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599、风行天下
    ..,最快更新!

    方外门的根本秘法当然就是方外秘法,从传统的“性命双修”的角度看,方外秘法似乎有严重“偏科”的倾向,显然以修性为主。

    方外门在昆仑修行界也显得很另类,在不少传统修士的眼中,方外门弟子简直不像正经修士,反而更像掌握了一手“绝活”的术士。

    丁奇开创方外秘法的目的,原本就是为了发现、开启、掌控、改造与利用各处不为人知的方外秘境,后来却总结为一套完整的修行法诀。

    修为境界本身有改善体质的作用,比如二境炼形、五境洗髓、八境换骨。但另一方面,能否破关精进,对体质也有相应的要求,方外门弟子在这方面无疑是个短板。

    方外门除了方外秘法,还有江湖八大门的各种技艺传承,可以弥补短板。但是这些传承的修炼难度都不低,并不适合所有弟子。

    养元术并非只修命不修性,哪怕养元师这种白板修士,也讲究性命双修。更何况修为突破到四境后,养元谷弟子还会接触更多的秘法传承。

    但养元术的根本,就是从凝练与蕴化生机入手,无疑是以修命为先的。至少对方外门弟子而言,它就是绝佳的修行辅助,恰能方外秘法的不足。

    当初有人告诉了丁奇神隐之国的传说线索,丁奇便万里迢迢跑去寻访,结果遇到了华真行,立刻就对华真行正在研创的养元术产生了浓厚兴趣。

    丁奇没有向杨特红求教上古菁华诀,反而向华真行请教养元术,哪怕华真行的修为比自已低得多。

    投桃报李,丁奇不仅带着华真行找到并打开了神隐之国,还将这个方外小世界的控界之宝一给了华真行,并传了他方外秘法。

    方外门是最早与养元谷建立“全面战略合作关系”的宗门,所属的方外联盟也成为了欢想实业的原料供应商,甚至还直接帮养元谷炼制五气丹。

    方外门也是全体弟子最早修习养元术的宗门。丁奇的养元术功诀就是华真行教的,华真行本人修行总结到哪一步,就教到哪一步。

    这些事都发生在国际养元术协会成立之前,有此事铺垫,后来华真行在平京春光宴,将养元术功诀传授给各大宗门时,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至于国际养元术协会成立后,单位会员、个人会员以及授权登记制度,都是为了规范管理而重新制定的。

    方外秘法本身偏重于修性,但创立方外门的那一批元老人物却各有绝技。比如丁奇的道侣冼皓,另有江湖飘门传承,擅长潜行、追踪、刺杀诸事。

    然而方外门中除了丁奇之外,“最能打的”却不是冼皓,而是长老谭涵川。

    开个玩笑,假如在各宗门交流的场合,方外门要推出一个人与同道斗法切磋,最合适的人选无疑就是这位谭长老。

    谭涵川出身江湖八大门中的火门,像点金术、烧银术这些掩人耳目的江湖盘局术,他当然也会,因为师父当年教过。

    但是另一方面,他的丹法造诣颇为精湛,方外联盟帮欢想实业炼制五气丹,就是由他统筹指导。谭长老结合自身修炼养元术的感悟,也尝试着炼制了两种灵药。

    这两种灵药和春容丹一样,都是可以给普通人服用的,其灵效就是辅助修炼养元术入门。入门之后的一至三级养元师也可以服用,同样有辅助修行的效果。

    华真行本人就是一位丹法大师,养元谷也有此类丹药,比如生机丹与纯圆丹。

    生机丹的药效对普通人而言过于勐烈,服用时须导师护法帮助运化,而且数量不多较为珍贵,只能小规模内部提供。

    纯圆丹则避免了这个问题,普通人也可以正常服用。它用的主料是产自五心谷的纯圆豆,产量相对有保障,能在一定程度上辅助养元术修炼入门。

    这两种丹药谭涵川都接触过,他这次炼制的两种新丹药,丁奇都带来了,就装在两个普通的小瓷瓶中,放在了桌桉上。

    第一种丹药的名字很朴实,就叫养元丹,一听就是与修炼养元术配套的丹药。

    养元术修习,从凝炼生机开始,而养元丹的功效就是补益与涵养生机,谭长老的这是标准的按需炼制。

    华真行当年在东国遇袭受伤,昆仑修行各派给他送来了各种疗伤以及补益的灵药,他也算见多识广。

    提到凝炼与蕴化生机,华真行见过的灵效最精纯的丹药,无疑是生元丹。但生元丹的主药是生元杏,此物太过珍稀,也不适合普通人服用。

    养元丹可视作生元丹的弱化版,同时还可视作纯圆丹的改良版。

    它的主材料也用到了五心谷所产的纯圆豆和五花谷,同时添加了另外几种灵药,居然都是春容丹的原材料,欢想实业已有一定的种植培育规模。

    最重要的是,它十分契合养元术修习者入门时服用,也适合初级养元师服用,至少比纯圆丹功效好得多,而且具备持续小规模批量炼制的可能。

    为什么只说可能呢?谭涵川和方外门是没这个能力的,但是将丹方提供给养元谷,欢想实业却具备这个能力。

    原材料、生产技术、人员、管理体系都有保障,欢想实业可以逐步改善技术与工艺、优化生产流程,扩大产量与降低成本。

    其中最大的隐性成本,就是必须要用到修士以丹法炼制的环节,谁能有养元谷这么多“工业化丹师”或者说“生产者丹师”呢?

    养元丹可以首先将它提供给协会培训班的学员们,制定一个合适的价格。

    谭涵川炼制的第二种灵药,名字好像有点不太正经,叫春风丹。他给丹药起了这个名字,以至于很多同门都悄悄问他,这东西是不是壮那啥的?

    谭涵川只得苦笑着解释,假如普通人在平常服用此丹,最主要的功效就是舒肝解郁,经过他的实际测试,还有一个附带的作用就是当解酒丸。

    至于为什么起名叫春风丹?因为此丹就是针对养元谷的需求研制的,养元谷有春容丹、春雨剑术、一潭春水术、一派春光术,华真行最早传授各派养元术的地点又在春光宴。

    那么取春风丹这个名字不是很应景吗,何必要想歪了呢?

    习练养元术时服用此丹,感觉如沐春风,令人通体舒泰却不觉昏沉,利于安神入静。行功先入静方能入境,对于尚未入门的普通人而言,这也是最困难的一步。

    春风丹与养元丹一样,不仅适合普通人服用,也适合初级养元师服用,而且材料供应有保障。将丹方交给养元谷,欢想实业那边也有小规模量产的可能。

    养元丹配合春风丹,同时辅助修命与修性,更能帮助学员修炼养元术入门……

    丁奇在介绍的同时,就以神念将丹方传给了华真行与曼曼。两人皆眼神一亮,华真行当即打开瓷瓶各取一枚,现场亲自服用。

    从未见过的灵丹,就这么直接服用,也是表明了绝对信任的态度。

    过了一会儿,华真行叹道:“太感谢丁老师和谭长老了!我试了试,假如有这两味灵丹辅助,培训班学员的入门率,差不多可提高三成。”

    协会培训班迄今为止,数据跟踪的最高入门率约是六分之一,在17%左右,假如还能提高三成,便可达到22%左右,超过五分之一了!

    丁奇:“这方面你是权威,我就不多言了。”

    曼曼惊讶道:“效果这么好吗?”

    华真行:“对你我没什么用,但对那些入门级培训班的学员,却恰好合用……曼曼,你也尝两颗就知道了。”

    曼曼:“明明有一桌菜,怎么成了用丹药下酒?”说话间她也各服用了一枚丹药。

    华真行:“春风丹不是也有解酒丸的效果吗,我们就陪丁老师多喝两杯。”

    曼曼服了两枚丹药,凝神端坐似在体会着什么,华真行继续陪丁奇喝酒。过了半晌,曼曼长出一口气,与华真行对视一眼,华真行点了点头。

    曼曼开口道:“丁老师,您喜欢什么样的合作方式?”

    丁奇一怔:“什么合作方式?”

    曼曼:“合作生产养元丹和春风丹啊。我们已经看到了丹方,也验证了灵效,觉得完全可行,对推广养元术大有助益。”

    丁奇:“误会了!我不是来谈合作的,就是来送丹方的。丹方在方外门手中,顶多就是炼制一些供自家弟子服用,在你们手中才谈得上批量生产。”

    华真行清了清嗓子道:“事情不能这么做,我们就是靠春容丹起家的,怎么可以白拿您的丹方?”

    丁奇笑着摇了摇头:“我倒不太同意你这种说法。首先,有没有春容丹,你都能成就一番事业;其次,就算春容丹的丹方落到别人手里,也无法复制欢想实业的成功。”

    曼曼:“这是两回事。”

    丁奇一摊双手:“哦,那你们想花钱买吗?就看着给吧,我倒没什么意见!”

    华真行:“直说了吧,我想注册成立一家生物制药公司,主要业务就是生产这两种丹药。它是房关发展的控股子公司,地点就设在芜城。

    我这边负责投资,您这边就用丹方入股,占四成股份可还满意?”

    丁奇也没矫情拒绝,只是摇了摇头道:“四成太多了,方外门顶多三成。”

    华真行:“三成就三成,但我还想请丁老师帮个忙。丹药就是谭长老研制的,假如他有时间又有兴趣,就请他来当这家公司的负责人。”

    丁奇笑出了声:“小华呀,难怪有那么多人都愿意跟你合作,跟你打交道确实很舒服。谭长老那边,我会和他说的……”

    华真行:“房关发展这边,我就让石不全负责落实,都是自已人。”

    华真行为何要将这家生物制药公司设在东国芜城?因为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看,那里都是最合适的地点。

    将制药公司设在欢想特邦也未尝不可,但是短期之内这边确实缺人,能抽调出来的养元谷弟子,不是去教书就是去种树了。

    留守在欢想特邦境内的弟子,首先要保证春容丹的生产,更有大规模的工程建设任务。

    房关发展,是欢想实业在东国境内的业务开拓、人才培训与中转基地,目前东国境内的员工总数已达万人。

    并非所有的人都愿意远离东国,到万里之外陌生的几里国定居,况且欢想实业在东国境内也有大量的业务合作,这里同样需要很多人手。

    这些年,房关发展也给内部所有正式员工提供养元术培训,培养了不少人。这些养元师可以就地安排适合的岗位。

    鉴于华真行与昆仑各派的良好关系,养元丹和春风丹的原材料供应问题,在东国境内更容易解决。

    比如千流山等宗门,就与养元谷达成了灵药培育合作协议,养元谷自已在雾灵山也有培育基地。

    还有一个更大规模、总面积达两万平方公里的基地,则在宜竹市。宜竹市的油果树种植基地,能种的可不仅仅是油果树!

    养元谷已在研究宜竹市一带的气候环境,看那里适合培育什么灵药。

    很多灵药都会夺占地气,密度不能太高,而且更适合在天然环境中野植。但不同种类的灵药,往往能起到共生互益的作用。

    如今拿到这两张丹方后,养元谷就可以研究,在宜竹油果林基地划分出不同的区域,以最适宜的方式培育所需的灵药,等到将来就可以有持续的供应保障。

    东国是一个更好的原材料供应地,同时也拥有更丰富的人力资源。

    目前仅靠房关发展内部的丹师,人手依然不足,但方外联盟也可以提供一定的人手补充,同时还可以短期招募一批丹师“打零工”。

    芜城是昆仑盟总部所在,各派年轻弟子都愿意轮流派驻到知味楼。但知味楼才多大,每年才能安排几个人?

    他们完全可以到春元堂来当制药师嘛,入世历练也好,修炼丹法也罢,春元堂提供一切便利条件,报酬当然也好商量。

    标准的丹方、充足的原材料、配套的丹炉和丹室,各派年轻弟子可以放开了习练丹法,不必在宗门中那么束手束脚。

    将九转紫金炉大阵搬过去自不可能,但养元谷的库房中也收藏了好几套不错的丹炉,可以搬到欢想园安放。

    这对江湖散修、小宗门弟子,甚至大宗门中的年轻弟子都有吸引力,行游历练之际到芜城待一段时间,与各派同道交流,至于衣食住行都由春元堂安排。

    他们只需要接受春元堂的短期聘用,炼制养元丹和春风丹即可。

    春元堂,就是华真行为这家生物制药公司起的名字,由欢想实业投资建设,占七成股份。方外门以丹方入股,占三成股份。

    养元丹和春风丹这两种产品,争取在东国境内拿到销售许可,哪怕以保健品的名义也行。倒没有必要到各大药店与商场铺货,销售自有内部渠道。

    假如暂时拿不到销售许可也没关系,可以当成海外委托订单,名义上委托加工专供出口。

    房关发展芜城分公司负责人石不全,就是方外门执事,这些事就交给他去落实。据华真行所知,方外联盟中也有不少成员,在世俗间是很有背景与手段的人物。

    华真行和曼曼开口时,就把这些事情都想好了。丁奇听得是直叹气啊,要不是确定这两种新丹药是刚刚研制出来的,他差点以为对面两人早有预谋。

    想了想,丁老师只提了一个问题:“无论是养元丹还是春风丹,都和春容丹不一样。炼制春容丹须用到碧空洗大阵,但是这两种丹药,只要拿到丹方,昆仑各派都可以炼制出来。

    你们还打算聘用各派弟子去打短工,难道你就不担心丹方就此流传出去,大家都能抢春元堂的生意吗?”

    华真行笑了,反问道:“昆仑各派自古传承积蕴深厚,难道就没有凝炼与蕴化生机的灵丹妙药吗?恐怕已有太多种,不少丹方都躺在典阁中睡觉呢。”

    丁奇:“不一样的,性质不同。”

    有什么不一样?刚才丁老师都已经讲清楚了。这两种新丹药,不仅专门针对修习养元术的普通人研制,而且提供给养元谷,便有了持续批量生产的可能。

    曼曼点头道:“就是这个道理呀!丹方就像菜谱,小华会做百花馐宴,但没法拿去开饭店,换成普通的片儿川,我们却可以开面馆。

    春元堂就是一家饭馆,养元丹和春风丹的丹方就是饭馆的菜谱。我们是开饭馆的,还能不让别人自已在家做饭吗?

    但总有人会到外面下馆子的,哪怕经常在家做饭的人,偶尔也会出门下馆子。饭店做的就是这种生意。”

    华真行又笑着补充道:“现在不会做饭或者不愿做饭的人越来越多了,亲自出门下馆子都嫌麻烦,都开始点外卖了。”

    接着语气一转道,“假如各宗门内部都开始炼制这两种丹药,说明养元术已风行天下,正是我所愿见,何乐而不为?”

    华真行这句话有多重含义,他首先明确,春元堂并不在意丹方外传,甚至乐见其成,传得越广越好,最好各宗门修士都会炼制、都在炼制这两种丹药。

    因为它们就是专门辅助养元术修炼的丹药,这意味着有更多的养元师被培养出来,都不需要耗费养元谷的资源。

    做了那个梦之后,华真行的理想之一,就是让养元术风行天下,他从来没有想将这套功诀藏着掖着。欢想国将来需要的人才缺口很大,也不能仅靠养元谷培养。

    求仁得仁,何乐不为?况且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而是造福世间的功德。

    至于那个自已在家做饭还是下馆子、点外卖的比喻,就更有意思了。各宗门内部炼制什么丹药,华真行肯定是管不着的,他就是开饭馆的,管不着别人自已在家做什么饭。

    至于有没有人也开一家制药公司,用同类产品与春元堂竞争呢?

    一方面,世俗间有商标注册、知识产权等各种制度;另一方面,谁也不能阻止市场上的同类产品出现,只要不违反商业规则就行。

    这种事就算有,华真行也不在乎。

    因为养元丹和春风丹毕竟是需要修士参与炼制的外丹饵药,相对潜在的需求来说,它永远是稀缺的。不仅是生产人员的稀缺,也有原材料的稀缺。

    哪怕将天下修士都去炼制,也满足不了所有人的需求。一种永远也达不到市场饱和度的产品,就没必要担心这个问题了。

    宗门内部的炼丹方式,也无法与欢想实业准工业化的生产效率竞争,更何况根本就不存在这种竞争。

    于是问题又绕了回去,华真行巴不得更多的人都来炼制这两种丹药。既能弥补春元堂的产能不足,也更能促进养元术推广。

    丁奇端杯道:“风行天下,好啊!就为这风行天下,我敬二位一杯!”

    芜城为昆仑盟总部所在,在这里搞出什么动静,消息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昆仑修行界。只要不作奸犯科、触犯戒律,这其实是件好事,至少省了宣传推广上的麻烦。

    养元谷正因为“响尾蛇事件”被修行界热议呢,有关它的最新动态也格外引人关注。

    丁奇回去之后,经过半年的筹备,春元堂制药有限公司正式开业,“办公”场所就在欢想园二期内。

    欢想园如今已不仅是生活区,向外扩展了二期工程之后,区域内也有了更多的办公设施。

    对于房关发展和方外门而言,筹建一家制药公司,完成注册并开业,半年时间似乎有点久了,主要有两方面原因拖了进度。

    其一华真行要将几套丹炉从养元谷运过来,同时打造丹室。期间丹紫成也跑来帮忙,还鬼鬼祟祟地告诉石不全,再预留一座大型专用丹室,并提供了阵法布置图。

    此阵法非彼阵法,整个欢想园的一期、二期加上旁边的居民小区,都在净尘罗法阵的笼罩范围内。丹紫成提供的阵图其实是丹炉的操控法阵,但养元谷并没有这套丹炉。

    丹紫成没有解释原因,华真行也没有追问,只是交待石不全照办。

    理论上,丹师在丹室中就可以从头到尾处理所有炼丹工序,从原材料加工直至炼制出成品丹药,各大宗门自古都是这么炼丹的。

    可是春元堂当然不能这么干,除了必须由修士出手施展丹法的环节,其他工序尤其是原材料处理阶段的很多工艺,都尽量使用现代的工业化方式生产。

    养元谷的研究院、欢想实业的设备研究处,这些年也研制了很多专用设备,进而组装了很多条不同的生产线。

    这项工作可不是普通的工厂能干的,不仅非常繁琐,而且设备研制者也必须精通丹法,才能反复模拟、试验、调整,最终达到工艺替代的要求。

    与欢想园一墙之隔的芜城经济开发区,就有现成的厂房,是当地盖好了用于招商引资的。春元堂用了其中四座车间,划出单独的区域。

    有些工业化生产设备,欢想实业已有现成的,生产线不能拆过来,但可以提供图纸下订单采购,就在东国加工。还有些设备需要研制改进,以满足两种新丹药的生产要求。

    这些设备的生产、安装、调试,全部干完至少也得两年左右,但并不耽误目前的春元堂开业。因为丹炉和丹室已经就位,这两年可暂时以手工作坊的方式搞生产。

    仅仅是完成这些进度,也不着半年,之所以拖到2031年初才开业,主要是总部领导的时间方便。华真行刚放寒假就亲自来了,曼曼、房传蝉、叶宗清、高建瓴等人也到了。

    一家世俗间的公司开业,却有各大宗门修士到贺。久不现江湖的百花馐宴,在欢想园众甫阁又摆了几十桌。

    交情之所谓交情,先有交往才有人情。这一点养元谷就做得非常好,总是在给大家创造各种交往的机会。

    正一门弟子、大成修士广任,特意代表宗门前来祝贺,他送了一份很特别、很珍贵的礼物,周天星宿丹鼎。

    这套丹鼎虽不能与九转紫金炉大阵相提并论,但也算难得的炼丹宝物了,共有二十八座丹鼎,并有配套的阵法,须打造专门的丹室。

    春元堂这边的丹室早就打造好了,就是丹紫成提供的阵图,拿到丹鼎可直接就位。看来丹紫成内部消息灵通,早就知道正一门的安排,于是提前通风报信了。

    正一门为什么要送这么珍贵的礼物?首先当然是结善缘,其次嘛,多少也是因为正一三山根本不缺这种东西,闲置着不如物尽其用。

    正一门如今全体弟子加起来,四境以上的修士也不超过二百人。而它自古传承至今,历代祖师中有不少炼器与炼丹高手,丹炉这东西也不是消耗品,攒得已经太多了。

    正一三山器物库中的法宝丹炉,比正一门弟子都要多。正一门弟子炼丹,有的是丹炉可以挑选,其中最好的丹炉并不比九转紫金炉差多少。

    这套周天星宿丹鼎收在器物库中,将近五百年都没人动过了,既然如此,莫不如搬到正需此物的春元堂。

    但正一门自有门规在,祖师留给宗门的法宝不能轻易送人,所以广任也说得明白,就是放在春元堂的丹室中供他们使用,东西还是正一门的。

    所有权仍属正一门,使用权给了春元堂。

    在使用丹炉方面,华真行也算是大师了,他可是从小就用神器丹炉炒菜的,人生第一次上手炼丹,用的就是九转紫金炉大阵。

    他第一眼看见周天星宿丹鼎,就明白这套丹炉为何五百年没人动用了。

    这套丹炉就是为批量炼丹而打造的,启动一次至少能炼制几百枚丹药。平常宗门炼丹,哪用得着这么多?那些珍贵难得的修行灵丹,原材料也不够啊!

    在“手工作坊式生产”的条件下,这种效率已经很高了。周天星宿丹鼎的效率高,使用它的难度也高,至少要有大成修为才能操控。

    同时运转包括二十八口丹炉的阵法,每口丹炉的火候、处理步骤各不相同,从投入原材料,直至炼制出成丹,它能够将所有步骤一次性完成。

    这就要求练丹者神识控制极为精微,同时又要求神气法力极为浑厚,相当于一个人既擅长抡大锤又擅长绣花,用抡大锤的力气,还要控制得像绣花那样精细。

    这些也就罢了,但是修士炼丹也有失败的几率,假如使用别的丹鼎,不慎失败也就是浪费一炉丹药。假如动用周天星宿丹鼎炼丹失败,那可是一次就损毁一大批啊!

    在生产车间还没有建成投产之前,周天星宿丹鼎确实是个好东西,这一间丹室就相当于一间完整的生产线了,可惜能用它的人不多。

    开业典礼之后,用完百花馐宴,很多来宾还没走,要现场观摩华总导开炉炼丹。丹法大师华真行表面风澹云轻,其实心情也很忐忑,暗道这次可千万不能演砸了。

    还好他的水平扎实,动用周天星宿丹鼎,用三天时间完成了全套流程,成功炼制出千余枚养元丹。

    用三天时间,一次就炼制成千枚养元丹,假如在传统宗门中,赐予晚辈弟子是足够了。养元丹的服用方法是半月一枚,结合养元术的修习,每人一年只需二十四枚。

    但对于春元堂来说,这还远远满足不了需求,尤其是远景需求,而且也不能总让华总导亲自炼丹啊。但对此也不能着急,产能提高、成本降低、工艺改进都需要一个过程。

    炼完这炉丹药就到春节了,华真行和曼曼等人就在东国过年。到了正月又有不少人来拜年串门,应该是听到消息赶来继续观摩。

    年后华真行再度开炉炼丹,同样也是用了三天时间,启用周天星宿丹鼎,一次炼制了千余枚春风丹。

    炼完这两批丹药,华真行等人就回去了。但是春元堂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却成了昆仑各派弟子的网红打卡地。

    在众人了解周天星宿丹鼎的特性之后,能否用它成功炼制丹药,仿佛就成为了衡量是否可称丹法大师的标准。

    炼制什么丹药呢?若是别的灵丹,万一失手损毁太过可惜,评价标准也不够统一,那么就用华真行曾炼制的养元丹或春风丹,成丹之后也是春元堂的产品。

    华真行先打了个样,又有各路高人继续推波助澜,成功将这个“项目”给炒热了。华真行走后第一个来要求练手的,就是丹紫成之父、轩辕派长老丹霞生。

    丹霞生炼制第一批养元丹时,居然失手给炼废了!

    以丹霞生的身份,当众启炉炼丹并供众同道及晚辈弟子观摩,炼丹成功是理所当然,给炼废了才是大新闻!

    倒没人会当面说什么,但私下里传瓜吃瓜的可不少。

    前辈高人的心态就是好,休息几日又第二次启炉炼丹,观摩者比上次多了好几倍,这次则顺利炼制成功。

    紧接着丹霞生又第三次启炉炼丹,又成功炼制了千枚春风丹。算起来丹霞生是启炉三次,成丹两批,炼制了养元丹和春风丹各千枚。

    远在欢想特邦的华真行听说消息,猜疑丹霞生前辈是故意将第一批丹药给炼废的,但是他没证据。

    丹霞生之后,下一位跑来请求使用周天星宿丹鼎的“高人”,就是丹霞生之子丹紫成。丹紫成启炉两次全部成功,也分别炼制了养元丹和春风丹各千枚。

    他爹和他师父倒没说什么,但听说被他师祖叫去揍了一顿,也不知因为啥。

    有这么一对父子示范,陆续便有高人效彷,既有各派尊长,也有年轻一辈的大成修士,春元堂就成为了昆仑各派弟子的网红打卡地,热度经久不衰。

    周天星宿丹鼎只有大成修士才能动用,而春元堂还有别的丹鼎与丹室呢,只要超过四境修为就可以尝试。

    丹鼎、丹室、丹方、原材料不仅是免费提供的,来此练手还有工资可拿,更可与各派弟子一起厮混交流,包吃包住待遇优厚。

    对于修士而言,工资待遇并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报酬,就是春元堂免费提供的丹鼎、丹室、丹方以及炼丹材料。春元堂居然还有导师坐镇,负责教授与指点丹法。

    炼丹有损耗,比如丹霞生炼制三批丹药就损毁了一批。所以春元堂虽免费乃至“倒贴”提供一切便利条件,但也有要求。

    炼丹损毁不会扣工资,但要求每一名修士累计成功炼丹率须达到六成以上,方可离开。

    为此春元堂还准备了短期聘用合同,有三个月、六个月以及一年的格式。各派弟子刚入手时成丹率可能较低,丹法熟练之后成丹率会越来越高。

    养元丹和春风丹对于修士而言,属于炼制难度最低的丹药了。只要有四境修为打底,让累计成丹达到六成,一年时间怎么样都够了。

    有不少宗门的弟子出山游历时,尊长甚至会告诉他:“且去芜城看一看,顺便到春元堂炼丹,好生磨磨心性、开开眼界。”

    这就像一桌流水席,有人离开又有人到来,春元堂短期雇用的各派弟子,常年保持在百人以上,有效保证了开业初期的产能。

    春元堂不仅有来自各宗门的弟子,也有房关发展与方外联盟内部培养的修士,这里也成为了一个初级丹法培训基地。

    宜竹市那边的油果树种植园项目,整体外包给万变宗了,芜城的春元堂项目,则是与方外门合作,还吸纳了各宗门弟子,都解决了初期人手不足的问题。

    在几里国这边,华真行等人又开启了一个更大的项目。这个项目的规模,大到令欢想实业的一众高层都目瞪口呆的程度。

    甚至为了这个项目,久未露面的墨尚同,忽然又现身养元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说他碰到你了没〕〔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女主家世显赫父母〕〔龙珠之我能看到战〕〔开门迎客〕〔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规则怪谈:要求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