜过来,在询问。

    成茁指指相机。

    周瞬不置一词,重新看显示器。

    成茁低头看自己拍下的周瞬。打游戏的他看起来就是个网瘾少年,眼睛发亮,面色沉浸,如果遇到那种可怕的父母,他随时要被拉去电击。

    手机铃音打断了成茁的审视。

    她抬头看书桌另一边,周瞬已经半摘下耳机,接电话:“喂,哦,稍等。”

    挂断后,他看向成茁:“你去开个门。”

    随后戴起耳机,看显示器。

    成茁甚至没来得及问是谁。

    她离坐开门,外面站着外卖小哥,递了份饮品拎袋过来。

    成茁愣在原处,脸慢慢红了起来。

    手里拿着的,是她今天带来的同款奶茶,品牌甜度都一模一样。

    成茁企图证实自己的猜测,提着它走回去,放在周瞬键盘旁。

    周瞬瞟一眼,再次扒下耳机。

    成茁说:“看来你很喜欢这个口味。”

    周瞬说:“是给你的。”

    成茁生出一些复杂的情绪,几乎要让她有泪意:“你很了解我吗?”

    操蛋的是,没错,周瞬很了解她,一杯奶茶,示好不成,最后也能流回她肚子里,怎么算她都没损失。

    但如果被解读出来,就是另一码事了。

    真让人无地自容。

    周瞬的耳麦开很大,游戏里的枪弹声隐约传出来。

    他看着她,像是不懂她的情绪激动从何而来:“你买的奶茶很好喝,我也想请你一杯。怎么了?”

    成茁问:“只是这样吗?”

    周瞬:“只是这样。”

    成茁说:“可你这样看起来像施舍。”

    周瞬问:“你抱着施舍的念头,给我买了奶茶?”

    成茁说不出话来。

    最后她摇了摇头。

    “不是,”她说:“是示好,感谢,各种,但绝对没有施舍——我想你也不需要。不过我买了自己喜欢的味道,因为你拒绝的话,我也有退路,我自己喝掉。”

    周瞬说:“那我也是。”

    说这句话时,他面色平静。

    成茁沉默了。

    一刻后,她将那杯奶茶拉过来,插吸管,慢慢喝起来。

    周瞬戴起耳机。

    差不多将说明书上的功能研究完毕的时候,身侧的男生忽然起身,关机,拿起手机。

    “我睡会,你自便,走之前关好门。”他交代完,走回卧室。

    成茁撑了会头,打开微信,给周瞬发消息:谢谢你的奶茶。

    周瞬:不客气。

    成茁:没打扰你休息吧?

    周瞬:我刚躺下。

    成茁瞥瞥紧闭的卧室门,玩笑道:你是不是躺进了一个人形卡槽或者充电舱?

    周瞬:我不喝机油,也不喝草灰水。

    成茁暗笑,继续输入:你喜欢什么口味,我下次带。

    等了会,周瞬发来一张图片,他的外卖订单截图,就发生在今天下午,就是她手边的这一杯。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几个男主共同拥有〕〔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最弱天赋?你可曾〕〔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