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后,我和夫君〕〔狂妃嫁到,帝尊请〕〔六本木艺能之神〕〔怀旧时代〕〔恶龙:从吻醒公主开〕〔至尊邪圣〕〔龙凤双宝神医娘亲〕〔全民修仙:网恋女〕〔斗罗:以酒入道〕〔斗罗:授徒万倍返还〕〔神医嫡女飒爆了〕〔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斗罗:开局密室拯〕〔铠甲:帝皇侠身份〕〔重生1976〕〔神瞳狂医〕〔御兽世家的崛起〕〔美娱1992〕〔我乃捉鬼大师〕〔山狼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四十二章 命运的五面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阿芙拉手指微微颤抖。

    “你别冲动,安妮……被安排进战地队伍。”

    夏尔眼睛瞪大,急转的思维瞬间带起残余的记忆“我还有个……,头都要炸了!”

    “巴克呢?”

    “巴克有两天没跟我们联系!”

    “我占卜过,他死了!”

    瞳孔睁大!大脑瞬间被恐惧占据,手指有些颤抖。

    “怎么可能?死了!”

    回想起最后一次看见他,“首领给他秘钥了吗?”

    “没有。”

    “真的假的?”

    阵阵眩晕与疼痛回荡在脑海,古怪的身躯留下……汗滴。

    “怎么可能?冷静!冷静!冷静!谁给他的秘钥?”

    “为什么?”

    “还有谁隐藏在暗中?”

    身世犹如乱麻,这一切仿佛都是巨大的漩涡。

    将阵阵迷雾剥开,依然是一层接一层。

    有些失神的回到警局,在这样诡异的世界里,他需要自保。

    地下室内,排列好相应灵性序块,“众生命运编织者,诸生命运之钥,往生命运之河……。”

    身体再度来到层层叠叠的光带上,凝视着旋转的黑色漩涡,再看向高居天穹的漏斗印记,心中越发紧迫。

    红胡子街122号灰袍牧师曾说过道路重构。

    “道路重构,低阶超凡无非是侵染。”

    “有足够的神秘源头,足以完成道路改换。”

    夏尔知道他不能犹豫,至少在同一道路上上位对下位的掌控是无疑的。

    他虽然没有跳出棋盘的能力,但却有改写命运的机会。

    如今潜藏椎体中的陌客被金色人影逼出,椎体暂归夏尔掌管。

    拥有光带空间链接权限的他依然有所顾忌,如果陌客归来,他将再次失去掌控权,既然如此,哪怕跌落灵界也要改换道路。

    心中泛起涟漪,久久不能平静,他经历过冥土权杖的同化。

    清楚的记得那种将记忆洗成白纸,仅剩本能的力量!

    如今只有断开与陌客的链接,才能迎接新生,夏尔平静地跃入斑驳明亮的长河。

    长河泛起点点波澜,再度平静。

    刺痛倏然而至,身躯一瞬间被刷掉,就像泥菩萨过江般化为灰烬。

    眼前无数道幻影闪过,仿佛梦幻般视觉逐渐侵染上红光。

    仿若真实的触感与无尽的酸痛撕裂夹杂在一起。

    ……

    怪异的记忆让夏尔仿若发疯。

    ……

    幻影中土地被毫无理由地夺去,一位苍老的身躯在反抗的瞬间被一脚踹翻。

    在剩余的几年内,老人没有价值……,颠簸流离,在城市里,在桥洞下,在废弃的房间内做着最后的周旋。

    食物的隐患让他患上疾病,每天早起都被剧烈的疼痛刮过,越发衰老,越发衰竭。

    ……

    如今再次被找上门,因为条款规定对受过圈地伤害的人赔偿。

    当年的人居然找到他!仅为免去300镑的赔偿,他被打断腿,在这里迎接生命的终末。

    两位恶徒用一条鲜活生命换来雇主的两根羊腿。

    瘦骨嶙峋满是伤痕的腿早已断裂,眼眸发散且灰暗,他活不长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明悟了。

    “在所有人自顾不暇的时代,我愿我命净化世间罪恶,我愿牺牲,只为世间充满正义。”

    一滴金色泪滴滴落,他闭上空洞发散的瞳孔。

    灵魂蜕变成超凡,他解脱了。

    “世间疾苦,谁来承受?”

    “至高已数算你的年日,到此完毕!”

    “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

    “你的命格将分裂,归于你曾伤害的人!”

    金色泪滴融入夏尔身躯,绽放出无尽金光。

    无可衡量的天平发出宣判,灵躯隐隐亮起天平虚影,祂代表审判,名号命运法官!

    ……

    场景倏然闪现,老人迈着年迈的步伐,身披破旧外衣,略微干瘦的手紧握着面包,流下喜悦而浑浊的泪水,“我好久没吃饭了。”

    吞咽着面包,倏然胸口无比沉闷,“心脏好痛”,那是急促的抽搐,捂住心口缓解抽痛。

    “好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就一下”,脑海愈发模糊,他看见诸多幻影,仿佛预知到死亡,(我掉河里过,濒死的确有幻影)。

    双眼合拢,心脏骤停,身躯无力的倒下,啃到一半的面包滚落一旁,粘上少许灰烬。

    ……

    小男孩赤脚奔跑在雪地上,来到破旧的木板屋前。“妈妈,我拿到了救济面包”,“妈妈,你快醒醒”,尸体纹丝不动。

    小男孩呆立在原地,心中好像什么走了,倏然泪如雨下。

    ……

    寒冷的天与刺骨的雪仿若吞噬生命,她擦起一根火柴。

    在火光中仿若看见圣诞树上的烛光,那烛光越升越高,成为天上的闪烁星辰。

    她坐在墙角静静的微笑着。

    清晨,太阳照耀尸体,她依旧静坐,手中捏着一把烧尽的火柴,嘴角挂起微笑。

    金色的三滴泪汇聚成黑色镰刀,代表死亡烙印在灵躯,引渡死者,代号命运摆渡人!

    ……

    光带翻涌,场景再现,那是羚羊,为跳过峡谷,两只羊齐跃,一只为底,一只踩在另只背上,二连跳,撑起羊群最后的希望,底羊虽掉下悬崖,却成为一道光(摘自藏羚羊)。

    已经越过的羊滴下金色眼泪。

    下一幕摊开,狭窄的谷口前,老骑士面容有些沉重,挂着一丝愁苦。

    这或许是最后一次篝火,弱肉强食的蛮荒年代,能不能活到明天都是未知。

    “我们还有希望吗?”低沉的声音传来。骑士越过篝火仿佛看见外面层层叠叠的怪异。

    年轻的骑士眼中满是泪水,“都死了。”

    老骑士苍老的手拍拍年轻人,“今夜,你们藏于地下,向下挖,越深越好!我去做最后的了结!”

    夜色下,夜越发深了,所有人进入地底了,老骑士一人坐在篝火旁,火光越发暗淡。

    他静静地看着篝火,低下头颅。

    抚摸着长剑,“害怕吗?”火光在剑面摇曳,拖起光斑。

    长剑仿佛拥有生命,不断嗡鸣,绽放出更为锐利的光!

    “但是我怕,但依然要面对,因为畏惧不能消除困难,畏惧,也无法带来希望。”

    火焰即将熄灭的一瞬,他踏出坚定的步伐,提起长剑!

    “我为光,当划过天际,照亮死寂!”

    那一夜,银光大盛!长剑崩裂,血溅长空。

    他死了,却保留了人族的火种!

    同一时刻,地下深处,骑士留下金色泪滴。

    “勇敢,在黑暗笼罩的世界,在无数人族战死的沙场中,你是光,请赐予我改变世界的力量!”

    光带翻涌,金色的长剑虚影烙印在灵体,代表勇敢,代号命运之光!

    ……

    第四幕,他提着灯,为要照亮黑暗中迷茫的人。

    年轻人道,“命运没有辉煌和光明,只有灰暗,难道注定如此吗?”

    他依旧迷茫,“您说真的有命运吗?”

    夏尔蓦然到:“有的。”

    “但我的命运在哪里?难道我的命运就是灰暗吗?”年轻人问。

    夏尔伸出手,慢慢地握起来,握得紧紧的。

    “你看我的手,你说命运在哪里?”

    年轻人略有所悟,“在手里!”

    向前踏出一步。“那前进的道路在哪里呢?”他睁大眼睛,“道路在脚下!”

    青年倏然明悟,流下金色的泪滴。

    “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绝不让命运使我屈服!”

    一条锁链展开,代表命运与智慧,烙印至灵体,代号命运旅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