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四章 海潮巨坑无比,契约十分沙雕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通过大门后,空间十分扭曲,乱流中,夏尔甚至无法操纵躯体;拉扯与撕裂让他痛不欲生。

    “晕,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回冥土。”

    夏尔四仰八叉的趴在海底,鼻孔灌进海沙与冰冷的海水,还有澎湃的挤压。

    怪异的紫色门扉一闪而逝,门关了。

    “居然是阳世!哈哈哈”,“我应该在海底。”

    化为死者的的夏尔在冥土吸收深潜者超凡特质后,已获得一部分控水能力。

    “超凡啊!力量。”

    海洋如母巢般温暖,大海的深邃也不再限制听觉与视觉,甚至意志所延,海洋隐隐欢呼!

    炮火夹杂着惨叫,通过特定的传导,水中的夏尔能听见,曲身向上游去,回到阳间后他更清晰,更敏锐。

    “每个落水者身上都有一股淡淡的丝线,我有一种感觉,我可以随意的拨弄这些丝线。”

    “这是我的专属力量吗?”

    很快,他找到和他联系最粗的一条。

    “贝伦?”

    “在冥土待了挺长时间,但感觉贝伦落水的时间不长?”

    “难道冥土时间无序?”

    ……

    夏尔拖住紧闭双眼,嘴唇乌青的贝伦,拉他来到海面上,瞅准位置,砰,把他扔到较近的运兵船围栏里,混乱的情势下,无人注意到被突然扔上来的贝伦。

    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夏尔开启灵能隐身,向北麦肯人的舰队游去,敌我力量不明的情况下贸然加入战局,肯定死路一条。

    “对方的舰队配置超凡者,己方没有超凡者反击?察觉兵舰靠近的是超凡物品而不是人?”

    “但也不排除己方的超凡者胆小。”

    炮火飞驰,掀开艘艘战舰装甲,断肢飞舞。

    “事情本质非常复杂,舰队的出航可能是阴谋。”

    “主力舰队没有发现这支突破封锁线的北大陆船队。”

    “报纸说封锁了低岛海峡,可这里,有北大陆舰队。”

    “帝国海军都是饭桶吗?又或者说主力海军全军覆没.”

    在北大陆分舰队旗舰上,末尾的海潮术士颤颤巍巍,“界渊又开了,有什么东西爬了出来。”

    主祭术士的脸一瞬间变得阴狠,“果然出来了。”

    下一瞬他启动了某种装置,以旗舰冲出了一股绝伦的能量,动扩开甚至冲散了阴云,炮火在未知的力量下不能激发,所有人的思维都瞬时静止!

    所有人耳中响起缭绕声,每个军人的目光都变呆滞。舰队的船帆干瘪下来,明轮也停止转动,大家就像提线木偶一样滞涩。

    海面一瞬间平静的像黑暗的镜子,船队在诡异的光芒下停下了,只有鱼群与海怪在海底成群结队的蔓延,仿若等待大餐。

    “情况有点不对劲,又出现了超凡。”

    夏尔默默凝聚一根黑枪,不祥的预感在他内心升腾。

    夏尔的思维也越发僵硬,气息越来越强,扣击着心扉!但还是一步步靠近旗舰。

    旗舰上,术士眼睛闪过一丝担忧,“主祭,这真的值得吗?为了我们的国家,沟通喜怒无常的存在。”

    穿着海潮术士传奇阶红蓝色的长袍,面前是海潮术士用来祭祀海之主信使的神像,一堆触手结成的不明物。

    主祭的声音有一丝尖锐,更有沙哑,“我说过了,北大陆的战局不能拖了。”

    周围的术士不敢接话,首领一定是想好答案了,贸然接话也许会被赏一发闪电vip。

    海潮术士从大海源头中获得进阶知识,他们御诸海,影响大海的飓风,召唤鱼群海族,当然,听不听指挥就另说了。

    主祭抖了抖身上画满触须的蓝黑长袍,俯身。

    “海洋的初始,生命的起点,原处海主,我们祈求您的从神。”

    “我们祈求海潮,我们祈求…蔚蓝。”

    “我们祈求化身…暴风。”

    咔嚓,扭曲的雕像就漩涡一样鲸吞着周围的能量,无可言喻的注视感传来,轰。

    “您卑微的仆人祈求您的降临。”

    “以献祭海域所有的生命!呼唤您的…注视。”

    有什么东西冲击着屏障,越来越近!

    那是海之主列奥纳多的“信使”,非人存在,教典记载,喜爱祭祀,不可理解,无可名状。“信使”是海潮的天体阶存在,距万丈神座只差临门一脚。

    混沌与模糊中,信使钻进来了!那一团模糊加剧了天地间的静止,剪影静止着并没有看向为首术士,反而凝视着周围的一处虚空。

    轻笑,对,祂在轻笑!

    轻笑的话落在术士耳中却让他们意志开始坍塌,肉眼可见,身躯畸变出根根触手。

    “这里有古老的契约,而你骗了我。”

    准神想联动祷词,收取海域生灵为祭,但未知的力量割开凡与超凡,那种力量似尘埃,又似星辰。

    祂掀起无尽的海浪!然后时断时续,甚至差点沉寂,准神就像被一口老黄痰卡在了喉咙里,“祂已经陨落,却仍留痕迹。”

    “老东西,腐朽者…”

    天空变得墨绿,屏障赫然是一位不明存在对超凡的分割。

    主祭欺骗了这位“准神”,因为在这片海域,海潮跟本不可能收集生灵作为祭品。

    他看过其他教会的教典,知道在混沌中,曾经有伟大降临世间,在善恶交接处,拯救了众生。

    “那位存在”割开高阶对凡人的侵染。祂牺牲了自我,屏蔽了“意志海”,自此之后,高位再不可随意侵染改写凡者。

    为首术士痛苦的挥挥了手,屏蔽他手下的精神,封闭他们的五感,让他们陷入了沉睡。

    主祭忍着剧痛拿出一瓶紫色药剂,药液流过咽喉,然后在体内扩散,本浮浮沉沉的意识稳定下来。

    主祭开启灵视,双目化为蔚蓝,他迟疑片刻,望向准神所注视的地方,两行血泪从他的眼神流出。

    他窥见了不可直视的存在(夏尔),那是代表死寂与凋零的存在…

    “我是真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他收回视线,捂住双眼,一滴滴血泪滴下,染红了甲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