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二十一章 幻境中的神降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画面翻转,满是巍峨的神殿与立柱,此时,伯克已经是阶二觉醒阶审判者,如今的他也穿上繁复黑袍。

    这大型的祭祀现场,黑色整齐的祭坛,逐渐染上阴冷的黑色。

    “我们祈求初始!”

    “我们祈求混沌!”

    “我们祈求源头!”

    “我们祈求源头的降临!”

    声声诡异的低语与澎湃的祈祷掀起层层意志浪潮,星云般的漩涡笼盖一切。

    这可是一百余人的大型祈祷会议,所有人不管是装的也好,真实的也罢。

    目光都盯着那个代表混沌的圆球“源亚”,寓意是世界最初源头。

    祈祷的声浪中,气氛越来越古怪与狂热,“您是万物的起源的根源,真理的创造者,永生缔造者。”

    “永生啊!”

    恐怖至极的光晕中,无法形容与直视的存在降临,一个让所有人从灵魂深处发出颤抖的存在源亚。

    白发苍苍的信徒长出乌黑长发!枯槁干皱者重新拥有光滑的皮肤,直接就长生不老,青春永驻。

    某个存在试图打破界限降临,为首红衣老者,也就是那个疯癫的老头子,以蠕动的生命精粹祭奠在祭坛。

    旧神恐怖的一丝意志钻透了屏障,不可言喻的光泽带着绝对的意志炸开。

    肆虐的灵墙向四面八方推开,小教团道路本来就选用的杂七杂八的,属于源的力量让其他途径的超凡者摩擦出璀璨的灵性光辉。

    化为一只似抽象眼眸,源于根源,祂属于旧神!

    这种恐怖的存在完全超越他曾经见过的陌客!

    藏在青年伯克体内的伯克在面对这种恐怖存在,也不得不低下头颅。

    虚假的世界里,夏尔找到他和伯克之外唯一真实的存在,就是这一位强大的存在!

    哪怕他留下的幻影也能干预空间,威严的注视下,带来无穷无尽灵魂上的裂解。

    巨大的眼眸望向夏尔所在的位置!跪下的伯克则十分茫然,他来过这里很多次了,他记得望向的方位改变了。

    在那个柱子后面,夏尔身上代表死亡羽毛一根根被剥落,灵躯在逐渐的崩解。

    人群中爆发一阵骚乱,一支布满符文的手臂骤然浮现,那手臂足有三米长,一击爆开了为首红衣老者的头颅。

    击碎青铜立柱,并磨灭灵纹。

    牛逼的一次性断头!

    可那老者不需要头。

    呼!

    瞬息,无头老者凝聚出两把火红色长剑,双剑合一,嗡!显露出层层叠叠的大门。

    转换下,本该红色的大门却被扭曲污染成腐黑色。

    叮!巨人红色身躯膨胀为十几米高,身躯上凝聚成无尽的红色符文,抵抗来自门扉的吸力。

    无数火焰与暴虐意志从巨人身上传来,与巨大的门扉进行凝视与对抗。

    巨大的嗡鸣!

    门扉的恐怖剥夺下,这位超凡者开始颤抖,大量的火焰从他身上被剥落,防御被一层层剥开。

    但他依然保持着昂扬的战意,即使,思维与意识即将被凝滞包裹。

    以及那一点戏谑,他笑了,“给老子死!”

    咔嚓,手臂上裂隙同时张开,一只只眼睛齐齐望向门扉,各色灵光爆炸!光辉如蘑菇云升腾而起。

    “嗝屁吧!”下一瞬,一只红色酒杯从他张开的口伸出,古怪的语言撬动诡异的力量。

    另一个伟大者的一丝意志降临了,祂代表着世界的根源与战争,代表着众生凝聚的红与鲜血。

    强烈的光晕撕碎了如山一般的重压,那是不可直视的光,“献祭”,红色的虚幻门扉在虚空中诞生。

    一只洁白如玉的虚幻手臂伸出,宛若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一般。

    一击!

    就击碎黑色门扉,就抓爆老者,携带着磅礴巨力与威势抓向源亚!

    阴暗的地下中,圆球无悲无喜,诡异的旧神音阶撬动世界。

    “驱逐。”

    刺目的灰,轰,红色的门扉与手臂像剪影一般褪色,然后被飞速擦去。

    二者仿佛进入另一个领域。

    光晕将周围的灰雾色彩染成红与灰,光晕照耀世间,倾覆一切,光不可抵御,不可阻挡。

    伯克在旧神力量下被同化,灵阶不断攀升,已经牛逼的不能再牛逼了。

    或许是某些原因,二者收敛了力量,没有触碰权柄。

    战局很快结束,他们达成了肮脏的交易。

    旧神倏然隐去,祂没有离开,祂融入了祭坛。

    膨胀开的红色巨人逐渐缩小,变成一位戴着帽子,两鬓斑白佩戴金色怀表的中年人。

    硬朗的脸上挂着风霜,在夏尔的角度可以看到他阴蛰的表情,他是画纸上的前市长沙文.威尔。

    披靡众生的眼睛环顾四周,顺手击杀几位漏网之鱼,他看向祭坛。

    几分钟后,他转身向外走去。

    十几分钟后,伯克逐渐醒来。

    他的胸膛被手臂贯穿,沙文预算错了他的心脏,与众不同心脏位置让他逃过一劫。

    在灰烬中扒到一枚青铜戒指,他仿若雷劈般呆立!注1:。

    手脚并用爬到母亲祭祀的位置,在碎石中翻出一具焦黑的尸体,望着熟悉的容颜,眼泪流下,嚎啕大哭。

    祭坛中央的旧神再次浮现,这次,祂更加深邃,模糊的面容下无悲无喜,如常人般的灰色衣袍下弥漫着淡淡的灰雾。

    空洞的底部衣袍下是节节触手与眼睛,伯克跪在旧神面前苦苦哀求,源亚越过祂,光与影在旧神的力量下被扭曲。

    一块晶莹剔透的黑色原石飞向死去的伯克母亲,一节节组合成一个放大版黑色人偶。

    黑色人偶睁开血色双瞳,余光瞥见旧神时俯身下拜。

    “原来黑色人偶是伯克的母亲。”

    “源亚也掌控有关于死亡的权柄吗?”

    “又或者说祂能随意改造物质!”

    注1:青铜戒指属于伯克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