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来治治他〕〔这个前锋不正经〕〔美艳总裁爱上我〕〔捡漏:我觉醒了黄〕〔重返1987当首富〕〔至尊小神医〕〔龙背上的训练家〕〔废土之我是神级御〕〔无敌仙医混都市〕〔诸天纵横之渣渣的〕〔海贼之法则大剑豪〕〔三国:一纸婚书,〕〔新宋〕〔神话三国:我的词〕〔破废成才〕〔姜先生的团宠小嗲〕〔重生年代:胖厨娘〕〔末世狩魔人〕〔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民调局异闻录之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三十七章 往生命运之河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警局的地下室是厚厚的石壁,还有秘银制的桌子,是否偷工减料这就另说了,夏尔看着这桌子有问题,灵性光点厚度不均。

    按着书上所记载的方法,谨慎的在桌上排列出相应灵性序块。

    为要得到高位辅助的占卜。

    思考良久。

    目前认识神灵只有陌客。

    根据手册记载,一次占卜仪式只能乞求一个神灵,有的还有次数限制,只能占卜一次。

    脑海中回想起陌客的词条,不经意间组成单词,以自身灵性代替熏香。

    灵锁向四周蔓延,锚定灵界,“我,以我的名义召唤,众生命运编织者,诸生命运之钥,往生命运之河,在茫茫星海,命运天平下,乞求您的占卜。”

    “我祈求死寂的力量。”

    “我祈求命运的力量。”

    浓稠的灵性让声音变的嘶哑,“我祈求…”

    “命运!”

    声音与灵性在地下室反复响彻与燃烧。

    绚丽的光辉充斥着一切四周,纽带侵染上各色光带,身躯越升越高,空间在叠加置换,仿佛叠加进未知。

    光带中升起一轮朝阳!

    朝阳中间,夏尔杂念纷涌。

    绚烂涌起的暴风中,朝阳暴露出原本面目,那是恢宏的王座,古旧的王座上布满刻痕,虚幻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有的宏大,有的窃窃私语,道道黑色漩涡漂浮在奇异的空间。

    夏尔璀璨的瞳孔在收缩,这才是金手指!

    命运编织者,诸生命运之钥,这是陌客分离出的权柄,又或者是锥体。

    椎体化作斑驳头盔,深深打上夏尔的烙印。

    词条也刺入脑海,“命运。”

    空间在涌动,序块排列成各种形状,光带最终显露出一道怪异长河。

    无限无尽,无法理解。

    浩浩荡荡,奔涌翻腾。

    若繁星的光点构成根基。

    无与伦比的炽热,哪怕王座也渺小如极致的尘埃。

    无声又有声,澎湃又怪异。

    宛若贯彻古今的长河,仿佛潜藏无尽悲哀之地,仿若最初起始,又仿佛世界终末,这就是往生命运之河。

    意识在王座上疯狂的燃烧,无数杂乱念头升起。

    倏然,一道白的至极的身影在长河中踏出,至白之轮悬于背后。

    不可言喻的声音在耳旁轻喃。

    “是死亡?”

    虚空中冉冉升起的白轮仿若令时空为之一颤。

    纯白,也就是祂站在那里,在河流的冲刷下,依然无法改变祂的沧桑与古老。

    祂就静静地站在那里,在观望,在判断。

    “不,你不是…”

    倏然。

    祂的身影变淡,祂走了。

    夏尔的灵性消耗殆尽。

    层层的下坠感再次传来,地下室勾勒出夏尔的剪影,从素描变成真人。

    站在地下室,他满是疑惑,“纯白?椎体是陌客分离出的权柄吗?”

    “那片世界是轮回?又或者是真灵海?”

    “至白之轮又是谁?”

    “真相越发迷蒙。”

    收回思绪。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钢铁般的铁门被蒸汽拉开,警察看着拉开的地下室闪过一丝畏惧。

    递过一张案例薄,“警督说远帆案牵扯大,把案件转交给您,这是警队调集令。”

    此处省略啊,自己脑补喂。

    夏尔有些懵圈,他还看过警督资料,知道警督是个大农场主,也知道这个年代的大农场主土地多但现金不多,没想到这么缺qian。(注:)

    脑海中闪过资料,远帆集团是救济会和沙文联合控股的商会,号称掌握蒸汽机第二代核心技术。

    夏尔头脑上满是黑线,他最知道远帆集团是个什么玩意。

    刚才丧钟还派人来了,说的天花乱坠。

    就是个先收钱后研发的pibao公司,顶多在第一代蒸汽机上加以改进,绝不可能有第二代技术。

    这事连警督都不知道,说明特别行动处的地位远高于世俗警督。

    超凡高于现实,有高就有不平等,有不平等就有隐患,还是别告诉警督真相了。

    走出地下室,已有4位警员在大厅集合,有着相比普通警员更精致结实的警服与胸口勋章。

    进出的警员却没有丝毫的羡慕,都是戏谑与惋惜甚至小声谈论。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四人的脸孔有些不自然,有些忐忑,肌肉反应弧明显受过特殊训练。

    意志扫过转轮中镶嵌的花纹子弹,超凡子弹?只是灵能微弱。

    颠簸的马车上夏尔拉开窗帘,一闪而逝的气息引起源于残魂的恐惧,心底倏的浮现出什么,细细思考,却什么都记不清。

    心念电转,缓慢合拢车帘,装作若无其事。

    气息勾起尘封的记忆。

    心中杂念纷呈,“原主夏尔.科特为什么会死?手臂上的六芒星谁印上去的?”

    ……

    “先去洛克侦探所”,一阵疾驰后,马车稳稳停在侦探所前。

    和门前记录的洛克助手点头示意,直接走到洛克桌边。

    消瘦的侦探不断翻桌面上的书籍。

    那是一本《秩序法则》,大意是人需要秩序的铁蒺与规则。

    将疯狂关于笼内,理智绽放于外,静待罪恶之火燃尽,署名_秩序教团。

    这教义一看就是小教团,这话说出去,得遭超凡者群殴。

    眼神扫过装饰一般的房屋,目光投向窗外,脑海中不断勾勒出地段位置。

    灰色和米奇色各种4层房屋尖顶将火红的太阳拉长扭曲。

    “这地界怎么来的?”

    “一个商人赠送的,我帮他追回财产,他就把这里赠给我,这里地段很好,距离车站近”。

    祥和的金色云层高挂天穹。

    “有个案件需要你帮忙,我推理能力不强,如果用超凡就违背神秘规则”。

    毕竟超凡归超凡,凯撒归凯撒。

    世界有罪,如果超凡者最简单的占卜对凡人来说是极大的不公。

    洛克一脸意外。

    目光扫视过车帘,脑海中排列出喘气声和光影折射,“你带四个警员”?

    “是的,就凭你这推理,我就放心了。”

    洛克在那乱七八糟的壁炉旁找到木箱子,抽出一把古朴的燧发火枪。

    暗金色的纹路聚焦于前端,夏尔有些意外的看着火铳,灵辉下居然有超凡因素。

    “这是我父亲的,一直让我保管,直到那天你揭开暗世界我才想起他。”

    夏尔望着那夸张至极的口径,哪个科学疯子弄出来的?

    “我试过了,这一天只能发射一次。”

    将适量的药纸包填入,塞上铅弹,用木杆挤压。

    洛克笑了笑,“我做了一个梦,隐于黑暗,侍奉未来,老来退休,在小镇的摇椅上回忆峥嵘岁月。”

    夏尔尴尬的陪着笑,心中思绪万千。

    “在这疯狂的世界中,有能延长寿命博得矿石,就有人疯狂。”

    “暗世界更惧怕死亡,疯狂下会放弃底线。”

    ……

    洛克打开繁复的锁具,拿出便装。

    一块铭牌掉出,诡异的铭牌却让夏尔手脚冰凉。

    小声凑到洛克耳边,“源亚!你父亲是源亚审判团!”

    注1:农场主现金不多啊,地特别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