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高手之影子代〕〔雪淞散文随笔集〕〔穿到六零当姑奶奶〕〔7号基地〕〔重生九零小辣椒〕〔史上最强太子爷梁〕〔临仙诀〕〔我怎么还活着?〕〔从走路开始修炼〕〔妃常难驯:魔帝要〕〔青莲之巅〕〔重生飞扬年代〕〔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三十章 高位侵蚀.凡人不能承受神恩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最深处是一块一块红色的矿石,美轮美奂镶嵌在地与墙上,不知延伸多远。

    队长不由分说指挥大家抡起矿镐,背后,几位士兵持枪荷弹。

    一位矿工抓起矿石,强烈的生命能量激发了他体内未知的血脉,高位在侵蚀他的一切!肉体,还有灵魂!

    狂暴的力量撕开防护服,矿工的身躯瞬间炸开,皮肤上增生出肉瘤,几条畸变触手霎那间钻出,在空中乱舞。

    他瞬间变成了怪物,增生下犹如裁缝不断拼接起来的怪物!恶心的粘液滴落于地。

    在加里的角度,那个矿工的样貌开始扭曲。关节与手臂上增生肉瘤与脓包。

    那是精神上的污染!

    “射!”早有准备的士兵们扣响扳机。

    砰!

    那是漆黑里唯一的亮光,子弹划过长长的甬道,带着搅动空气的贯穿力,一击爆开怪物的头颅。

    污染骤然暂停了一下,“准备疏散,快一点啊。”其他矿工惊恐的四散。

    怪物没有向周围的群众进行屠杀,反而转身向矿石冲锋。

    越靠近矿石,怪物的身躯就恢复的越迅速,增生的肉芽与不断拼接的骨骼不断攀升,预示着它即将痊愈!

    “又是这种拥有一些隐性超凡特性的人,他们来错了地方!”

    “这个蠢货应该去找超凡组织,而不是在这种高侵蚀度环境里寻找未来。”

    “死!”队长无情的举起了他手中极大口径的左轮。

    澎湃的动能扭曲气浪,预告死亡的丧钟响起,发出尖锐的爆鸣声。

    人群慌乱的步伐向四面八方散开,源于未知的恐惧与惊慌刺激着每一个人脆弱的心脏。

    子弹呼啸着再次爆开怪物的头颅,淡黄与墨绿色的脓血淅淅沥沥地爆开,撒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本该致死的力量在怪物身上却毫无用处。远超凡人的生命力不断攀升。

    本该在远古传说中神话事件,真实的发生在每一个人眼前,刺激着人们的认知。

    怪物说出恐怖诡异的语言,雷鸣般的回声震击着每一个人的耳膜。

    甚至夏尔延伸的意志在矿石影响下急促燃烧。

    燃烧一切的灼热感与灵体畸变催促他将意识收回椎体,在怪物恐怖的生命等级压制下凝聚意志。

    夏尔变成了的椎体!趁着这个时候从加里身上掉落,滚到了石头缝隙。

    他自由了,也混进来了。

    甬道上方的土块淅淅沥沥的掉落,矿洞在的震荡,一盏盏煤油灯被气浪扑灭。

    怪物终于扑向火红色的矿石。

    无尽的红白光晕从怪物身体的各个器官冒出,从眼睛,从嘴巴,从耳朵。

    凄惨的叫声与晦涩难懂的语言,再次充斥着每一个人的耳膜,不少人都陷入了瘫软,有几个人的身体瞬间炸开,化成了灰烬。

    怪物和他们一样,如同通红的火炬,那属于柴薪的燃烧,扭曲变形的关节不断融化,臃肿的身体在烈焰下缩小,化为灰烬。

    它死了!

    凡是看见这一幕的人都大口呕吐。

    加里的声音里带着惊恐,颤抖的手抓向队长。

    “那是什么?”

    “那是不可理解,不可直视者,是神的侵蚀。”

    “算了,你也不理解,这种程度…”,一边玩去。

    空气中弥漫着腥臭的浓稠血腥与油脂燃烧的怪味。

    队长带着大家捡起掉落于地的矿石是向外走去。

    队长有些落寞,“哎,开工第一天就出事,工作又得推迟”

    恐怖的气浪吹灭了一些可见的光源,似乎整个世界到都失去光芒。

    大家走在死寂漆黑的甬道内,不时吹过的微风带起思绪回忆起怪物嘶哄的叫声。

    队长手中的光源指引黑暗中的方向。大家默默在心中祈求光明,矿工的精神都受到不同程度刺激,再想下矿就需要一定的心理开导了。

    走到平台上老者和士兵接头,不少人放下背篓瘫倒在地上。

    老者阴蛰的面孔扫视众人。

    带着似笑非笑的嘴角,扬起了手中的左轮。

    “砰!”

    橘黄色的火焰再次填满大家的视角。

    轰鸣声在矿洞内响彻,子弹带着庞大的动能在一人体内引爆。

    周围的士兵用大口径的散弹枪(那个年代早期的)持续轰击,破碎的弹丸在体内疾驰,将那个人的身躯打成一滩一滩碎肉。

    “又一个混进来的,还妄图想用自己的超凡力量压住高位侵蚀,可笑。”

    “你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有我这一关检查。”

    黑色的枪口抵在卧底不断抽搐的心脏处,子弹如同长剑在轰鸣声中贯穿他的心脏。

    倒地的卧底狰狞的身躯带起狂暴的力量,做着最后困兽之斗的挣扎。

    被击中的人在各异力量的冲突下,枪击无疑击破最脆弱的一环,反噬下身躯冒出无尽的红白光晕,无数的火焰将畸变的肉体包裹,化为灰烬。

    他也死了!

    …………

    办公室内二人静坐。

    中年人指了指桌子上的灯盏,望向苍白的火焰。“我觉得整个城市散发着不详,心里压着总有事情发生。”

    “不会有事的,这里离城区那么远。”

    老者瞳孔深处倒映着苍白的火焰,深处弥漫着悲痛。

    ”命运如此炽热,我无力承载。”

    浑浊而又灰蓝的眼眸闭上,流下几滴泪水。

    老者摇摇头,睁开眼睛,嘴角咧开难看的笑容。

    “你在窥视我的记忆。”

    中年人也咧开嘴,“不不不,我只是用超凡唤起你的隐藏记忆。”

    “你就这么对待你的盟友,哈哈哈”,略有讽刺意味的笑声传来。

    中年人摊开双手,“希望你能理解我,因为我们曾经被盟友骗过。”

    老者略有扭曲的声音从喉咙传出,“对于我这种巫师,我不会追求过去,也不要过去未来,早已习惯被怀疑和流浪。”

    中年人打断对话,“但我们有共同利益,可以继续合作,不是吗?”

    二人对视一眼,继续吞云吐雾。

    一切的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人如何在这个大时代活下去。

    望着苍白的火焰,二人的思绪回到了遥远的过去,重温那久远的回忆。

    中年人咏唱起奇异的歌谣。“红日降世,万恶净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家有绝色小姨〕〔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在异世界白手起家〕〔华娱:从古偶顶流〕〔江湖最后一个老千〕〔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