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星际开花店〕〔机灵萌宝:给爹地〕〔从1983开始〕〔荒古神帝〕〔承包大明〕〔妻不厌诈:娄爷,〕〔天女商妃〕〔心尖蜜宠:帝国总〕〔柠檬精老公的马甲〕〔医路坦途〕〔从变形金刚开始〕〔一世魔尊〕〔奋斗在洪武末年〕〔万古邪帝〕〔傅爷您夫人又凶残〕〔绝品上门女婿〕〔网游:我有诸神赐〕〔萌宝成双:霍少的〕〔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重生之驭兽灵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盘龙 1089 怒不可遏
    一秒记住【书朋网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红花娘娘离开囚笼以后,老乞丐兴奋的很,搓着手说:“红花娘娘出马,这事肯定没问题了……”

    但我还是忍不住提醒他:“不一定啊,咱们还是要做好随时逃走的准备!”

    “怎么不一定呢,你是不了解红花娘娘的威力,春少爷在她面前乖得跟狗似的……”

    不是这样的,肯定不是。

    但我没和老乞丐抬杠,红花娘娘如果能办了事,当然再好不过。

    我们师徒三人守着南宫卓的尸体,在囚笼里安心等着。

    我和程依依没有过多处理腰上的伤,只是上了点止血药,方便春少爷一会儿查看。

    过了一会儿,有脚步声响起,果然是春少爷和红花娘娘来了,他俩一个一身绿,一个一身红,还都长得好看,虽然已经四十往上,颜值毫不输给明星,看上去确实登对的很,像是天上的金童玉女,怪不得他俩的传言满天飞了。

    当然在我心里,还是南王和红花娘娘最配。

    春少爷的脸无比阴沉,脚步也非常快,显然红花娘娘已经跟他说了一切。

    很快,春少爷就进了牢笼,红花娘娘也紧随其后。

    老乞丐立刻点头哈腰地说:“春少爷,您好!”

    看得出来,老乞丐还是很敬畏春少爷的。

    春少爷并未搭理老乞丐,而是直接看向地上的南宫卓,并且蹲下身子仔细看着。

    他当然发现南宫卓确实已经死了,而且胸前狭窄却致命的血洞,显然就是死于老乞丐那支拐杖。春少爷眼含杀气,脸上的肉都在颤抖,看得出来怒火已经快压制不住了,老乞丐赶紧说道:“我早觉得南宫卓不对劲了,这次果然露出狐狸尾巴……”

    “闭嘴!”春少爷狠狠瞪了老乞丐一眼。

    老乞丐一个哆嗦,登时不敢说话。

    春少爷看了我一眼,沉沉说道:“你说,怎么回事!”

    春少爷似乎不太信任老乞丐,点名让我来说。

    我便把刚才的事复述一遍。

    春少爷盯着我说:“不要觉得老叫花是你师父,你就包庇他!事实究竟是怎样的,你最好从实说来!”

    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春少爷果然不相信老乞丐啊,在他心里果然还是南宫卓重要一些。当然,也是因为老乞丐之前绑走皇甫江,并且造成了皇甫江的死亡,才让春少爷对他的信任直线下滑了吧。

    我很认真地说:“我说得句句属实,刚才就是这样子的!春少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之前您和战斧联手围剿隐杀组,是南宫卓撮合的吧?您想一想,如果他不是战斧的人,哪里来的联系渠道?”

    这是南宫卓自己亲口承认了的,可不是我随便胡诌。

    但我没有想到,这么有力的证据都摆出来了,春少爷竟然还是不愿相信我们。

    春少爷冷冷地说:“和战斧的合作,南宫卓确实曾经牵线搭桥,但他常年在外面走,认识几个战斧的人不是很正常吗,这就给他扣上战斧卧底的帽子,是不是觉得他已经死了,没法再为自己申辩了,所以在这信口开河?再说,和战斧合作,也是我拍板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春少爷又看向老乞丐,目光如刀地说:“如果我没猜错,是因为我把每天抽你一百鞭子的事交给南宫卓,所以你对他怀恨在心,才串通了自己徒弟将他给杀了吧?你骗得过红花娘娘,骗不过我!”

    听到这样的话,别说老乞丐了,我都倒吸一口凉气,完全没想到春少爷会这么想。

    他真是一丁点都不信任老乞丐了啊!

    老乞丐着急地说:“春少爷,南宫卓真是战斧的卧底,我一个字都没欺骗您啊,您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相信你?!”春少爷咬牙切齿地说:“我不让你和战斧为敌,你偏偏要和战斧为敌,差点给杀手门带来大祸!我都把你逐出杀手门了,你却不知悔改,竟然绑走了皇甫江,还造成皇甫大师的死!我把你关起来,本意是让你好好反省,结果你整天装疯卖傻……现在又把南宫卓给杀了,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果然,春少爷对老乞丐的信任,是一点一点崩塌的。

    老乞丐竟被说得哑口无言,张口结舌了半天,万般无奈地说:“春少爷,之前的事是我不对,但是今天的事,无论如何你得相信我啊,南宫卓他真是战斧的卧底!”

    老乞丐一边说,一边求助似的看向红花娘娘,显然希望红花娘娘替他说几句话。

    红花娘娘往前凑了一步,说道:“师兄,这事我相信他们,你最好还是调查一下,南宫卓如果真和战斧有染,一定能查出些蛛丝马迹的。”

    红花娘娘一说话,春少爷的态度果然缓和许多,杀气也不是那么重了。

    “师妹,张龙是你儿子,当然他说什么你信什么!我也不是不相信张龙,我是不相信老叫花子!老叫花子又是张龙的师父,如果让张龙撒个谎,怕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我赶紧说:“我没撒谎……”

    我还没有说完,红花娘娘冲我使了个眼色,我便闭上了嘴。

    春少爷继续说:“南宫卓在杀手门的地位,你也不是不清楚吧?如果南宫卓真是战斧的人,那么杀手门现在至少有一半落入战斧的手里了!”

    杀手门四圣之中,红花娘娘是最受宠的,南宫卓则是最受器重的一个,春少爷将许多事情交给他做,甚至给了他许多权力。如果杀手门是个王朝,春少爷是皇帝,南宫卓就是宰相了。

    当朝宰相勾结外部势力,那还好的了吗,这个王朝至少要崩塌一半了!

    红花娘娘点点头说:“所以,这事一定要从长计议,咱们最好严查此事,在没查清之前,先把老叫花子关起来吧!”

    红花娘娘这个建议不错,起码老乞丐不用马上死了。

    但是春少爷摇着头说:“不需要查,一定是老叫花子往南宫卓的身上泼脏水!南宫卓跟随我多少年了,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他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何必去跟战斧勾结?南宫卓啊,我杀手门的一杆大旗,就这么死在老叫花子手上,我……我……”

    春少爷越说越激动,显然已经认定了这件事情,竟然“唰”的一声拔出剑来,朝着老乞丐直刺过去!

    “春少爷,我说得句句属实,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老乞丐当然连连躲避。

    “少废话,我早看出你有异心,之前连我的命令都不听,我早就想除掉你了!这次竟然杀了南宫卓,我不会放过你的,拿命来吧!”

    春少爷长剑刺出,剑剑刺向老乞丐的致命部位!

    老乞丐本来就不是春少爷的对手,光是躲避肯定不行,迟早死在春少爷的手上,只能拔出拐棍,和春少爷对战起来。

    叮叮当当!

    一场恶战在牢笼中展开了。

    但,即便是老乞丐用上了拐棍,也不是春少爷的对手,很快就被春少爷逼到墙角,眼看就要死在春少爷的剑下了。

    我和程依依都特别急,老乞丐是我们的师父,肯定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杀死!

    “妈!”我看向红花娘娘,向她求助。

    但,红花娘娘一脸无奈,显然已经帮不上忙,甚至冲我摇头,意思让我别再管这事了,她保不下老乞丐,保下我和程依依还是没问题的。

    在红花娘娘看来,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但我和程依依肯定不行啊,老乞丐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怎么可能眼看着他饱含冤屈而死?

    我一急之下,立刻拔出饮血刀来朝着春少爷冲上去。

    和春少爷已经讲不清理了,无论如何,也要护着老乞丐逃出去!

    程依依看我动手,立刻也冲上前,和我一起冲向春少爷。

    “找死!”

    春少爷怒不可遏,长剑挥出,剑风顿起,朝着我和程依依刺来。

    春少爷和南宫卓可不一样,我们师徒三人对付南宫卓没问题,对付春少爷可就难了,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师兄,不要!”

    红花娘娘见状,立刻冲了上来,她可以不管老乞丐,但不能不管我和程依依。

    一道红影飘过,红花娘娘已经挡在我和程依依的身前,并和春少爷交上了手。红花娘娘没有武器,就是左右手各执一枚红花,本来柔弱无骨的红花,在她手里竟然坚硬似铁,“叮叮当当”地和春少爷斗在一起,甚至擦出不少火花。

    红花娘娘当然也不是春少爷的对手,可她有个好处,就是春少爷根本不忍心下手,招式之间充满克制。

    “师妹,你快让开!”春少爷着急地喊着。

    红花娘娘没有让开,继续“叮叮当当”地和春少爷打着,同时喊道:“张龙,依依,带你们师父快走!”

    有红花娘娘缠着春少爷,我们师徒三人总算得以脱身,立刻疯狂地朝着牢笼外面奔去。

    “你们跑不了的!”身后传来春少爷的怒吼声:“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要你们的命!”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法医王妃:我给王〕〔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综成长人生〕〔都市战神归来〕〔极品老木匠〕〔好孕甜妻:狼性大〕〔我抢了999种异能〕〔星际重生全能女神〕〔妃要撩人:太子殿〕〔妈咪给钱,爹地卖〕〔我在异界捡功法〕〔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兽世种江山[种田]〕〔总裁的甜心萌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