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二章 大洋上的硝烟,呼了老子一脸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滴,滴,滴!

    滴,滴,滴!

    机房内,刺耳的汽笛一阵阵响起,天啊,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夏尔看到了远处的兵舰迅速打出几个旗语。

    “快一点,快,”栏杆边的军官迅速指挥兵水兵来到战斗位置。

    “加把劲。”上校督促着水兵们互相配合,他们挽起袖口,好拿起桶装的沙烁。其他士兵则接过一桶水,他们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铺在甲板上。

    “沙子混水应该是防止鲜血和海水润湿甲板,引起的跌倒滑落。”

    “不出所料,将有恶战爆发。”

    “快归位啊”,炮位的水兵集结起来,怪异的气氛甚至引起陆军旱鸭子的恐慌以及骚乱。

    “运兵船上站满了密集的陆军,被击中伤亡一定惨遭,陆军掉下船又不会游泳,战斗后再就上来,尸体都凉透了…”

    夏尔的脸色蓦然苍白,“天,我也不会游泳,只是海洋适应性好。”

    “这会惨了…”

    夏尔在瞭望台处远望,远处是碧蓝一线,根本没看到敌船踪迹,但夏尔猜测有人或物通过未知方法侦测到敌船靠近。

    “就算是船舱内诡异的熏香,那也不是普通人能接触到的,这种神秘的力量,估计船上就是那样通过神秘发现敌人并通知准备战斗。”

    “幸亏我及时攀上了瞭望台…”

    舰队航行半个小时后,西北方!数道黑烟腾起,夏尔楞住了。

    这是?怎么可能?船只整体出现而不是桅杆先出现?

    没有海平面?难道此世界是个比地球大几十倍的星体?这对夏尔的认知造成了冲击,他的双手攥的苍白。

    距离仅剩一海里了!“四艘铁木混合战舰,五艘海盗九式,武装商船第三代改装的铁木兵舰,无数的远洋冲锋舟。”

    庞大的军势像黑潮一般推来,海啸般的气势席卷而起。

    “殖民地军队怎会有如此毅力凑齐庞大的海军。”,“又或者,是哪个敌对国家在背后搞鬼。”

    双方将领的命令几乎同时下达,令旗挥舞下,弹位调整。

    “方位70,高填35,三发齐放,速速射!”轰!炮弹从最新式的230口径后膛炮射出,长行阵的军舰队列中响起了振耳欲聋的轰鸣。

    火炮磅礴的颤动,一轮接一轮齐射,吞吐着烈焰。

    恐怖的是,北麦肯舰队的第二轮齐射就形成了跨射,艾尔西的战舰遭到了密集的轰击。

    飞驰来的一发光击中了海鸦号附近的一艘运兵船,爆炸引爆了战舰药库,从侧面撕开了军舰!

    轰!炮弹碎铁片掀翻了瞭望手卡伦,直接把瞭望手的身体刮下桅杆,潮湿糊了夏尔一脸。

    “卧槽啊,天。”,夏尔的胸膛像破风箱一样鼓荡,刚才还充满希望的卡伦就这么挂了!

    火舌煊赫,将大片海域化作赤焰,意志不强的士兵们忍不住大口呕吐。

    一颗炮弹直接刮碎桅杆的一半!桅杆略微倾斜。夏尔想下去,但软梯早已被烧断了!

    “???不!”

    他脑海里的钟摆在震荡,夏尔的耳朵似乎听到了什么,是奇特的吟唱!和船舱里窸窸窣窣的呢喃很像!

    紧接着,他看到微弱的蓝光!蓝光呼啸着冲向天空!

    舰队上方瞬息布满了乌云,闪电像游蛇般舞动,那是雷的海洋啊!

    眼睛缩成小点,他突然间看清了,在乌云与闪电交杂的地方,海面被透明的、闪电大手拍击!

    对,就是透明的大手!满是蓝色纹路的透明大手!

    咔嚓,海面都被拍的断裂了!船头猛的碎了炸了!

    桅杆在加速倾斜!完了完了,这要倒了,夏尔的脸倏然变的苍白,他紧握住扶手,身体在颤抖,那是源于未知的记忆!他记得那透明的大手,“那是超凡力量!”

    上校咒骂着主力海军的粗心和对方神奇的力量。

    军官握住脖子上的家族护身符,惊恐的脸上带着不确定的惊慌。

    海面翻腾,他们没看清楚大手,但看到闪电劈碎了船,“天,雨来了。”

    天空的雷海向下挪移,暴雨带来溺水般的窒息,让人的视线一片模糊,夏尔伸出手擦拭模糊的眼睛,这时,桅杆轰然…倒了。

    海面又一次断层,咔嚓!夏尔一瞬间溺入深海,“救我!”

    椎体沾上了海水,隐隐有一张似讥笑的脸庞浮现,泛黄纸张上的铭文活泛,印入口袋中的锥体。

    奇异的花纹依次亮起,交织出了模糊的蜘蛛,虚幻的幽暗钟摆虚影也映照了出来,但却瞬间崩碎,以锥体为半径,2米内,空间都变了,通向了另一个空间!

    北麦肯舰队旗舰,一位海潮术士目光穿透脚底甲板,望向深邃的海中,他看到了那通向未知的空间入口。

    他的身体颤抖着,“主祭,有人开启界渊,我看到了…门扉。”

    “门扉?”满身海潮花纹的主祭抖了抖衣袍,淡漠的眼睛同样像下望,“界渊门扉?这是谁的神选者?对方是不是无意经过这里?”

    “该死,事情已经很麻烦了,北大陆的战争我们拖不起了,我们总不能因未知强者就放弃计划。”

    “那我们怎么办啊……?”,几个术士对视一眼。

    主祭伸开了他的手,背后透露着暴雨与闪电,“海潮不畏惧任何人!计划依旧,杀!”

    暴雨,闪电,依旧是海面的主题。

    ……

    地点,奇异的世界纬度,时间,无序…

    冰冷死寂的角度中,海域中的原生命,也就是深潜者(克苏鲁神话体系中的半人半鱼)图图雅被叠加到这里…

    它就看个戏,看看人类的战争,就被传送到这里,神特么。

    绝望、压抑、无尽的疯狂,他职业阶的本源被这片古怪的空间束缚。

    它调动属于深海的力量,祈祷着海之主的名号,一次连接一次,没有用,没有用啊!

    最终,图图雅带着怨恨化为黑灰,仅留下一块蓝色结晶,述说着图图雅进入间隙的壮举。

    ……

    夏尔缓缓醒来,唯有深邃的死寂,以及…诡异的呢喃细语。

    “这里是哪?”

    “混沌而无序的空间,全是黑暗。”

    古怪的介质强逼他与死寂融为一体,黑暗会迅速吞噬任何的光明,而远处传来阵阵嚎叫。

    身躯在被腐蚀,血肉在消末,灵魂在崩溃,“不,我不能死。”

    钟摆呢,他一次次勾连,天,他发现钟摆基本都碎了,对了,还有椎体,夏尔抓着着那个盘踞在他身上的黑色椎体,手越来越紧!

    黑暗中凹显出他绝望的面容,椎体的花纹变动了片刻,有种东西蓦然搅碎灵体,椎体在额头的位置融化,化成了黑环。

    他再次掌控了身体!也活了下来。

    蹒跚控制着身体翻身,仅剩骨架的他踉跄几步,余光瞥见灰烬中一抹蓝,那是黑暗里唯一的光源。

    “光源?”

    他好奇的将其拿在手中,那是一块宝石。

    宝石像液体般涌动,往手骨钻去,夏尔的骨架攀起怪异花纹,仅剩骨架的身躯逐渐膨胀。

    “活下来感觉真好,但我不喜欢这样的赶脚。”

    充足的力量感浮现!他慢慢适应起自己的身体,伸腿瞪眼。

    颤颤巍巍的手指摁在胸口,划了一个圆,那是祈祷的姿势。

    黑暗中,夏尔闭上眼睛。

    “得到未知力量,却缺失了身体。”

    “俺不再是人了…,不完整了。”

    “冰冷的身躯下全是死寂…古怪,我老婆不要我了。”,夏尔滴滴晶莹划过脸庞,在地面绽放。

    “我绝不自暴自弃,我会负重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