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来治治他〕〔这个前锋不正经〕〔美艳总裁爱上我〕〔捡漏:我觉醒了黄〕〔重返1987当首富〕〔至尊小神医〕〔龙背上的训练家〕〔废土之我是神级御〕〔无敌仙医混都市〕〔诸天纵横之渣渣的〕〔海贼之法则大剑豪〕〔三国:一纸婚书,〕〔新宋〕〔神话三国:我的词〕〔破废成才〕〔姜先生的团宠小嗲〕〔重生年代:胖厨娘〕〔末世狩魔人〕〔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民调局异闻录之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五十二章 宿命和白手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纳,今天我又碰到那位先生,他给了我这个”,德将腰间的布带解下,露出枚枚金光。

    纳的手指微颤,甚至视野模糊了一下,眼角唯有金光,思维发散,“我们有去西部的路费了。”

    窗外传来阵阵嘈杂,一辆马车隆隆驶过,声音唤醒失神的纳。

    纳语气中略有顾虑,收拾起桌面,“得到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空气沉寂片刻,沉重的嗓音响起“是的,那位先生说这些只是订金,他让我们找军火。”

    “军火!”纳惊叫起来,“德,你疯了!军火是我们北麦肯最后的希望,你怎么能为这点钱?”

    德一把抓住纳的衣领,“我没病,我没疯,难道你就想这样一辈子就这样!默默死在这里?”

    激动的德在嘶吼“吃的腐烂食物都有隐患,你以为我们能活多长时间?不去医院看病能行吗?我们只是为了活着,收起你的天真!”

    在嘶吼声中,纳的眼神在逃避,“你说得对,我们却的确需要钱,只是找军火吗?”

    他捂住头蹲下痛哭起来,“没想到我们还是没有逃脱该死的宿命。”

    “好了,别自怨自艾了,拿好我们的吃饭家伙。”

    德从破旧的地板内翻出钩子和长绳,呢喃自语,“或许我们当初不该离开救济会 。”

    蹲下的纳抹干眼泪,裹好衣服,将自己的铁钩与长绳藏于衣内,德从木板下掏出晒干的老鼠和一块干皱的面包,“保存体力,今晚行动。”

    屋顶露下的阳光映着德麻木的脸庞。

    ……

    泥泞的污水地上又多了一排脚印,穿着陈旧朴素的男孩瞳孔深处弥漫着狡黠与精光。

    背上背着破旧的箩筐,里面装满或粗或细的木柴,还有一些从垃圾堆捡来的废弃物。

    烈日当空,肩膀处背带渗出汗水,周围寂寥无人,或是人群匆匆而过。

    一位骑警拽好缰绳,马不安的打着喷嚏,马蹄凌乱,骑警叹口气,马这是饿了,但是还得值班。

    炽热的风中,脸上带着脏渍的男孩跑来,拽了拽皮靴,骑警略有怀疑的目光看向男孩背篓里的柴火。

    “挺厉害,居然不怕马,居然敢靠近马,马一般都会蹬开敢于靠近它的陌生人。”

    “背篓里不过都是些柴火”,骑警心中叹口气,如果不是今天上午的动乱,城区出现杀伤性火炮,使用散弹和链弹轰击骑警。

    死伤二十多位警员,主要是死伤了一位警长!

    警察翻了个白眼,无力吐槽,死了警长,他们才越过界限到此维持秩序。

    警察们不愿越过界限,这里本就有阴影中的秩序,无数势力盘踞在此。

    更多的原因是,警察往往是小码头区或者大码头区出身,警长往往是市民阶级克尔区出身,他们想象不出这么小的男孩要背着箩筐拾柴。

    不少警员看到这幅情况,陷入思考,变得抑郁。

    警长收回散逸的思维,静待男孩说话。

    男孩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警长,能问下现在几点吗?”警长二字让骑警舒心不已。

    内心猜测这位男孩可能要按时回家,骑警掏出陈旧的怀表,凝视片刻,“下午一点三十五。”

    “谢谢警长”,  男孩鞠个躬迅速跑开。

    望向男孩远去的背影“可怜的孩子,哎,我更可怜,怀表都是旧的。”

    …………

    男孩背着筐来到破旧的小屋前,轻敲房门,“暗号。”

    “圣手永存”,快要散架的门露出缝隙,男孩身背箩筐闪身而入。

    几位男孩在桌面上画着简单的线条,“地图绘制好了吗?”

    “没有,太难了”,男孩将箩筐放下,将最粗的那根木柴掰开裂隙,内藏一把精致军刀。

    军刀材质不重要,因为握手处镶嵌着宝石。

    较大的男孩扫过军刀,“白手,挺厉害的。”

    白手叹口气,轻揉后脑,“哎,这把军刀也不容易,害得我演一出戏,头还被削个包。”

    “然后就是一场混战,亏着我跑掉了。”

    较大的男孩绘制着城区地图,笔锋不停,“闯入的哪个区域?”

    “哎,我本来想往咱这跑的,结果感觉有人在误导我,直接跑进疯子的区域。”

    男孩们纷纷张大嘴巴,“不是吧,疯子的区域!你怎么惹到丧钟组织了。”

    互相对视一眼,“怪不得,今天的交火原因在你这里,哈哈哈。”

    白手露出尴尬的笑容。

    倚靠到木质墙壁上,闭上双眼,回想相关线索。

    “今天被人利用了,利用我的应该是高阶超凡者”,胡思乱想间几位男孩将地图绘制完毕。

    一位男孩摇晃着脑袋,像个小大人一样,“这地图信息量真大,脑袋疼。”

    倚在墙角的白手嘴唇微动,“货运呢?”

    微胖男孩开口,“货运都很正常,依旧是那些见不得光的禁品,这两天人贩子变多了,好像都接到博得矿区的活。”

    “下城区西区有点异样,今天经过时总感到一丝不协调,就像,就像,记忆被篡改了!”

    白手睁开眼睛,心脏加速跳动,他好像把握到什么,“怎么个篡改法?”

    “不好说,感觉像是一种记忆的嫁接,虽然很顺畅,但还是有一丝不协调。”

    “对了!就是影子,影子缺失一块,影子!”

    男孩们啧啧嘴,从桌下拿出一瓶果酒,找出几个破旧酒杯…,一副醉生梦死的样子,“这事还挺怪诞。”

    “咱们玩会塔罗牌?”几人眉开眼笑的放下地图,略显严肃的洗起牌来。

    浑然不在乎什么影子不协调,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

    白手默默的离开。

    闪转腾挪间来到刚聊过的地区,这片地区有种特殊的场域,至少对白手是如此。

    或许白手不应该被称为超凡者,因为圣手会制造很多这种半残超凡者。

    具体来讲就是超凡侵染制造出廉价超凡者,因为超凡核心不够,这是一种超凡界可怕的革命,但却是对人性的践踏。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没人注意到灵界的叠加,甚至空间的界限在扭曲!

    依旧是卖东西的卖东西,还有廉价的马戏团表演引起阵阵喝彩。

    白手的眼眸在转深,“这很明显,但不符合规矩,是陷阱吗?”

    在这片区域乱逛,基本摸清边界,靠座在墙角默记地图。

    倏然眼角闪过精光,“不对,是邪崇!妈的!”

    “找那位先生解决!”

    白手默默退出,向小码头区大钟塔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