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来治治他〕〔这个前锋不正经〕〔美艳总裁爱上我〕〔捡漏:我觉醒了黄〕〔重返1987当首富〕〔至尊小神医〕〔龙背上的训练家〕〔废土之我是神级御〕〔无敌仙医混都市〕〔诸天纵横之渣渣的〕〔海贼之法则大剑豪〕〔三国:一纸婚书,〕〔新宋〕〔神话三国:我的词〕〔破废成才〕〔姜先生的团宠小嗲〕〔重生年代:胖厨娘〕〔末世狩魔人〕〔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民调局异闻录之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十四章 来自殖民地刺杀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依然是金碧辉煌的总统府,夏尔走后,加尔中将严肃了不少。

    “他不能是假冒的吧?”

    “不能,阶五传奇已经不是努力能晋升的,教廷各派系博弈站位才能晋升,年轻的阶五,阶五,帝国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加尔中将眼神闪烁,蓦然道:

    “或许是大皇子安德森派来解决其余问题的。”

    科西喃喃自语,“他窥视皇位吗?”

    “他真是肆无忌惮呢。”

    “我讨厌那死亡职业的味道,还有刚才那位腐烂的身躯,真的令人作呕。”

    “先不管这些,我们还有有更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我怀疑有人…卖国。”

    几人默然不语,显然联想到什么。

    白发苍苍的总督走到窗前,眺望着灯火通明的城市,用手中的拐杖敲了敲地面,“诸位。”

    “叛乱背后有第一陆军强国福瑞斯帝国身影,他们隔着海峡,在欧陆大地耀武扬威,但苦于找不到他们支持北大陆叛乱的证据。”

    “这批运兵船损失如何?”

    加尔中将苦涩片刻,“仅剩下两艘兵舰,运兵船都毁了。”

    目白发总督苍鹰般的双眼盯着面前的诸位将领。

    “阴影书信消息,帝国主舰队遭到不明混合船队的袭击,敌军联合舰队封锁了低岛海峡,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前线两万余人的精锐叛军绕开高地前线,直奔威尔港,这里是帝国陆军撤退的路线,更是补给线,是下一批增援登陆港口。”

    总督用手杖大声敲着地面,“不管尸位素餐也好,来这里贴金也罢,如果这里陷落了,帝国陆军第一军团将失去补给。”

    “领过军的都十分清楚失去补给的严重后果。”

    “帝国下令,如果守不住,带上所有的辎重北上支援第一军团,在高地打开局面。”

    “愿为帝国效死”,众军官站起,共同宣誓,回荡的声音在灯火通明的总督府内经久不息。

    总督痛苦的闭上双眼。

    主街道上,夏尔握着纸条,思绪如乱麻!

    哪怕白鸽飞走,都没引起注意,身躯如雕塑。

    手指攥紧纸条,“谁?约定地点,我不知道啊!”

    “原身还有极多秘密!”

    收回散溢的思维,来到分配给他的阁楼前,一栋二层公寓。

    打开公寓的大门。地板上血迹被打扫过,有着淡淡的血腥味,证明着这户人家在屠杀中遇害,敞开的窗户处,一轮明月高悬天际。

    整齐的桌椅散发着阵阵清香,昂贵的木料,书架反而完好无损。

    一些不太明显的搬动痕迹证明军队搜刮过一次了,金属网罩的煤油灯将房间照亮。

    “这房间还不错。”

    桌面上放着一摞摞书本,知识对人类极为重要。

    夏尔走上二楼,靠窗摇椅,橱柜边找到几个新鲜橙子,手气刀落,手起刀落,切一杯橙汁,坐在庞大的落地窗前,欣赏夜景。

    远处火光一闪。

    砰!

    头颅瞬间被打爆了半边,庞大的冲击力让身躯滚落下摇椅,鲜血染红了地面。

    “我了个大槽。”

    “殖民地情报这么快。”

    瘫在地上,好痛,夏尔顺势滚落墙角,头颅处,紫黑色的肉芽在重组,拼接。

    “矛盾性激化到这种程度了吗?”

    “仅仅我从总督府收下房产就刺杀我。”

    “疯狂至极。”

    “啊西吧。”

    啪的一声枪响,油灯被打翻,桌面上蹦开一个大洞,但是金属罩做的灯罩没有引起大火。

    “这射速,是拴动式步枪。”

    “这样的杀手杀不死我也能恶心死我。”

    “欣赏个夜景都不安宁。”

    剧痛激起了杀意。

    “我得解决他们,要不睡觉都不安宁。”

    “殖民地真疯狂。”

    殖民地可不管什么一击不中立即远遁,没成功武器会升级,从枪到huo药包各种套餐,让你爽歪歪。

    夏尔不愿意刚得到的房产就此被疯狂方式摧毁,跳下房屋,向着漆黑的小巷内奔去。

    猛地跃入巷内,夏尔即将碰到地面了,亮光闪过,战斧以极快的速度在夏尔的眼中不断放大!

    此时即将落地,没有任何着力点,也没有情况能够闪避,更重要的是没有死亡力量的牵引下,身体不能瞬移。

    嗡!夏尔尽全力让肌肉收缩,形成紧密至极的肌腱结构,表层生成层层水膜与鳞甲。

    “杀手技术真高,太专业了,惭愧,惭愧。”

    呼啸的风声,锋利的利刃空爆声,一击!战斧猛的劈在胸口,强大的冲击力汇聚成点,扩散成面,在夏尔的胸前爆发。

    “靠!”

    空气爆起一圈气浪,重击下夏尔的思维仿佛停止,像被蒸汽火车撞击般倒飞而去。

    腰间的手枪被震飞,反正是个装饰,子弹都没买。

    庞大的力道带起飞扬的尘土,对方再次甩一斧,夏尔左闪,战斧破开墙壁,证明着袭击者的强大。

    胸前完全爆碎,胸口插着一把漆黑战斧,鳞片纷飞,鲜血四溅。

    “原来这就是低阶不可辱。”

    “我特么技能都没放。”

    夏尔能感觉到那人只有阶二觉醒。

    冷静的从胸前拔出战斧,扔在地上,远处一声闷响传来,夏尔的右膝盖猛的崩碎,踉跄的向周围闪去。

    子弹内夹杂着恐怖的异种能量,不断撕裂右膝的伤口。

    “火器真恶心。”

    “除非变成雾态。”

    “这是什么子弹?”

    一抹闪烁着月光的亮银色闪过,隐藏在暗处的人影,单手握住手柄,再次甩了一次战斧,戏谑的目光平添愤怒。

    “又来,没完没了!”

    夏尔眼角余光看着战斧带着庞大的力道劈开后背,斩断了他的脊骨,破碎了一切相连神经,夏尔像软脚虾一样跪在地上。

    但夏尔不是人类的躯体结构,很快控制着身体,踉踉跄跄地滑稽跑开。

    敏锐的意志感觉到一股极其恶意的视线传来,心里像针扎一样。

    “除了掷斧者,狙击手,还有一位隐藏于暗中。”

    “我的防御弱,得赶紧跑。”

    皎洁的月光下,前方凝聚出现了一位戴着金面具,身穿紧致黑色西服的细长人影,空洞的面具下隐藏着一双仇恨的双眼。

    “为什么杀我?”

    “侵略者,都该死!北大陆独立万岁”

    他打了一声响指,夏尔便觉不妙,在手中凝聚起一根黑枪,疯狂地向他冲去。

    蓦然间,手和身体分开。

    哐当,长枪掉于地上。

    身体突然一停,双腿滚落,上半身向前划去。

    腰间露出整齐的切口,涌出炯炯鲜血,碎肠流的遍地都是。

    黑色的血液混合着碎骨,尸体沉重的摔落一旁,漆黑的小巷里闪现出两条黑色的丝线。

    极细的丝线上,血液滴滴哒哒,妖异至极。

    黑色血液的渗入地面,额头上的圆环逐渐变成一摊黑油,其流落于地。

    金面具静静注视着夏尔.科特的死亡,像欣赏世间最完美的戏剧。

    掷斧手走来,挥手洒下无数银灰色粉末。

    夏尔的身躯在这粉末的作用下不断腐朽消散,化成黑灰随风飘散。

    丝线慢慢消散了,金面具观察良久,确定没有后续反应,打个响指,微风阵起,其身躯淡化消失。

    掷斧手看向倒塌的房屋,掏出几十枚金币,以此放到被破坏屋子的门口,隐于黑暗。

    十几分钟后,本地居民颤颤巍巍的打开门,看到满目疮痍的房屋,再看到门口的补偿金,心中五味陈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