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二十三章 开膛手,恐惧行者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绝望的人群听到这些,就像救命稻草般看着为他们分配工作的人员。

    “这个工作我可以,我可以!我去矿区”,刚才挑挑拣拣的人面对这种恐怖的压力只得屈服,因为他们不想进监狱。

    “有会认字的艾尔希帝国文可以担任低级文职工作。”

    偷渡客们一脸茫然,他们只会本家乡的文字,并不会艾尔西帝国文。

    艾尔西帝国语言,永远是区分阶级的标志,在殖民地和小国尤为突出,殖民地本地贵族高层只讲艾尔西语,本国语言是底层用的。

    深夜。

    头戴毡帽身披雨衣的先生停下脚步,穿过贫民区狭窄的街道与稠密的房屋,这里让人压抑。

    这位干练的先生来到一座破旧木屋前,展开手稿,“就是这里吗?情报上显示的没错啊。”

    他从大衣下拔出手枪,仔细检查子弹后深呼吸。

    敲敲门,咦?里面没有任何声音,猛地一脚踢开,眼角余光却瞥见一抹火光,斜后方!一颗带着庞大动能的子弹从后背撕裂了他的肚腹。

    巨痛让他的思维变得时断时续,听力变得更加模糊,不甘与痛苦中,他隔屁了。

    脚步声越来越响,三人披着风衣,踏着雨水,为首者手中提着一把冒着硝烟的燧发后装步枪。

    “啧啧。”,他吹吹冒烟的枪口,蹲下来用滚烫的枪口戳向倒在地上的人脸。

    溃烂与烧焦味弥漫而出,为首着非但没捂鼻子,反而用力的咻一咻,露出陶醉的表情。

    “香啊。”

    边上二位微微缩缩身体,有点冷,“我们把他杀不好吧,我们也是第一次干这些事,要是那些怪人抓咱咋办!”

    一只手掌呼在说话者的脸上,打肿了半边。

    “你能不能别说,我们便装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除掉这个该死的侦探,我已经找了怪人,他帮我们屏蔽此事。”

    “只要有侦探在,民众看我们就像无能的饭桶,凭什么这些泥腿子可以拥有聪明的头脑?可以蔑视我们的存在,我真是受够了这些人。”

    后面穿着破烂的便装警员也闭上了嘴巴。

    ……

    昏暗的天气下上大雨映照出一张阴沉的脸。

    几公里外,漆黑的小巷中,喝醉酒的黑帮成员勾肩搭背的走在一起。

    眼前的小巷仿佛永远也走不完似的,越走越长,越拉越长,身穿黑色兜帽的人倚靠在墙角。

    黑帮也喝醉了,从腰间揭开染血的尖刀,三人围上了这一位兜帽男子。

    满脸的络腮胡为首者上前踹了几脚,咒骂到。

    “小子你有没有钱?生命要紧,给了钱就可以滚,知道东区老爷子咋死的吗,知道精神小伙为啥被半夜抛尸吗?”

    隐藏在兜帽下的脸仿佛看不清,居然一句话都没回。

    络腮大叔心中怒火蹭蹭往上冒,“你没听到?装神弄鬼”。猛的揭开兜帽,一张刻着古怪花纹的脸映入眼帘!

    “什么鬼东西?”锋锐的尖刀猛然刺出。

    但一双手更快扼住了脖子,匕首仿佛刺在了钢铁上,发出叮当的脆响。

    咔嚓一声!脆响!络腮胡大叔头颅带着惧怕与惊愕悔意滚落于地,鲜血喷了两个小弟一脸,血和小雨掺杂,模糊二者视线。

    “卧槽啊。”

    身后的两名小弟瞳孔猛的收缩,拔出腰间的手枪就是砰砰两声。

    射偏了!二人有些懵圈。

    紧接着,二人感到剧痛传来,一双手击穿了身体腹部,二人激动中拼命捶打穿透身体的,那是连酒精都屏蔽不了的痛楚,绝望中的二人眼球在**。

    “啊,啊…,爸爸,爷爷。”

    眼前不断发黑,时断时续的思维也模糊溃散,心脏的频率骤然暂停…

    一双手臂从他们胸膛抽出,尸体沉重的滑落在地上。

    男子用双手再次为自己盖上兜帽。眼睛突然望向遥远的夜空,敏锐的听力与感知力隔着数千米仿佛感知到了什么。

    “快了,快了,还有一票哦…”

    “讨厌的鬣狗…,警察来了。”

    男人来到为首络腮胡头颅前,捡起地上的小刀,将头颅上的的脸皮割下来。

    念起诡异的咒语,诡异的文字扭曲如蚯蚓凝聚于脸皮上。

    男子将脸皮罩在脸上,咒语散发着莫名的力量,将头皮与自己的脸融合在一起。

    在不断增生的肉芽与血肉薄膜下不知道有多少层面皮,他好像有无数层面具。

    身影倏然消失!

    5月4日。

    绵绵的细雨淅淅沥沥,小雨从晚上一直下到早晨,早晨才停下来,雾气弥漫到整个城市。

    世界的一切仿佛抹上了一层薄纱,乌黑的阴云带来了阴郁与暗沉的氛围。

    衣装体面的人群打着雨伞在雨中穿行。一辆辆马车驶过,偶尔还能看到比较庞大蒸汽车在轨道上隆隆驶过。

    在这种被迷雾与潮湿中穿行除了能感觉到潮湿感,还能感觉到像仙境一样的浪漫。

    气氛在案发处直线崩坏,血腥弥漫。

    昨夜案发处,拉起封锁线,一位位骑警在巡逻。

    一群调查文职警察聚在一起,“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凶残的行为发生?”“有好多同事都吐了,亏着民众没看见,我都不敢进去了。”

    一位消瘦的私家侦探抵达现场。

    不过警察们并不欢迎他,因为凡有私家侦探的案件就更体现出警察的昏庸与无能,就像空气和饭桶一样。

    这是许多有名望的大侦探从不张扬不透露的原因,因为,出名后必然压制不住晚年不详。

    私家侦探的眼神也不善,阴蛰的脸盯这些警察,盯着这些人心里一阵发虚,昨天侦探有一位同志牺牲在错误的情报上。

    侦探天生卓越的头脑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苦于没有警察陷害的证据也就不了了之,但同伴的血不是白流的,“血债血偿。”

    下次,穷凶极恶的袭击地点可能就是警局了?

    至于地图是谁提供的?没有证据啊,总不能污蔑侦探吧,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