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十一章 黑市小婊砸,阴谋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增强自己对世界认识的暗世界书籍是第一环,最重要的是进阶知识,夏尔可以调用的力量多,但终归不归自己掌控。

    关键就是枪械——,腰上挂着一把手枪,对付劫匪不会暴露能力。

    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枪械就是最直接的威慑。

    威尔港中的枪械店铺虽有不少,但枪械店铺昨天都被军队封锁。

    隐约记得,地下市场中,不少商店可以提供市面上大部枪械。

    一把栓动式滑膛步枪被摆在展览区,技术远超军队制式后装燧发枪。

    艾尔西军队制式步枪家族夹杂着前膛和后膛,拴动式步枪是改变世界的革命,排队枪毙时代轰轰逝去,荒原战役后膛枪居功甚伟,但后膛枪似乎未被普及……

    外围道路边挂着木牌,写着一环杂物,二环武器,三环奇异物品与材料,四环进阶知识。

    …………

    二环。

    一把左轮吸引了夏尔,简单的灰色,硬朗的风格,精致的做工,悬挂的木牌上写着,t1,军官制式,威力,射速中等,结构简单,容易修理。

    刻画着5金币的牌子挂在上面,莫不简朴,已经无力吐槽,夏尔掏出5个金币,递给老板,将买到的手枪别到腰间。

    老板看着远去的夏尔强忍住笑意,“又一个傻子,连子弹都没买。”,他没有提醒夏尔,多赚点儿钱,对他来说更香,老板摇摇头,继续维修枪械。

    奇物区的东西稀稀落落,严格的黑市不将奇物放在明面上。

    在摊位上,有一位位黑衣人,写着契约的牌子摆在面前,内容:奇物去正教庭进行交易。

    或许他们认为去正教庭交易最安全,虽然要被吃回扣。

    灵阶区只有一家店铺,这里是一位白发老人,不修边幅的他显得放浪不羁,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

    老者睁开眼睛看了看,“阶五传奇?我这没下一境的进阶资料和秘钥,整个港口都不一定有,你得去正教廷。”

    夏尔刚想说话被噎住,老者真会脑补。

    “那有别的吗?我这个…”。

    ”原来如此,是给别人买的道路,亲戚?朋友?”,老者囔囔自语。

    “你来错地方了,这世界上可没那么多自由道路,有也是充满陷阱,嗯…,海蜘蛛道路,经过查证很安全,从阶一到阶四,我这里正好有一份。”

    ”可以。”,夏尔的本意是拿到进阶知识来参考,老板在纸上算了半天,夏尔忍住不去帮他算……真慢,”包括秘钥总共是五十一万金榜,先生您用什么付款,支票还是奇物。”

    “我擦,这么贵?”夏尔嘴巴张的跟鸡蛋一般大。

    “这是上不封顶的途径,当然贵喽,是帝国贤者从海潮术士那打赌换来的好几批货。”

    “小伙子从哪来的?”夏尔沉默一会,如实说到,“和兵船一齐来的”。

    老人揉了揉眼睛,“是吗,看来帝国对这次叛乱挺上心的,不过你们失算了,殖民地这帮人疯了,这事不简单。”

    “对了,你看这个可以支付吗?”

    夏尔拿出从金库里顺来的黑色碎块,死马当活马医,反正……老子没钱。

    碎块露出的那一刻,老者的眼神严肃了不少。从口袋里拿起一片单片眼睛戴在眼睛上,这一诡异的动作引起夏尔的警觉——,老者通过动作看出夏尔的警戒,“怎么了?”

    “没事,我想起来一个马甲满地跑,小号遍大陆的存在……”,老者听了眼神更严肃了,他当然听不懂这个梗。

    但他也能知道这种存在的可怕,“你说的有点像植物之主”,“?植物之主?”

    脑海中记忆显示,植物之主:群星录中记载的一位正神。

    拨弄着碎块的老者开口,“祂统管植物道路,孢子寄生在信徒体内,祂是分身最多的存在。”

    “甚至你都不知道面对的是祂的信徒还是祂,为此还闹出不少笑话。”

    夏尔摇摇头,这一点也……不好笑。

    老者带上手套,扶了扶眼镜,严肃的将黑色碎块拼在一起,从柜台里挑选出带有一只眼睛符号的药剂并浇在石块上。

    碎块咔吧咔吧的重组声传来,光怪陆离的幻影闪过,最终组合成一个黑色的小石板,其上刻画着一道道未知的线条。

    “这是什么?”

    ”这个啊,这是天空之主教会的天空之眼,你看,这里是运河,这里是港口,这里是市政厅,这里是军营,这是近海”。

    随着老者手指的拨弄,线条不断扩大,甚至连黑市周围的街区俯视图都出来了。

    夏尔的脸越来越黑,仿佛看见百度地图和高德地图在向他招手。

    ( ?皿?)神奇。

    “他们在谋划什么?”老者喃喃自语,夏尔挠了挠头。

    “天空之主?统管天空途径的?这技能真是强,跟卫星有一拼。”

    “这样他们的道路不会是最强的吧?”夏尔问到,老者摇了摇头,鄙夷道。

    “不一定,他们总会窥见许多不可名状的存在,为绘制这一份地图不知死多少人,你在哪里拿到的?”

    夏尔沉默一会,缓缓道,“银行地下金库”,老者脸色愈发阴沉,“天空教廷把这个卖出去了,谁买的?”

    老者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一定有人谋划着惊天的秘密,生于这个城市的他深爱着这里,哪怕他已经老了。

    “你的消息很有用”,老者从盒子里把海蜘蛛的秘钥和进阶的书籍交给夏尔。

    “这是你的了,守夜人的秘钥是免费的,如果你没有下续的进阶道路了,可以来找我加入守夜人。”

    夏尔撇撇嘴,守夜人肯定是高危职业,毕竟秘钥免费,定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不把这个还给天空教庭吗?”

    “到手的东西怎么可以还回去呢?我凭本事拿的钱,为什么要还呢?”

    夏尔顿了顿。

    “六芒星图案代表什么?”

    正了正眼镜的老者拨弄着天空之眼,”献祭的祭品”,“基于所有生命与神灵通用献祭图案。”

    得到答案的夏尔转身离开,以遮掩自己阴沉的脸。

    惊天大漩涡在这座城市发生,联想到海潮术士当时让所有人变成提线木偶的情况,脸上的阴沉更严重了。

    “希望这次不要波及无辜。”

    “最重要的是自己是祭品,看来自己被人暗算了,暗中的敌人最可怕。”

    随便找个房顶坐下,夏尔翻开书籍。

    “关于凡境学徒的格斗术被教廷销毁,目前只有教会,军方和王庭拥有完整的凡境知识。”

    “阶二觉醒指对根源的解放,包括意志与灵魂。”

    “解放自我根源才能去除超凡质内残余精神。”

    “残余精神?”

    忍住胃中的阵阵翻涌。

    ( ?皿?)

    “超凡的本质是丛林,人吃人,人吃动物,动物吃人,互相吞噬,这和丛林有什么区别。”

    “阶三基石是选一个超凡根基,以意志剿灭残余精神。”

    “我也不知道怎么返回冥土,要是拿权杖做基石就好了,但在这种情况下很不现实”

    思考良久,“我的基石是什么?”

    火红的太阳将夏尔的投影拉的很长,很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辞凤阙〕〔赐我狂恋〕〔我在三国收义子〕〔开局截胡五虎上将〕〔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开局考了个省状元〕〔刚打通惊悚烈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