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平〕〔武侠之最终进化〕〔九龙归墟〕〔玩家走狗满天下〕〔重生科技学霸〕〔我,上古祖龙,被〕〔四合院战神的自我〕〔风水大相士〕〔千字生死令〕〔木叶:人生重置,〕〔神诡世界,我能修〕〔聊斋路长生志〕〔开局获得不死天功〕〔天命师〕〔离婚后靳少天天哄〕〔重生之奶爸的幸福〕〔总裁夫人就是那夜〕〔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簪头凤〕〔奇门仙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二十二章 走私船里藏硝石?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旧神……”其无悲无喜的面孔望向夏尔,伯克捡起碎裂双剑,他侍立在旧神身后,目光同样投来,但他什么也没看到。

    呼…

    开启灵视后伯克低下头颅,因为一团无以名状者在与旧神对视。

    夏尔本质,灵体拥有一定神性,注视面孔与简单灵视窥视夏尔没多大影响。

    开启深层次的灵视则能勘破层层伪装,窥见锥体神性,某种意义上,夏尔也是神,或者椎体是神。

    旧神收回祂的目光,单手指向夏尔。

    轰!

    夏尔灵体猛的炸开。

    周围,空间逐渐叠加,源于空间的撕裂感与光怪陆离的光晕闪逝,预示夏尔再次回到现实。

    意志随着通道不断蔓延,跳跃!回到躲在屋顶的身体中,灵与肉的交融感让他感到久违的温暖,活动着身躯缓解浑身的酸涩感。

    小码头区十号,三层别墅。

    伯克的手指动了动,撑起疲劳的身躯,望向窗外,望向市中心的眼眸蓦然幽深,紧了紧拳头。

    深夜了。

    淅淅沥沥的小雨在天空下起,一滴滴雨滴带着澎湃的动能从天空坠下。穿透了茫茫的灰色霾,洗干净整个城市的工业空气。

    一艘三桅杆帆商船!舰首推起层层波浪,穿过入海口经过一番颠簸驶入运河。

    船没在大码头停留,直接驶入小码头,码头区的石板路早有几人在等待,黑色风衣与高帽下神色严谨。

    “货到了吗?希望不会有意外。”

    夏尔早就等待在码头区,跳下房屋变换成一身警官服,拿着他的警长证走向高帽风衣男。

    越来越近了,几位风衣男将手放在腰边,只不过,当看清夏尔的衣着后,一点点把手从腰间松开……

    夏尔只是笑一笑,拿起警长证,递给为首风衣。

    风衣有些厌恶,“已经打点过了!”

    夏尔头脑闪过黑线。“我不是要钱的!”

    风衣也很疑惑,“那你怎么来这里了?”

    夏尔嘴角一笑,“有人举报说你们运送违法军火,我来这里检查。”

    为首风衣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

    “哪有这些事儿啊?根本没有。”

    “喝点酒”?夏尔摆摆手,“不了不了。”

    夏尔跟他站在一起等待船只靠岸。

    船只逐渐靠岸,船上,船员看到夏尔时瞳孔一缩,身体本能下,把木板放下,抽着烟的船长掐灭烟头,走下木板……来到夏尔面前握手。

    “例行检查。”

    “请”船长扶正帽子,跟在夏尔身后。

    顺着从船上搭下来的木板,上船。

    疙瘩疙瘩的脚步声响起,踏进昏暗狭小,弥漫着腥臭的船舱,里面都是些盲目且紧张惊恐的人群。

    “偷渡客?”

    地板上,干涸的鲜血与破烂物品,麻木与无动于衷在这里司空见惯。

    破烂的衣服上与各种各样风格的服饰,瞳孔,颜色,皮肤都预示着他们是偷渡客。

    潮湿沉闷的环境,在压抑的船底淋漓尽致。

    凹陷的眼眶,疲惫的面孔,有些呆滞的目光,看到夏尔非但没有露出欣喜的表情反而是厌恶与害怕。

    …

    夏尔也有些理解,毕竟警察也属于国家机器。

    他们连连空出许多地方,左边,夏尔径直走到木箱边,帑了帑头,船长拿起钥匙镇定的把箱锁打开。

    咔嚓,有些灰尘。

    翻出一瓶瓶高档茶叶,里面都是些稀有矿石,除此以外,并没有什么东西根本没有想象中的违禁品。

    夏尔脸色越发阴沉,旁边,船长看到夏尔这幅样子……意味深长的笑了。

    仔细查看木板下的缝隙,“把箱子搬开”,几人合力将箱子搬开。

    原地露出一块木板,夏尔把它掀开,发现一道向下走去的阶梯。“来几个人跟我下去。”

    几人拿着火把跟随下去,一位风衣男和船长紧跟在夏尔身后。

    底下的空间不大也不小,摆着20多个箱子,掀开箱子的盖子,船长的呼吸骤然变得急促。

    里面是一堆一堆灰白色的矿石与颗粒,这个时候,船长有些不那么泰然自若了,甚至他的眼神里开始弥漫杀意,不过很快隐去。

    夏尔不在意他的威胁,“这是什么?”

    船长紧了紧拳头,然后松开。

    “这是硝。”

    “硝?”

    夏尔有些迷茫,但很快记起huoyao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硝,然后是碳和硫磺。

    船长越来越阴沉,夏尔不想爆发无意义的战斗,“算了算了,运点这玩意没事,别忘了把抽成运到市政厅。”

    船长恢复了表情,“没问题,没问题”,伸出两根手指,“我再加两个基本点。”

    谄媚的向夏尔的手中塞上了一袋金币。夏尔颠了颠金币,拍拍他的肩膀,(不可模仿)“你好自为知吧”,直接越过他走出舱门。

    出来的时候,船舱里的人都被赶在了外面。

    码头管理人员把他们集中带到了一个仓库。夏尔也跟着进去,里面分别有三个木桌,每个桌上放着一个牌子。

    ……

    分别是面粉厂(地球史1700年就有),纺织厂(纺织工场演变成工厂),钢铁厂。

    一声枪声盖过所有吵闹,这一片区域没有什么常住居民,枪声响起也不会引人注意。

    为首风衣再次一枪崩在钢铁房梁。“吵什么吵?”

    “健壮的男人去钢铁厂,女人去纺织厂,剩下的跟我去博得矿区。”

    “每个人找到工作先奖励50便士。”

    “可是介绍的时候说给我们一份体面的工作”   “商量好的为什么变?”……

    人群不满的抱怨,不少人看向夏尔,瞬间脑补出各种勾结,所以声音不算大。

    “我不管来时别人承诺什么,但这里不管用!”

    夏尔记得博得矿区,在伯克桌子上的资料上明文记着,是前市长沙文威尔的产业。

    “博德矿区那里什么情况?”

    管理员有些不耐烦,“我也不知道。”

    “一边去,别耽误我给他们分配工作,如果今天晚上他们没有被分配到工作,被发现就会被送往监狱。”

    “监狱里也有工业设备,进了监狱再出来就和时代脱节,被见鬼的时代抛弃了。”

    “你新来的吧,连抽成都不知道,前两天刚送完。”

    夏尔默然不语,有些事情一旦挑明,就变成铁则了,见怪不怪。

    沙文威尔不是仅有阶四的夏尔能得罪的,贸然作对,只会……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猎谍〕〔开局六女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