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青萍〕〔重开做房东〕〔这个玩家过分冷静〕〔忍界万事屋〕〔我成了皮克桃的小〕〔妻子的秘密〕〔大皇子,戍边十年〕〔团宠绿茶她超能打〕〔傅总夫人又闹离婚〕〔四合院:二八大杠〕〔这个体质便宜卖〕〔斗罗从踹哭唐三开〕〔猎罪神探〕〔山村小神医〕〔武术直播间〕〔贱门第一刀〕〔代管女兵,全成世〕〔护国利剑〕〔丧尸绝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五十六章 可怜虫罢了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磅礴的地面振动影响的不止是丧钟,一座钟楼顶端,夏尔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数不清的褐色方块层层推进,密密匝匝的方阵刺刀闪起寒芒,整齐的鼓点连带军号步伐前进!

    望着这恐怖的一幕,手指微颤,个人在国家机器前如蝼蚁般渺小。

    夏尔低头扫视自己这身服饰,脸色有些不自然,亏着没深入下城区。

    一脸尴尬的向外走去,然后,发足狂奔。

    越过破旧的木门,其内是一张张惊恐苍白的脸庞,所有人都手足无措。

    褐色队伍前是游荡的骑警。

    “那不是那天一同办理远帆案的四位警员吗?”

    欣喜的跑去,一番嘴皮后获得一匹军马,美滋滋,在警员实质的怨念中策马到警督主队。

    凯莉在警督旁,身着风衣,带着镂刻金纹的白手套。

    相比步兵的阵列,骑警较散,甚至允当斥候,四面游走。

    马匹被磅礴军势影响,不安的刨着马蹄,打着响鼻。

    稳住马缰的夏尔小心翼翼的安抚着暴躁的马匹,眉头拧在一起,马还真不好控制。

    随便看向一位打哈欠的警员,“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集结?”

    警员也有些愣神,揉揉困顿的眼眸,“我也不知道,警督就让我们集结,午休呢,就把我叫起来。”

    睡眼惺忪的警员强打起精神,军号和鼓声不能挽救他的困意在密密叠加的脚步和马蹄声中随波逐流。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进攻下城区,不值得为二十个警员爆发如此大规模的围剿,不就几门藏匿起的火炮吗?”

    “这都什么跟什么?没带脑子吗?”没得到答案的夏尔御马走开,在挞嗒的马蹄声中远去。

    军队靠近下城区边界,继续推进。

    策马来到警督边,夏尔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警督,因为警督从来不在警局。

    犹豫半晌,伸出右手,“您好,我是特别行动处夏尔.科特。”

    警督淡漠的眼神弥漫着深邃,他有着一双浅灰色的眼眸。

    帽子下是藏于阴影的脸庞,只能看清眼睛,像一团迷雾。

    斟酌片刻,他笑了,同样伸出右手,“你好,我是马里。”

    旁边是一声清冷的嗤笑,“科西,你又没说全名。”

    夏尔有些迷茫,“科西?”

    马蹄乱踏,马里.科西摆摆手,嘴角翘起,“总督是我父亲。”

    空气沉寂。

    夏尔和后边的骑警并队,“难怪,那么对警督的认知就要推翻重来,远帆案警督让我去远帆集团捞一笔,不是不知道下城币做空真相,而是让我去试探。”

    默默的为其打上标签,“心机boy!”

    精致的褐色军服和风衣,雕空的金鹰勋章,一脸冷漠,跟他父亲一点都不像。

    清脆的马蹄和整齐的脚步交杂,军鼓肃穆,“隐藏的真深,这哪是资料上的农场主,果然,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朝。”

    清冷的凯莉,今天她头发不再乱糟糟,一种异样感传来,“出动文职人员,事情得多严重?”

    脚蹬夹马肚以纠正马步,马匹前窜,靠近凯莉,“为什么要镇压下城区?”

    冷漠的马里接过话题,“下城币不和黄金挂钩,如果推广到整个北麦肯,会引起恐怖的示范效应。”

    “艾尔西大航海与殖民以来建立的黄金金融体系都将因此崩溃!”

    马里瞥眼思考中的夏尔,缰绳右斜,“如果每个国家的货币都不和艾尔西黄金挂钩,就无法利用经济操控其余国家的命运!”

    他加快了速度。

    “不能让下城币发行,必须镇压,这是国运之战,是货币霸权之战!”

    “进!”

    ……

    一段距离后,鼓点频率倏然变换,嗡鸣暂停。

    在高空俯瞰,整齐的步伐停住,排成四行,枪口平齐,排起如刺猬般的枪林。

    倏然,灵觉触动,眼眸侵染上深邃的白芒,世界仿佛变成波纹状,密密麻麻的红与蓝交织在一起,形成一轮光。

    光耀占据视野,然后一轮接一轮的光迸出,颜色各异但都带有深邃的蓝芒。

    马里.科西的脸色异常难看。

    “疯了,居然强行容纳道路!”

    马里.科西压住躁动不安的马匹,望向最亮的光华,“是他!该死!我当初就不该放过他!”

    狂风大作,但军势不变,马里.科西脸越发阴沉,褐色披风飞舞“起风了!”

    那是令人窒息的气息压迫,近乎阶五,每个人心中都升腾起不详,军势拦腰截断冲斥来的杀气。

    凯莉伸出白手套,狂风刮起鬓角的发丝,凝视几轮光华,单手一推。

    空间被庞大的力量拨开与扭曲,一片片空间就此被切割!

    根源道路在此绽放独彩!

    周围的空气仿佛封印着一切,灵能流动变的异常晦涩。

    狂暴的力量驱逐着沿途的一切灵力,凯莉的瞳孔逐渐染成白色。

    无尽白光从张开出的口冒出,”驱逐!”

    语言加持庞大的力量,特定神秘音节震动世界与大气,触发了某种特定的规则。

    模糊的屏障以凯莉为中心向前方涌动,制造出触目惊心的禁灵地带,灵在稀薄!在消失!仿佛被转移到另一处。

    下城区阴暗房间内传来阵阵咳嗽,对老人来讲,剥夺灵力相当于让风烛残年的生命之火雪上加霜!

    无数人的眼眸变的晦暗,逝去光泽,他们死了!

    周围的灵力在飞快的溃散,泯灭!

    一双双视线被此唤醒,看到满目疮痍的灵界交叠驱离现象,纷纷亮起光华!

    莫名的力量加固界限,阻住对凡人的影响。

    夏尔握紧缰绳,手指攥的发白,这种剥离灵界的能力可怕到极致!

    胸口沉闷,身躯极其不适,身处禁灵地带时间一久,本质就会不断退化,最终退化为凡人。

    他终于明白为何群星录中根源道路为各纪元主道路,也明白渡过漫长纪元的秘密,那就是,用剥夺灵界来镇压超凡。

    也明白军方为何镇压纪元,构成各大势力间脆弱的平衡。

    他甚至猜测,根源道路都活不长,没有任何组织愿意根源道路遗留凡间。

    凯莉做文职人员是有原因的,长期在禁灵环境的根源寿命又怎么增加呢?每次发动技能不过是加速死亡罢了。

    根源道路,不过是在黑暗中守护未来的可怜虫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