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侠之最终进化〕〔陈平〕〔神医下山之我有七〕〔混沌龙神诀〕〔我成了皮克桃的小〕〔重生从闲鱼赢起〕〔万古至尊李凡〕〔次元盘点,开局原〕〔贞观憨婿〕〔萧云席春雨〕〔星空彼岸〕〔大魏春〕〔消逝的魔环〕〔女总裁的同居仙帝〕〔我的篮球视界与众〕〔裂天空骑〕〔斗罗之帝剑斗罗〕〔仓氏呓语〕〔希腊:新神纪〕〔重生之金融巨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十章 瘟疫教徒和黑市消息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人群喧嚷,四面八方聚拢而来,小心翼翼地围在四周开始议论纷纷,无人搀扶患者。

    毕竟大家都不想染上病,又或者莫名其妙的担负责任,哪怕有病,也会习惯自我逃避,治病的费用很高昂,不是常人的负担的起的。

    “让一让啊,让一让。”,盲从性使人群不由自主地让开一条通道。

    夏尔很无奈,“一帮没责任心的家伙,一点也不会来事。”

    穿着黑袍,手提银色医药箱的年轻人从人群步出,将倒下的人从路上抬到周围一处阴凉房角。

    “身为社会主义五好青年,怎能没责任没担当呢。”

    “……”

    其实,夏尔猜测此人晕倒的原因有超凡因素,幽深扭曲的瞳孔中倒映着年轻人周围掀起的团团灵力漩涡。

    众人叽叽喳喳的议论与猜测,强烈的时间观念让这些不干活就会挨饿的人们瞬息散去大半。

    “通过救治,可以接触到超凡势力,这是突破口。”

    不断颤动的眼皮,发散的瞳孔,额头上的冷汗,无不显示着这位青年的痛苦。

    打开医药箱,从医药箱取出一整套的手术器具,但夏尔并没用到这些器具,反而用手中的力量检查他的身体。

    根据刚学到的神秘知识分析这个人失控的原因,纤细的手指和无声的脚步预示着应该是个刺客。

    “问题在哪里呢?”

    最终,夏尔锁定住对方的腹部。屏蔽周围围观者的视线,用刀划开一个小口,调用自己的力量不断逼出年轻人体内的异物。

    “这是他力量的根源吗?”

    “敢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多半属于教廷。”

    伤口处,一只环抱的虫茧被缓缓挤出,虫子表皮凹显着神秘的符文,隐隐在和周围共鸣。

    快速的将其收到瓶子里,解开对周围的视线屏蔽,拍拍青年的脸颊,青年悠悠转醒,周围的人看到年轻人症状好转,就都散了。

    夏尔想开口问点什么,视野所见的光源尽都消失,仿佛与身体脱开联系,叠加进了未知的地域。

    面前灰蒙蒙一片,有什么在窃窃私语,以面前的模糊为原点,诡异的向外扩散。

    这里像是一处走廊,手指前伸,走廊边上的画一幅幅变得清晰,他们脸色或是阴森,或是完全脱离人形。

    “这是一个家族吗?怎么还一起挂了?全都死了?扎堆死?”

    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袖口处的银色虫茧图案,他们脸孔冰冷且僵硬,袖口处,虫茧在蠕动,连带着他们的目光也变得……活泛。

    “擦…,槽,诈尸了”

    “这可不是好兆头。”

    “很明显,那位男人袭击我。”

    视线变得更加黯淡,夏尔没有理会这些微微摇晃的画像,转身向更深处走去,感受到这里飞速退化的力量,每一步前行都让这里变得越发崩溃。

    向前走,向前走。视线最终停留在漆黑的尽头,那是一个更大的银色环抱虫茧!他被一枚黑剑钉在尽头,说不出的诡异…

    轰,周围近都崩碎。

    现实中,寒芒闪过,夏尔手中的手术刀消失了,寒芒架在夏尔脖上。

    灵归肉体的一刹那,夏尔的颈上浮现一层淡淡黑膜,其挡住刀锋。

    他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也不想知道,如果分析正确,他属于教团,那么刚才的事情就容易理解了。

    夏尔吃惊于这位年轻人的速度,因为他刚才爆发的速度简直太惊人了,就像是一个小超人。

    随着青年眼眸越来越晦暗,血丝在其眼内迅速蔓延。

    年轻人的手臂也迅速瘫软,卡蹦卡蹦,爆裂与骨折声响起,狰狞的骨刺与碎骨外翻,带来极致的疼痛。

    颤动的脸庞却没发出声音,手术刀无力的滚落一旁。他并没有在极短的幻境内解决夏尔,原因应该是超凡力量的枯竭。

    夏尔莫名的笑了,“没超凡源头还跟我拽。”

    不过内心稍有疑惑,源头为何暴动?

    刚才,又是哪里?

    看着沉默的年青人,夏尔把玩着手术刀,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小盆友,哪个教廷的?”

    有气无力的声音微道,“瘟疫教廷”,“你是把我的超凡核心取出来了吗?”

    这不是废话吗…!夏尔想一榔头敲死他,也特别想报复他的袭击。

    但也不想平白无故招惹敌人,也不想就此放过他,把玩着玻璃瓶,脸部似笑非笑。

    “可以,你知道黑市怎么走吗?把我带到黑市,我可以把你的力量源泉还给你。”

    …

    沉默间,二人达成肮脏的交易。

    下过雨的威尔港像是悼念前天的屠杀,顺着一条积水的路段向里走,二人不断深入,空气质量直线下崩,大量穷人住在这里。

    ps:某些国家没有下城区,因为贫困人口都集中在农村,好一些的发展中国家也没有,国情不同。

    就像是大型垃圾站,所以市政厅才懒得管理这片区域,不过依旧有税收。

    夏尔只在贫民窟消费区待过,没想到真正贫民窟的环境如此恶劣,这里让人待不下去。

    虽然这里的面包有些过期问题,房屋较为破旧,当然房间和食品价格依旧不低,因为资本的逐利性。

    小孩子们穿着不合身的宽松衣服在街道旁帮着家人做着手工编织,丝毫没有对未来的担忧。

    小摊位随处可见,偶尔可见讨价还价场景。极其充分的体现出商品流通性,其实,这判断有些武断,只不过这里商品流通次数多。

    跟着这位瘟疫之主的信徒,穿过破旧的街区,来到一个由黑色木头组成的三节楼前。

    径直穿过敞开的大门来到前台,无精打采的前台看见年轻人楞了下,又看了看提着银色箱子的夏尔,明白发生了什么。

    顿时扭了一下桌子上的开关,一条漆黑的通道显露。年轻人坏笑道:“黑市就在里面,能不能进去就看你自己了,”

    夏尔把装着虫茧的药瓶丢给年轻人,只身走进了通道。

    通道的地面和墙壁,能够隐约看到不太明显层叠痕迹。就像波澜般层层推进,仿佛是未知的力量不断掏出来的。

    “?钻山甲打的洞?”

    沿着甬道走了几百步,豁然开朗,一个大约20平米的石室展现在眼前,一个罩着金属网的油灯照亮了这片不大的房间。

    让人无语的是在这房间的左右和前方都有一条通道,地面上也没有任何走过的痕迹。

    “点点点牛奶。”耸耸肩,夏尔走向右边,然后走进另一个石室,看起来和之前的一模一样,这回只有一个向下的通道和向左的通道。

    夏尔向左拐去,发现有一条向前和向左的,很无奈,只得运用自己的能力像残影一样快速在通道间穿梭。

    夏尔有点愤怒焦躁,他的精神状态特别不好,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连续穿行一百多次了。入目?所见全部都是一模一样的石室,没有尽头,通道的排序没有任何规律。

    有三开口排列,也有四开口排列,一会上一会下,石室设计让这里丧失方向感和空间感。

    “这里怎么设计的这么烦人,奇奇怪怪的知识又增多了。”

    无规律环境带来的精神压力极其大,凡人精神可能会因此崩溃。

    房间和通道在上下左右的延伸,黑黝黝的通道仿佛嘲笑着夏尔,夏尔明白那个年轻人送他进来时的坏笑了,啊西吧。

    狂乱的抓着头发,内心泪流成河,极其悲伤。无奈的夏尔只得开启了灵视,视线在扭曲,整个房子里弥漫着未知的能量。

    墙壁对感知有着极强的干扰,不断喷出丝丝缕缕灵力旋风,所见之下尽是扭曲。

    “应该是某种干扰精神力探查的装置。”

    灵视状态下,扭曲中,唯有金属网煤油灯如同墨绿色的火炬疯狂的燃烧。

    “原来机关在这里。”

    将油灯拿起的一刻,还是没反应,但丝丝缕缕灵性旋风暂停,意志得以延展。

    夏尔利用众生之线与周围环境相连感知这里的结构,发现是一个魔方类的建筑,三乘三乘三的石室。

    将灯放回原位,因为他已经记住路线。

    找到正确通道的夏尔直接走出了迷宫,来到地下市场的外围,几十根雕花石柱和刻满广告木柱撑起的穹顶,一个方方正正的广场。

    地下市场估计是四个古代地下墓室打通后改建而成的,侧面开辟小房间,专门出售黑市官方物品,只不过今天全部封闭,挂起封牌。

    整个广场一共有四环,越往内区域越小。

    ……

    他要的东西,又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猎谍〕〔开局六女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