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侠之最终进化〕〔陈平〕〔神医下山之我有七〕〔混沌龙神诀〕〔我成了皮克桃的小〕〔重生从闲鱼赢起〕〔万古至尊李凡〕〔次元盘点,开局原〕〔贞观憨婿〕〔萧云席春雨〕〔星空彼岸〕〔大魏春〕〔消逝的魔环〕〔女总裁的同居仙帝〕〔我的篮球视界与众〕〔裂天空骑〕〔斗罗之帝剑斗罗〕〔仓氏呓语〕〔希腊:新神纪〕〔重生之金融巨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六章 非得逼我浑水摸鱼啊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世间皆为利益

    ——世间皆为迷离

    帝国士兵的屠杀并没有在贫困城区进行,反集中在中产阶级街区,顶尖势力的府邸没有士兵敢去践踏。

    军官很清楚,进攻势力府邸会给部队造成伤亡,抢劫中产阶级伤亡小。

    没人愿意攻击那些军事堡垒规格的住宅。军队对各种建筑的防御力极为敏感。

    但军队依然把这些堡垒包围起来,卡设关卡,作为谈判的条件,特意在附近屠杀,制造恐慌。

    血液弥漫,鲜红点缀,他们尸体摆在堡垒前,然后点火燃烧尸体,那种极致恶心的味道在弥漫,为一会的谈判增加筹码。

    经济领域,政治领域,被渗透的殖民地在反抗。

    血,铁,火,黑烟,尸体,钢铁弹幕,刺刀。

    ……

    夏尔穿行在偏僻阴暗的巷道中,无数惶恐乱窜的人群在主道涌动。

    人群如无头苍蝇,驻军甚至用火炮填装散弹,肆无忌惮的对准骚乱人群。

    驻军匆匆奔赴各个角落,刺刀耀耀生辉,战旗染满鲜血。

    关卡前是遍地的死尸,多为帝国军队所屠杀。

    街道上巡逻的士兵越来越多,并且用一种特定的奇物扫描周围,自己的处境越来越危险。

    “那些东西是什么?是用来对付我这样存在的吗?”

    “指挥部和兵船的爆炸让军队失去了理智。”

    “这次屠杀一定会让殖民地放弃幻想。”

    “一定是有人推动。”

    揉了揉额角,向着最坏的方向想。

    “阴谋的味道。”

    “珍珠港?”

    “不不不,应该是反抗组织。”

    “只有他们会牺牲一小部分人为国家的未来带来希望。”

    关键路口都被封锁,每个街区都有军队巡逻,驻军急匆匆奔赴各个方向。

    在这里,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人们如脱离笼子的野兽,逐渐疯狂,杀戮与抢劫司空见惯,因为,抢劫是跨越阶级最快的方式。

    死亡力量汇聚,众生线反复共鸣。未知的本源传来,夏尔有些明悟,通过锁定一条众生线,在未知力量的弥漫下,空间仿佛受到无形的牵引,环境叠加后就是陡然的空间置换。

    夏尔只能够在能够在这种人口大量死亡的情况下使用瞬移……世界又不可能总有大量死亡。

    夏尔借助非人的力量攀爬到屋顶,眺望远方。

    从黑烟腾起来看,港口区比较安全,中产阶级区不行,富人区与贫民区安全,金库在城市中央的富人区。

    有关世界奥秘的记载,肯定在豪府,他可不敢闯入士兵都不敢践踏的豪府,但可以去银行碰碰运气,打个酱油。

    攀爬下建筑屋顶。

    深呼吸,双手按住地面,调整,再调整,身影倏然消失。

    银行门口,夏尔像素描一样的剪影迅速勾勒出,逐渐补全,变成真人。

    踏着坚硬的石板路,适应好身形。

    整片街区弥漫着不详,尽管这片区域属于富人区,依旧存在暴力,血腥铺满整片街道。

    和平的太久了,至少这里和平了四年。

    即将踏入银行大门的夏尔心中一悸,身躯猛地向左踏去,心里危机感响彻不停。

    轰!象征死亡的子弹击穿头颅,猛烈的冲击力撕碎一切,刮起大片血雾。再次一发,正中前胸。

    剧烈的痛苦拂过身躯每一个角落,怀有未知力量的子弹破坏着身体的神经脉络。

    夏尔的身躯沉重的倒在地上,无人看到的角度,身上的黑环渗入地面。

    痛,如附着在灵体上的灼烧感,死亡凝成实质,本源在共振。

    意识如鱼得水,清晰地感知到300米外一座高楼,曾经有银光闪耀,啪,又是一发子弹打来,身躯再次溅起一片血雾,这回直接被打成了两段。

    夏尔嗝屁了,蔓延的思维扫过门口两位同样被打爆头颅的帝国士兵,推测出他不属于帝国。

    当人们的死亡越发多时,莫名的本能越来越强,灵魂所处的黑环顺着虚空中的感知,跨越而去。

    一秒,两秒,三秒 灵体跳跃到一处难察觉的窗户,迎面对上了惊愕的双眼!

    对方蓝色的瞳孔犹如星云,惊愕的双眼,张大的嘴巴,他发现了灵体状态的夏尔!

    “?诈尸啦?”他迅速抓起步枪,砰!混合在子弹中的异种力量再次撕裂夏尔灵体。

    “靠!这么快,不讲武德…”

    ……

    “?没死?什么灵体?”狙击手单手紧握,光辉般序块在眼中排列完毕。

    “我主阿里安,我祈求您的力量。”

    虚空中,一双双漩涡状的眼睛同时张开,侵蚀,同化,带着难以言喻的威势剥开夏尔灵体。

    倏然,狙击手在深层灵视状态下,窥见隐匿在最深处的锥体,轰然,无比粘稠的血从身体流下,狙击手整个身躯飞速的腐烂,嗡的一声碎响,身躯炸了。

    ……

    阁楼上,虚空衍生出一根根坚硬的骨质,紫色的肉芽附着在骨质上,不断延伸。

    它们汇聚而起,拼成一具年轻的身体,黑雾自动凝成衣袍,贴在身上。

    “?这也行?我开了挂了?”

    夏尔望向肉体瓦解的狙击手陷入沉思,仔细检查房间,并没有多余的线索。

    解决了麻烦的夏尔再次来到银行前,这一次没有遭到狙击。

    金属质感的机械大门,在呛人的烟雾和血腥味中前行,有一些工作人员被射杀。

    黑暗并不能限制视觉,摸索下去。地底金库的设计重点是安全与厚重,钢板与水泥随处可见。

    “金库很危险。”

    “像黄金大劫案。”

    使用“众生之线感知”的能力,灵的感知透过厚重的墙壁。

    脑中的地图不断填充,补全。模拟出内部的场景,一个贴满钢板的密室,周围是混凝土,三十多个士兵正兴奋在搬着什么木箱子,为首的军官在检查清单。

    “他们行动的真快啊。”

    “啧啧,没有根基的情况下最好不要招惹他们。”

    巨大的保险柜刻着繁复花纹,保险柜则没被打开,反而在周围倒下了一堆士兵尸体,碎块布满了四周。

    从血迹干涸程度看,十几分钟前,有什么突变,有身体不适的士兵捂住胸口,干呕。

    或许是这种攻击性使士兵放弃了那些保险柜,不自觉地远离那地。

    焦黑的保险柜显示热武器对它无效。空气中弥漫着huoyao的味道,地下显得阴冷且干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猎谍〕〔开局六女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