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青萍〕〔重开做房东〕〔这个玩家过分冷静〕〔忍界万事屋〕〔我成了皮克桃的小〕〔妻子的秘密〕〔大皇子,戍边十年〕〔团宠绿茶她超能打〕〔傅总夫人又闹离婚〕〔四合院:二八大杠〕〔这个体质便宜卖〕〔斗罗从踹哭唐三开〕〔猎罪神探〕〔山村小神医〕〔武术直播间〕〔贱门第一刀〕〔代管女兵,全成世〕〔护国利剑〕〔丧尸绝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五章 北大陆新文明源,威尔港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夏尔情况同样不好,他同样感受到了旗舰那绝无伦比的波动,也感受到了那加剧天地静止的模糊体。

    “这种气息?和陌客好像,但是不纯?是神?”

    这种力量处于空气中,无处不在,直接就点燃了夏尔,和夏尔的灵发生了剧烈的反应,咔嚓,炸了!

    “啊~,啊~,我去你大爷。”

    他不该去看那个模糊的身影的,这让他身躯轰然坍塌,鲜血与碎肉差点都炸了,现在只有锥体(这个奇奇怪怪的东西)不断亮起斑驳,缓慢的修复他的身体。

    更特码奇怪的是,夏尔的形貌向着未知转变,他的脸庞甚至被替换,嘶鸣着未知语言,似乎在与这为降临的神交流。

    夏尔感觉自己面貌的改变,他也感知到了语音的神秘。

    “在神面前,我的灵魂和身体都承载不住,会直接崩毁,这就是凡人不可见神?”

    “这种未知语言能救我,抛开一些危险的副作用,这种语言我要是学会了,然后各处哔哔,就是一种装逼神器啊。”

    “悲催的是,我还是没有脱离陌客的掌控,我的面貌居然会向着未知(陌客)转变。”

    “一首凉凉送给我。”

    此地静止的空间似乎也在飞速恢复原状,也代表着准神的活动范围将会飞快缩小,留给准神的时间不多了。

    准神听着嘶鸣,沉默了一会。

    准神内心无数草泥马奔腾而过,他被召唤来,本来想吃一顿饭的,结果这里有远古的契约不让祂吃。

    更闹心的是,准神在这里还抓包了一个从冥府跑出来的“眷者”,仔细观察下,那眷者身上还带着神器,就是那个其貌不扬的锥体。

    “真富有。”

    祂想起来了,陌客虽然被囚禁了,但一直都想跑出来,毕竟在被囚禁的地方会有捡肥皂事件。

    这眷者肯定是计划的重要步骤,不容泄露的那种步骤,然后就被祂一头撞见了,糟心。

    祂属于海潮神系的神灵,是人类不可接触的最深的禁忌,祂的本体甚至比海沟更长。

    祂所属的神系和陌客有着天然的盟友关系,大家都在污秽里面爬着,感情深,一口闷。

    那种嘶鸣是老朋友陌客残留的一点意志,“咦?我什么都没听清,世界的扭曲如此严重吗?”

    “闹心啊,”,剪影中看不清祂的面孔,很快,祂用压迫众生的眼神望了夏尔一眼,再深深看了一眼主祭。

    祂再次回望了一眼飞速崩碎的静止时空,身影在未知的力量一下被迫消失了,被挤走了。

    所有的呢喃都消失,天空变得清净,好似一切都是一场梦境。

    ……

    原地,留下一脸懵逼的海潮主祭。

    他很快反应过来,从桌边上银色箱里翻出一块宝石,宝石表面刻有繁复的花纹,他走出船舱,微俯身躯,递给夏尔,他的手确不是常人的手,而是一节一节触须。

    “冕下,我们…,误会啊,误会。”

    夏尔面色平静,摆了摆手…

    “好,我这就离开。”,他咧了咧嘴,唤醒那几个沉睡的术士,术士们合力催动洋流与狂风,就几分钟,北麦肯的舰队很快消失在海平面上。

    “卧槽,这速度超过60节(120k/h)。”

    “这速度为什么不用到民用领域上。”

    咔嚓,整片静止的空间都崩碎了,随着神秘的远去,一切都在迅速恢复,骤然响起了喧嚣,飞驰而过炮弹让他转过头。

    艾尔西帝国舰队很吃惊,蓦然消失的敌人让海域一片寂静。

    聪明的军官不难从手中的怀表看出端疑,没有怀表的士兵则很迷茫,索性,军队的训练手册也曾告诉他们在战斗中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士兵很快停止骚动,有条不紊的放下救生艇,打捞落水船员。剩余的士兵打扫着满是血迹的甲板,望着破碎的铁板与哀嚎的同伴,这里只有沉寂。

    战役损失了2000多名官兵,沉没了三艘运兵船,好在救上来几百人。

    庞大的舰队在涌动的大海上行进,破烂的铁木混合船后方,是条条深色的浪花。

    舰队上,悬挂着焦黑的艾尔西帝国战旗,条纹犹如星芒,破烂旗帜在海风中呼啸。。

    升满的海帆,鼓动的蒸汽机衬托着仪式,船上是肃穆的海葬会,全体缄默,默哀发炎死去的同胞。

    在海面上,任何伤口都极为致命…

    将士缄默下,为英灵送行!

    ……

    隐身的夏尔依旧没找到窥视者!线索断了,思绪如乱麻!好在床底找到一些刻痕,残余的记忆模糊解读,其上记载无非是对六芒星的恐惧,以及记载了两个单词,威尔港,黑市。

    他隐起身形,藏在最高的桅杆处,随着舰队飘荡。

    艾尔西第三帝国历3000年五月一。

    北麦肯历一千五百年八月七日。

    北麦肯,威尔港,天气晴。

    舰队穿过一系列的岛弧,岛群,横跨庞大的北麦肯无尽海盆,有惊无险的到达了此行目的地,威尔港!

    ——威尔,流金之地!

    ——糜烂之国!

    ——北麦肯新文明源!

    士兵们踏着整齐的步伐,炮手们推着硬朗沉重的火炮。

    夏尔站在码头向两边眺望,能看见无比宽敞的海岸,蒸汽机拖拽着沉重的铁木混合船,在海上拖拽起层层白浪。

    这是一座约有40万人的城市,战火只蔓延了很小部分。

    他走进僻静的小巷,夏尔散去隐身效果,在垃圾堆捡起几块废铁,在晦涩力量的侵蚀下,逐渐改造出一些医用工具,并做出了一个适当大小的银白色铁箱。

    “可以伪装成医生。”

    “医生出现在城市各个角落都不奇怪。”

    身上的黑袍随着夏尔的意志化为医生的衣袍。

    夏尔还搞不清楚现在这个世界处于哪个阶段,超凡力量一定程度会影响历史进程,而且影响很大,扭曲历史进程。

    资本主义的等级制度虽然开放,但也不可逾越,每个区域都有身份限制。曾经有一段时间用衣服区分身份,阶层流通靠衣服分辨。

    如果不是医生,走向与身份不匹配的区域,自然会引来人们怀疑的目光,其实,医生也会被怀疑。

    棕榈皇朝曾出现贵族作秀,拉拢底层民众选票,有时候强迫。

    衰败选区内,有专门部门观察作秀进入其他区域的贵族,那是世人皆知的部门。

    ——荣耀归于帝皇!

    ——持金之手!护国明珠!王权铁杖!

    ……

    城市华丽宏伟,四乘四的房屋与建筑层层耸立,四楼高的方形建筑,完整干净的下水道体系,不经意扫过的下水道够宽到适合潜逃。

    时代和科技不协调,有种生硬感,类似强行提高科技。

    排开的野战炮,精雕的水泉基座,宏伟华丽的市政厅大楼足有15层。

    西侧,一条贯穿全城的双轨铁道,刺耳的噪音让铁道周围居住环境不是太好。

    隐隐觉得这地方有些不对劲。

    “太压抑了,仿佛即将爆发的火山,只剩最后的平静。”

    “然后,就是灿烂的余烬。”

    苦苦思索,却没有得到什么结果。

    城区分布极广,各种街道巷道错综复杂,区域分明,起码有富人区,码头区,中产阶级区域,居然没贫民窟,或许在背面,夏尔很苦恼,毕竟很迷茫,没有目标。

    屏住呼吸!恐惧!

    灵觉触动,眼睛蓦然变得黝黑,深邃似星空,世界再度变成波纹状。

    他看见了密密麻麻的众生线交织在一起!变黑,再变红,尤其是港口和市政大楼,光耀占据了视野!

    光耀。

    巨大的轰鸣声!

    炽烈的红光与轰的一声巨响,帝国陆军港口的指挥部所在,最高的地标性大楼,滚滚黑烟下倒塌了!

    一朵蘑菇云冉冉升起!港口处,停泊的运兵船也传来振耳欲聋的爆炸声。

    附近的一队巡逻兵打算支援,几根从人群中伸出的左轮射倒他们,引起人群的阵阵尖叫…

    夏尔的瞳孔微微收缩,“殖民地和帝国的矛盾彻底激化了!”

    远处各个方向传来的厮杀、枪击的声响,炮击的声音,还有爆炸声与人们尖叫声。

    人群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鲜血从胸膛流出,染红了街道,惨白的脸上挂着惊恐。

    士兵们兴奋的扒着一切有用的东西,如怀表,首饰,厚厚的牛皮靴践踏血渍。

    夏尔的手臂在发烫,一道道圆环浮现,里面由两个深蓝色,外面两个紫黑色,散发着诡异的氛围。

    “又出现了,这几个圆环到底代表什么?”

    眼眸再度望向天空,瞳孔缩成小点,入眼所见皆是旋风,有什么东西在干扰视觉…

    天穹之上,挂着浑浊的线条,互相交织。有时红芒压过翠绿,他们交织盘旋,形成最强烈的视觉冲击。

    惊慌失措的人们停顿两秒,然后继续奔跑。

    满头冷汗的夏尔跪俯与地,在那寂灭的一瞬间,仿佛看到了死亡,虽然是幻觉,却格外发悸。

    他吮干牙龈上的血丝,一点点扶着墙壁站起来。“神秘吗?这就是超凡?超越凡俗?”

    “这个世界真有趣。”,然后,像疯子一样大笑。

    太阳变得血红血红。

    “我不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