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二十六章 混入了矿区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小码头区东区。

    一间破旧木屋。

    久闭双眼的年轻人睁开他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深处倒映着夏尔的诡异笑容。

    “操,老子的通灵兽!老子的鸟儿,我的伙伴!”

    “别让我找到你,你这个该死的。”年轻人张开手指向虚空一抓。

    桌面上,油灯忽明忽灭。

    光怪陆离的画面闪过,呢喃声中画面定格,那是一位身穿古朴黑袍,面容模糊的存在,难以言喻的黑暗,斑驳尖头盔的虚影在其身后层层叠叠。

    “该死,这是什么?神秘体?神秘体都是高位存在,我惹上了传奇?甚至可能惹上了领主?”

    下一刻,幻影的眼神似乎活了过来。

    那个黑袍深邃的眼眸望向占卜的年轻人,空间在注视下层层裂解,裂隙向年轻人不断蔓延。

    年轻人的目光凝了凝,“惹不起,我还是躲得起的。”

    他双手向两边一拉,银白色首尾相连的虫茧虚影在背后蓦然浮现。

    指轻按,银光扩散,眼前空无一物,年轻人振翅,化为斑驳蝴蝶。

    “幸亏我跑的快。”

    “博德矿区有搞头,这么高端的战力都盯上了博得矿区。”

    …………

    与此同时,夏尔灵觉触动。

    眼前不知何时弥漫起层层雾气,古怪的吸引力让他好奇,双手学着红衣老者,向周围一拉。

    “芝麻开门,芝麻开门。”

    如今才知拉开光门的艰难,仅仅拉开,就消耗大半的灵性。

    粘稠的屏障被撕开,层层叠叠的光门为灵体而开。

    吸引他的是这广大世界一片残影,莫名的吸力,嗡!他和残影重合了,残影呆滞的目光因夏尔进入骤然亮起。

    若有若无的视线让灵体极度不适。

    夏尔集中注视,前方雾气迅速由模糊变透明,道路在眼前浮现。

    “什么鬼?”

    映入眼帘的是古旧的木屋,眼眸灿若星辰的年轻人,[他在窥视自己]

    “窥视老子?”夏尔中二的摆了个造型,“迪迦,变身!”

    斑驳锥体化为尖头盔,成型的一瞬,空间不断坍塌,甚至要摧毁对方。

    轰!

    对方的背后,蓦然浮现首尾相抱的银白虫茧,银光蔓延,那个小门关掉了,很显然,对方关掉了那种窥视,他怕自己。

    “就这?我造型都摆好了,你给我看这个?是男人不?”

    层层叠叠的灰雾褪去,远处狗吠声传来,墙角的夏尔静立,眼眸异常深邃。

    “那片广大的世界是什么?灵界?”

    “如果没记错瘟疫教廷力量核心是虫茧。”

    “又或者属于别的势力。”

    夏尔揉了揉额角。

    “在威尔港屠杀事件中,我曾看见军队用一种特殊设备扫描能量,由此推断矿区也一定拥有类似功能的器械,正常潜入很可能会被发现。”

    皱起眉头警惕的观察四周,找到一处阴暗角落遮住身体,迅速隐去身形。

    ……

    一位年轻人也在观察广场,忐忑的目光最终锁定博得招工处。

    他犹豫不决的眼神出卖了他在思考这份工作的优劣,眼神深处弥漫着绝望。

    最终他松开攥紧的手,一道道红白痕留在手心,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木桌。

    “混入矿区的人选!”

    夏尔打算恢复到自己的锥体形态,不断蔓延的精神撬动椎体花纹。

    层层叠叠斑驳尖头盔符文幻象浮现又猛的收缩,身躯缓缓化成一滩黑油,在光华中化成锥体。

    咦?

    银色手提箱化作的战甲融入花纹,但早已残破不堪,仿佛混进古怪的杂质。

    回想最后使用是在被巴克袭击,原以为它被巴克拿走,没想到融入在花纹里。

    ……

    中心广场,9点钟,天气晴。

    加里在酒馆里做过侍员,母亲生病了,布莱医生说能治好但需要钱。

    他请来医生已经让他身无分文,他没有钱去给母亲治病,绝望中变得浑浑噩噩。

    客人喝酒时无意谈论提及去博得矿区的路径。

    嬉笑的表情和对抚恤金的不屑一故却给了加里黑暗中的一盏灯,最终他辞别老板的好意提醒来到这里。

    他内心紧张不已,因为去过那里的人都没回来,但开始会发放一大袋金币,紧了紧拳头走向招工处。

    一处坚硬的物体让他身体平衡失控,努力稳住身体,一块黑色古朴锥体差点绊倒他。

    锥面刻画着繁复而古朴的花纹,花纹汇聚在尖顶,在阳光照射下耀耀生辉。

    “这是个好东西。”

    ……

    这里人少的可怜,老者看到走来的加里喜出望外的笑了。

    满脸的褶皱绽放出春光,“老板最近对招工人数很不满意,哈哈,又来人了。”

    随便问一些普通的问题后,草草让加里通过考核,仔细检查加里的衣服。

    古朴黑色锥体从口袋中被掏出的一刹那,老者眼神瞬间变得严肃与阴毒,手瞬间放在腰间。

    他单手打开木盒,把锥体放在盒里,掩饰视觉后划开灵力屏障,仔细观察盒子状态,几分钟后,老者长吁一口气,把锥体还给加里。

    从柜台抽出大约500金榜。加里将钱币放进信封寄回家去,老者笑笑不说话。

    夏尔明白盒子里的凶险,灵力乱流足以掀起超凡道具的防御机制,但这种测试方法对高阶奇物不一定有效。

    ……

    老者带着加里来到一座仓库,仓库里大约有十几个人,瞳孔都闪过一丝畏惧。

    十几个人登上一辆的马车,略显拥挤,穿过繁华的码头区,一路的颠簸驱散困倦。

    望向窗外,像是与这座城市道别,帘外的荒山与树林层层叠叠。

    他们来到矿区大门口,黑铁大门与水泥高墙映入眼帘,黑洞洞的枪口指来,夹杂着幽深的炮口。

    士兵们拿着盒子依次检测每个人,盒子只在接触到老人时发出迷蒙光亮。

    士兵们松口气,放下紧绷的精神,拍拍胸口,在咯吱的齿轮声中,大门敞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辞凤阙〕〔赐我狂恋〕〔我在三国收义子〕〔开局截胡五虎上将〕〔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开局考了个省状元〕〔刚打通惊悚烈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