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尊炼妖壶〕〔神宠又给我开挂了〕〔傅爷的小祖宗凶凶〕〔王者之开局镇守长〕〔我能看到人生剧本〕〔我的大小姐老婆〕〔高维地球:一念追〕〔我只想吃个保底〕〔武侠:从鹿鼎记开〕〔中医指导修仙〕〔非著名影帝〕〔末世:暗黑之主〕〔生存挑战节目:我〕〔混沌天帝〕〔请错祖师爷之后〕〔第四视角〕〔在恋爱节目里有点〕〔我这样喜欢你〕〔抗日之军工为王〕〔不灭霸体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煌煌天道无上剑宗 第二十二章 成年人
    www..,最快更新煌煌天道无上剑宗 !

    “沈委员,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你休息。”

    陆炼宵拿着手机。

    “哈哈,无妨无妨,我也是刚躺下,你这是……”

    “我希望正式裁决者的身份明天就能落实。”

    “这……我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在办理了……”

    “我遭到了天风武馆刺杀。”

    陆炼宵直接道。

    “天风武馆!?你没事吧!?”

    “没事,不过,天风武馆势大,如果没有裁决者身份这张护身符,我就只能离开启明星市逃亡外地了。”

    “你先别急,我找一下常会长,我们一起帮你想想办法。”

    “那好,有劳了。”

    “应该的,应该的。”

    陆炼宵挂断电话。

    天风拳馆影响力非凡,武道协会不可能为了他一个预备裁决者和这个武道势力死磕,逼急了天风武馆,武道协会得死多少人?

    这一点从沈鹫提都没提惩治天风武馆就能看出一二。

    更别说这件事还涉及了启明星市最大的武道势力金剑门。

    所以……

    接下来的事,他要靠自己。

    ……

    陆炼宵收回手机,他看了看肩膀,将衣领往下拉了拉。

    一片红肿。

    力是相互作用。

    他蹂身而上,撞飞金剑门剑手,伤了筋骨,疼痛的厉害。

    修炼室中有红花油,一会自己擦一擦。

    不过今晚,事还很多。

    血迹。

    尸体。

    今天晚上他都得清理。

    不能让相夫教子,一心想将他们养大的母亲张莉发现。

    也不能让现在才十三岁,今年刚升初一的弟弟陆仙机发现。

    陆炼宵提着水,撸起袖子,半跪在地,不断擦拭着金剑门剑手躺在地上时自溢出来的鲜血。

    鲜血很快将毛巾染红。

    刺鼻的腥味扑面而来。

    花了好大功夫,陆炼宵才将这一处血迹擦干净。

    然后他起身,看了看因剑插入墙壁留下来的窟窿,又看了看一剑洞穿谢忘头颅,钉在墙上的痕迹,有些无语。

    当时担心谢忘这位炼体圆满的大高手还能垂死挣扎一下,他一剑刺的毫不犹豫,贯穿头颅,钉在墙上。

    现在……

    有点后悔了。

    这个窟窿钉的,完全多余。

    不过,做都做了,他琢磨着,明天找人修隔离墙时,顺便用墙纸贴一层,掩盖一下。

    以后如果被发现了,就推到父亲陆长歌身上,说是当年他扎的。

    心想着,陆炼宵搬弄起谢忘的尸体,朝门口油布放去。

    那里,金剑门剑手和贾丰的尸体已经清出来了。

    不过,正当他将谢忘的尸体拖出来时,身形突然僵住了。

    漆黑的夜色下,一道有些瘦小的身影,正在那里站着,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陆炼宵搬运尸体的动作仿佛被按下暂停一样。

    好一会儿……

    陆炼宵慢慢偏过头,脸上挤出来一个笑容:“仙机,这么晚了,还不睡啊。”

    外面站着的……

    正是他不久前才正式习武筑基的弟弟,陆仙机。

    陆仙机仿佛愣在当场。

    他看着修炼室的三具尸体,看着里面墙壁上仍然未清理干净的血迹,看着为了打扫卫生,身上一些地方同样鲜血染红的陆炼宵。

    这一幕,对于一直生活在学校、家里两点一线的他来说……

    彷如噩梦!

    陆炼宵沉默了片刻,道:“仙机,听哥哥的话,去睡觉,今天晚上的事不要和妈说,当什么都没看见,知道吗?”

    “哥。”

    陆仙机好一会儿才将目光从修炼室收回,落到谢忘身上。

    他去过谢逸风的生日宴会,认得这位天风武馆大弟子。

    “天风武馆的人,是坏人对不对。”

    “世上哪有那么多坏人好人,只不过是为了各自的立场、利益罢了,站在我们的立场上他们是坏人,可站在他们的立场上他们为门派寻求发展空间,能算坏人吗?”

    陆炼宵道。

    陆仙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不用去分什么好人,坏人,记住,当有人威胁到你的生命时,用任何手段反击都是正确的。”

    陆仙机顿时沉默了,好一会儿,他那充满稚气的脸上才凝重的点了点头:“哥,我知道了。”

    “别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你还小,这些离你太早,你……”

    话没有说完,陆仙机已经出言反问:“我小,他们就不会杀我吗?”

    陆炼宵一顿。

    “我看过书籍,古代,武者间的灭门之战,直系亲属,他们会杀死所有身高超过车轮的人。”

    陆仙机道:“我比车轮高。”

    陆炼宵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哥,我来帮你。”

    陆仙机就要上前。

    陆炼宵却是拦在了他身前。

    “你如果真要帮我,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说动妈,和她一起去天海市,等我打电话给你们了,你们再回来。”

    陆仙机一怔,紧接着眼瞳剧缩:“哥!?他们……还会来?”

    可紧接着他似乎意识到他问了一个白痴问题。

    天风武馆,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他们会来!”

    他重重道。

    “听话,知道吗?”

    陆炼宵沉声道:“爸他潇洒、不羁、磊落、骄傲,我希望你能继承爸身上这种品质,不要现在就学的心事重重,天塌下来,还有我在。”

    察觉到陆炼宵语气严肃,陆仙机看着陆炼宵。

    “哥,你怕吗?”

    “不怕。”

    陆炼宵摸了摸他的脑袋:“告诉你吧,我加入了武道协会,成为了裁决委员会的裁决者,现在已经进入公示手续,很快正式任命就会下来,裁决者专门抓违法武者,到时候就不是我们怕他,而是他们怕我们了。”

    “裁决者?”

    陆仙机眼前一亮。

    “对,天风武馆为什么急着派人来对付我,就是害怕我成为裁决者,所以,你带着妈先去天海市避一避,等我的裁决者任命下来了,他们就再不敢轻举妄动了。”

    陆炼宵轻松的笑道:“所以,我不怕,仙机你也不用怕。”

    陆仙机听了,忧心忡忡总算消散了一些。

    他重重点了点头,仿佛许诺一样:“我会说动妈妈,让她和我一起去天海市。”

    “那,保护咱妈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明白。”

    “去睡觉吧,等你们从天海市回来,一切事情都会过去。”

    “好。”

    陆仙机说着,强行让自己往油布上的尸体看了一眼。

    尽管因为害怕,脸色有点发白,但他还是强迫自己直面这种血腥,道:“哥,以后我也会成为强大的武者,我们一起,光大天道剑宗。”

    “好,我相信你。”

    陆炼宵拍了拍他的肩膀。

    陆仙机离开了。

    看着他消失在夜色中,面带鼓励微笑的陆炼宵表情渐渐消失。

    他来到修炼室外的阶梯上,坐了下来,长长吐出一口气。

    陆仙机,和陆长歌很像。

    帅气、乐观、阳光、向上。

    倒是他,长得既不像英俊潇洒的陆长歌,也不像年轻时温婉可人的张莉。

    普普通通,平平无奇。

    不过……

    他并不羡慕父亲陆长歌。

    尽管小的时候他十分崇拜他。

    可现在,却不想成为他那样的人。

    他潇洒不羁,所以他们家一直没钱没势,他磊落骄傲,所以才会被人毒死,抛下他们孤儿寡母。

    “我不会成为这样的武者。”

    陆炼宵看着陆仙机房间亮起,又重新熄灭的灯。

    弟弟睡下了。

    “‘浩然剑’陆长歌……我们家,有一个就够了……”

    武道界,不值得!

    他没想过告诉弟弟、母亲一切。

    没有意义。

    陆仙机年龄太小,张莉也不可能拿剑杀人。

    告诉他们,除了让他们担心,忙中出错,没有任何意义。

    陆炼宵静坐了十分钟。

    “我是这个家中唯一的成年男人。”

    他重新起身。

    风波,还没有过去。

    他找到了谢忘、贾丰,金剑门剑手三人的手机,翻了下聊天记录,截了十几张图,在自己手机上预存、保留,并上传叮叮空间私密相册备份。

    由于这一次不需要赶时间去龙泉门,他打开三人手机,用他们的指纹下载了十几个app,将里面所有可借的钱全部借了一遍。

    金剑门剑手、贾丰信用额度一般,就借出了六十六万。

    可谢忘,由于名下有过千万房产、车辆的缘故,借出了八十二万,其中他最常用的叮叮支付就借出了二十万。

    最终,靠着这些app,以及三人本身卡中余额,一番指纹、刷脸后,他帐号中的资金从不足十万,攀升到了三百零六万。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修炼资源都有了。

    做完这些,陆炼宵继续搬尸体、刷墙、洗地。

    忙忙碌碌,持续到凌晨三点,他才搞好卫生,藏好谢忘三人的尸体。

    至于搬出去……

    不着急。

    他家车卖了,搬走尸体还得租车。

    与其如此,不如明天入职后叫武道协会的后勤部帮忙。

    明天他们的事会很多,顺个路帮自己把人捎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