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后,我和夫君〕〔狂妃嫁到,帝尊请〕〔六本木艺能之神〕〔怀旧时代〕〔恶龙:从吻醒公主开〕〔至尊邪圣〕〔龙凤双宝神医娘亲〕〔全民修仙:网恋女〕〔斗罗:以酒入道〕〔斗罗:授徒万倍返还〕〔神医嫡女飒爆了〕〔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斗罗:开局密室拯〕〔铠甲:帝皇侠身份〕〔重生1976〕〔神瞳狂医〕〔御兽世家的崛起〕〔美娱1992〕〔我乃捉鬼大师〕〔山狼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四十六章 第二和第五块筹码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跪在地上的洛克爆起一层气浪,将书本吹得东倒西歪。

    橘黄色的油灯下,洛克抬起双手,“黑巫师,正巫师道路有问题?”

    “他说根源是活的,根源是什么?阴暗面才能拯救未来?”

    他抚摸着心脏,那是黑巫师之心,暗影与腐化,丝丝缕缕黑色旋风在指尖缭绕,那是绚丽的黑光。

    ………………

    这里是洛克侦探所。

    普通和中产阶级的克尔区,该区有一条横跨城市的铁路,轰隆隆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可知的预感!

    洛克迅速抓起火铳指向门口,那里是朦胧的银光,戴着银色面具的黑装男人出现在那里。

    乳白色的骸骨被压缩极小,银色方块拼接在面具上,形成机械美感。

    “阁下是谁?是你指使助手?”

    有些淡漠的声音传入耳中,“我只是抓住他一点把柄。”

    银面代表窥秘,在他眼中世界万物莫不像机器上的齿轮,只要找到规律,就能操控万物。

    “夜色是最美的戏剧,不对吗?”

    银面目光扫过化成灰的秩序法典,“你的一切都在我安排的剧本上。”

    “你错了,我的剧本不需要你安排!”

    手铳巨大的轰鸣声响起,轰偏了,脚下的木板不断坍塌!

    手铳上移,反而崩碎桌面油灯,火!四间房间尽是火的海洋!

    “剧本还是掌握在我手里”,看向狼狈不堪的洛克,露出冷笑。

    从坑中跃出的洛克依然,“腐化”,时刻注意着脚下,闪转腾挪。

    诡异一笑的银面单脚踏出,翘起的木板瞬间顶住洛克的脚,洛克身体直接砸向地面,一脸糊在粗糙的地板上。

    碎牙与血溅满墙壁,手指由于支撑地面全部骨折,尽是扭曲外翻的白骨。

    挥手拨开飞向他的血滴,“剧本结束了。 ”

    放慢脚步走到洛克前,一拳轰击在脖颈上,击断神经!

    单手拎起,丢在大街上,捡起地板上的手铳,在杂物堆翻出铭牌,“有意思,第二个砝码齐了,源亚审判团吗?一个消失了三十年的组织,又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油火溅满房屋,到处都是火光,“剧本谢幕了”迈着轻快的脚步消失在夜幕中。

    ………………

    清晨。

    夏尔起床走出地下室,洗漱后吃过早饭,略微沉凝,“找出父亲锥体真相,提防巴克,找军火,至于见什么丧钟和黑手会首领先放一边。”

    再次回到地下室,看着劣质的秘银桌子,深吸口气。

    “众生命运编织者,诸生命运之钥,往生命运之河,在茫茫星海,命运天平下,乞求您的占卜。”

    声音与灵性在地下室反复响彻与燃烧,绚丽光辉充斥着一切四周。

    纽带侵染上各色光带,身躯仿佛在升高,空间在叠加置换。

    古旧的王座上布满刻痕,一道道黑色漩涡漂浮在奇异的空间,空间在涌动,序块排列成各种形状,光带成为怪异长河。

    它无限无尽,无法理解,散播着肆意的波澜。

    浩浩荡荡奔涌,无数若繁星的光点构成根基。

    坐在王座上的夏尔默念七声。

    “ 父亲的死因。”

    光带摊开,露出模糊景色,一位中年人倒在地上,浑身渗血。

    性命仿佛被压断的芦苇,生命之火随时会熄灭,胸口插着一把战斧。

    年轻人在面前蹲下,拍拍中年人脸颊,“没想到村内还有超凡者,有意思。”

    “没办法,矿产老板是一定要拿到手的。”

    拎起战斧,模糊被害者面孔,随意丢进出一处山洞。

    在一片卡顿声中画面……到此为止。

    王座上的夏尔眼眸异常深邃,默念七声,“发现椎体的过程。”

    光带摊开,有些阴暗的小屋内水晶球发出迷蒙的光。

    “阿芙拉?果然,她帮我占卜的。”

    画面中少年得到答案,放下几枚金币,道谢离开。

    案发地。

    少年呆愣着看着一滩滩碎肉,一滴滴晶莹随风而落。

    用铁铲挖好坑,将父亲放入,一颗古朴的锥体滚落,发出迷蒙的光。

    ………

    “矿业公司兼并有超凡背景,那么父亲死就很正常了。”

    灵性消耗殆尽,层层叠叠的下坠和叠加感传来。

    …………

    稳住身形,夏尔走上街头,今天有报童在街上卖报。

    报纸是人对社会变动和社会分工的信息需求,特别是城市的发展给报纸创造条件。

    还有关键点就是,报纸上满是工业和资本主义广告。

    只是今天的报纸有些雷人,“金牌大侦探洛克被袭击,侦探所被焚毁,助手不知去向,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知情专家为您爆料。”

    阳光有些刺眼,夏尔皱起眉头,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难道是铭牌,等等,助手”,思维瞬间贯通。

    瞳孔倏然收缩,“那也把我扯进去了。”

    随便叫一辆马车,付出金币,密密匝匝的马蹄响起。

    ……

    与此同时,小码头区。

    耀眼的阳光下,一位骑警长看着洛克侦探遇袭的报纸露出冷笑,如果仔细辨认,可以看出他就是那位害死侦探的警长(第24章曾出现)。

    报纸边缘记载着哈斯剧院弗拉的自杀消息。

    穿着朴素的小男孩悄无声息的靠近,一把抓走精致马刀,向着贫民窟奔去,在狭窄的小巷内辗转腾挪。

    骑警一把撕碎报纸,招呼另一位同伴,策马而去。

    其余骑警不紧不满的开始加速。

    马蹄震动,“该死的小鬼!”警长极速中不知不觉越过小码头区边界,一头扎进幽暗的下城区。

    他丢出警棍,一击而中男孩头颅,鲜血泼洒在道中央。

    疾驰的马蹄三三两两,仅需几十秒就能碾过男孩脊柱。

    骑警的瞳孔里弥漫着兴奋,庞然不觉他越过了界线,带有庞大动能的战斧劈来,直接斩碎马头。

    在一声嘶鸣声中,马匹向前滚去,斧刅爆起一圈气浪,警长内脏瞬间被震碎,被掀下马匹。

    仰起的头颅在濒死时仿佛看见银面具在对着他冷笑。

    不过什么都晚了,颈项在接触地面的一刻折断。

    另一位骑警拔开左轮,向着掷斧手发起一轮齐射!

    掷斧手滚落墙角,避开一道道银光,甩手又是一斧,将骑警斩于马下。

    掷斧手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好看,“组织暴露了。”

    唯有至高处的银面,淡漠的看着一切,手中的筹码,仿若定夺生死,翻转命运祸福。

    第五颗筹码成了,还有1,3,4,6,7没有收集。

    七码同位,窥秘始成。

    星眸中智慧在闪耀,一只白鸽飞来,落于肩上,银面的笑容越发璀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