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三十九章 演员死因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一抹黑影带着晶莹消失在眼角余光,重物落地声穿透城堡,进入每个人的耳中。

    所有人的脸色一变再变,警察们呆呆地看着坠楼而死的弗拉。

    像被掐住了脖子般不知所措,颤颤巍巍的指向尸体,语无伦次!

    侦探愤怒的一拳砸在墙壁上,哪怕是翻露狰狞的伤口与露白的手骨也在所不惜。

    “为什么?”

    ……

    一道淡漠的声音传来。

    “因为众生没有名字,没有样子,唯有深渊与终末永恒。”

    弗拉站立之处,一道隐于兜袍下的身影倏然闪现。

    四位警员持枪瞄准,但没开枪,因为,开枪必死!

    这是从同事那知道的!

    和超凡者能讲大道理就别动手!

    夏尔紧紧手指。

    “依旧是源于残魂的畏惧,原来是他!”

    模糊的面孔映入七人瞳孔,细语在耳中轻声呢喃。

    “为什么不归向深渊呢?”

    仅仅是细语,带着蛊惑,令人不寒而栗。

    他挂起莫名的笑意,身躯倏然散开。

    ……

    莱特的脸变得极为难堪,微微颤抖着翻开金色怀表的表盖,时间仿若被按下暂停键。

    红色光辉融入四周,肉眼不可见到淡红波纹道道扩散。

    夏尔身上,洛克枪支,四位警员绽放起耀眼的光辉,那是无比璀璨的灵辉。

    猩红灵性编织成暗网一遍遍扫描,莱特的脸上挤出了道道皱纹,心有余悸,“他走了。”

    警察们抬起尸体,远行而去,事情大发了!

    远帆案充满疑团,明明很正常,万一是预谋的心灵诱导,可人轻轻一句话,就能把人推向深渊,就算没有超凡力量的地球也能通过教唆间接控制内心!

    ………………

    在颠簸的马车上,大家都比较沉默。

    洛克有些失神,凶手不但包括莱特,还有夏尔与洛克的妥协!

    倏然,洛克眼中再度充满锋锐,“有什么方法可以消除超凡力量根源?”

    夏尔没听过这样的方法,摇摇头。

    一位警员拉上车帘,“我执行过一次任务,凯莉小姐有剥夺暗世界生存环境的力量,嗯,她是这么跟我说的。”

    这句话倏然闪现在夏尔脑海中,“根源道路,总督府那种禁灵环境?”

    “如果根源代表超凡,道路特征无非有两种,驱逐灵性或吸引灵性降临。”

    金币扭曲着翻滚着滚落于马车地板底部,“有干扰?”

    捡起金币加大灵性输入,再次抛飞。

    这次正面稳稳落入手心。

    “果然!”

    ………………

    马车将侦探送回侦探所,侦探心不在焉的走下车,仿佛失掉魂魄,车走大路转到警察局。

    日暮下若有若无的阴云平添心中阴郁。

    各队员依次归位。

    地下室最近新添了一个床位,因为夏尔以后就在这里睡觉,好苦逼,不过在这睡也很安全。

    排列出相关灵性序块!

    “我以我的名义召唤,众生命运编织者,诸生命运之钥,往生命运之河,在茫茫星海,命运天平下,吾静候您的降临。”

    熟悉的感觉再度传来。

    绚烂的光芒填满视野,未知置换感传来,四周依然是层层光带。

    夏尔坐在古朴斑驳的王座上抚摸着诡异的刻痕。

    夏尔眉头皱起。

    窃窃私语在虚空中响彻又平寂,一道道黑色的漩涡,以及漩涡下无穷无尽延向远方的长河,星芒闪耀。

    坐在王座上,收拢杂念。

    残魂畏惧恐惧行者!

    默念七声。

    “恐惧行者和我的交集!”

    画面一转,光带摊开,露出模糊的景色。

    扭曲的景象中沸腾的杀意在翻涌,夏尔皱起眉头,“敌人吗?”

    光带再度弥漫,闪现出骇人的场景。

    那是无法形容的地方,如果非要形容,就是废墟,世界的废墟。

    一道道墨绿的闪电劈下,墨绿火焰中隐藏着未知的怪物。

    黑暗阴森且诡异狂乱的世界,无法用言语形容。

    在黑暗中有无数强大怪异在盘踞,引起占卜的阵阵扭曲。

    这里也有天体,却是晦暗,似乎被什么遮盖。

    混乱狂暴是这唯一的主题,扭曲的触手在这里狂舞。

    一只巨型生物狂奔而来,长着无数獠牙,体表颤动着无数眼睛。

    向一处未知之地冲去,古怪的波纹在这里扩散,疯长,拔高。

    地面满是虫子和蝎子,蜈蚣……。

    无数墨绿色的粘液缠着未知的怪物,扭曲凝聚成一个个怪异的人影。

    夏尔精神一震,因为这正是恐惧行者的波动。

    墨绿色的光芒中画面再次闪烁,漆黑的藤蔓上浮现一张张扭曲的人脸。

    诡异的血肉赫然包裹着一座城堡!漆黑无光的外表下隔开层层触手。

    它矗立在荒芜中,怪异的光晕在城堡折射出道道诡影。

    视觉继续深入,幽深晦暗的地下室一双幽深繁复的瞳孔亮起,阴冷无情的脸上邪恶古怪的笑容一闪而逝。

    古怪的墨绿色火焰升腾而起,“以恐惧与罪恶为剑,诠释末日与毁灭的迪奥修斯,唯一的深渊主宰!”

    “吾献上该有的祭品,求降下诅咒”,狂暴的力量降下,瞬间扭曲夏尔的视野,面前无比扭曲模糊。

    “那里是深渊吗?”

    下一幕再度闪现,蔚蓝幽深的大海上,星条旗与蒸汽机在呼啸。

    这是一座挤满褐色军服的运兵船。

    印满奇异花纹钢板的房间布满爪痕与火烧痕,昏黄的煤油灯,以及怪异的熏香。

    桌面上是繁复的锥体与泛黄的纸张。

    “我祈求死寂!”

    “我祈求命运!”

    “我祈求……命运!”

    跨越而来的墨绿色光晕击碎灵魂。

    身躯瞬间瘫软在地板上,视野再度被扭曲!

    看向莫名的场景,残魂却激起无尽的寒意!

    …………

    灵性即将耗尽,最后一个占卜,“黑手会成员今日有去红胡子街122号。”

    灵性金币抛飞,稳稳落入手心,正面!

    “样貌?”

    光带翻涌,露出一道消瘦的身影,以及一张熟悉的脸庞。

    一张女性脸庞!

    灵性经过多次占卜早已枯竭,层层叠叠的声音褪去。

    烛火摇曳,地下室内的夏尔稳住身躯,缓解酸楚感与疲惫。

    “所有与高位存在相关的占卜都会被扭曲?恐惧行者为什么不占卜?是不屑于,还是忘记?至少原身死因清晰了,死于诅咒。”

    “船上的窥视感是什么,物品,还是人?”

    命运仿若恶作剧般,一层真相下还有一层,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乡村男支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