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后,我和夫君〕〔狂妃嫁到,帝尊请〕〔六本木艺能之神〕〔怀旧时代〕〔恶龙:从吻醒公主开〕〔至尊邪圣〕〔龙凤双宝神医娘亲〕〔全民修仙:网恋女〕〔斗罗:以酒入道〕〔斗罗:授徒万倍返还〕〔神医嫡女飒爆了〕〔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斗罗:开局密室拯〕〔铠甲:帝皇侠身份〕〔重生1976〕〔神瞳狂医〕〔御兽世家的崛起〕〔美娱1992〕〔我乃捉鬼大师〕〔山狼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六十一章 命运的炽热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科西总督面对数不尽的林立墓碑,大雨越发磅礴,交织且稠密。

    将领和警长们湿漉漉的昂首站立。

    科西站在哪里,背对着所有人,“我出生于科西岛贵族家庭,但我从来不认为我生来就比其余人优越。”

    “17岁有幸进入艾尔西陆军军校学习,那时的我在坚硬粗糙的木床上挑灯夜读,认真学完了相关的军事课程。”

    “24岁奉命参加荒原战役,1000人深入敌后,那一次战役身中两弹,和死神擦肩而过。”

    “25岁破格提升为中将,部队在荒原再建奇功,以5000人之力击溃四万部落军队,晋升上将兼威尔总督。”

    …………

    他注视着林立的墓碑,眼角似有晶莹,但和雨水混合,分辨不出痕迹。

    “你们只看到歼敌数字,却没感受到缺粮少弹的绝望,也没关注被打残不成建制的军团。”

    “我们在一望无际的荒野迷茫,彷徨。”

    “部落的骑兵多似蝗虫,黑压压,遮天蔽日。”

    他一点点低下身,将助手递来的鲜花放在墓碑前。

    “但我没有放弃,我坚持,我咬牙坚持,三天后,援军到来,合力击垮荒原部落。”

    “整整三天,粮食匮乏,精神紧绷,随时提防着部落骑墙冲锋和满天的箭雨。”

    “战役结束后全员虚脱,再也站不起来,无数军人胜利后兴奋的死去,或是想休息一下,闭上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有人得到食物后涨死,有人的喉咙因脱水永久变哑,命运如此炽热,生灵无法承载。”

    …………

    雨越下越大,甚至遮住提灯的亮光,影子因雨消失。

    “即使如此,我依然不放弃。”

    “我们绝不能丧失信念,那是一种力量,也是路标,是支撑整个军队不垮的支柱。”

    “从军三十年,奇迹总发生在绝境。”

    他脱下礼帽,任由雨水的滴落,水滴打湿苍发。

    “当无尽的黄沙掩埋希望,当绵延的阴雨浇灭时代的火炬,当厄运吞噬所有的坚守。”

    “我们依然不退缩,向前,撕裂命运。”

    像着林立的墓碑,深鞠一躬,诸位将领齐鞠躬,肃穆而庄重。

    总督转身向外走去,“记住,艾尔西帝国军锋从未有过败绩,也不可以有败绩!”

    “纪元的辉煌总要给后人留下回忆,个人的悲剧不能酿成整个民族的悲剧。”

    “如果因为我们的退缩使辎重运不到拉西高地,我们就是民族的罪人!”

    “难道要让个人的错误成为时代的错误吗?不可以!”

    …………

    “夏尔暂任警督,去加尔中将那拿铭牌,加尔中将统管辎重调运,准备撤离威尔,确保万无一失。”

    …………

    磅礴的雨中,车辆远去。

    加尔走来,将铭牌递到夏尔手中,一同向外走去。

    迷惑的夏尔道出疑问,“军队为什么撤出威尔港?”

    加尔中将脸色沉重,“北麦肯两万人偏师在湿地全歼我军4000余军队,仅需五天,抵达城郊。”

    雨中的冷风灌入加尔脖领,他缩缩脖子,“上级命令我们带上所有辎重支援拉西高地。”

    “科西总督同样赞同,理由是主力海军被福瑞斯帝国舰队缠住,如果海岸出现北麦肯战舰炮轰军营,海陆夹攻,军队就会面临崩溃。”

    “如果你看过城区图,就明白死守是守不住威尔的。”

    夏尔稍微记得拉西高地,“前往拉西高地大约有4000公里,如此远的距离我们怎么去?”

    加尔的皮靴每一次踩踏都会溅起水花,“火车能帮助走完大半的路程,拉西高地附近铁路被炸断。”

    “但有几百里路还是得用脚一步步走。”

    夏尔随手接过一位警长递来的雨伞,颔首示意,“新训练的军队如何走过漫长的距离,他们不会哗变吗?”

    “不知道,听天由命吧。”

    加尔登上马车,马蹄和吊铃相接,马车轮廓在雨中远去。

    夏尔望向天穹,雨小了,变得淅淅沥沥。

    目前有两件事,第一,找阿芙拉要保管物,通过气息和陌客信徒交接。

    第二,警督权限提高,可以调阅更多档案,他需要更多的资料。

    ………………

    下城区。

    雨势渐小。

    两位风衣蹲在破旧屋檐下,纳藉着透出窗户的微光阅读着报纸。

    参加完下城葬礼的二人在避雨,或者说,在准备行动。

    德的表情依旧不善,苍白的脸上弥漫着麻木。

    “德,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找军火?”

    “丧钟不是说了吗?艾尔西军队带来的是杀戮和毁坏,既然有脊梁,为什么还像奴隶一样跪着。”

    “为什么还要找军火?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我爱这个国家,我不愿意军火位置暴露,那是最后的希望,呜,呜呜”纳丢下报纸,捂住脸庞,跪在地上痛苦抽泣。

    德苍白的脸上夹杂着阴蛰,“如果找不到军火,明天尸体就被丢进大海。”

    抓住纳的衣领,疯狂摇摆,“我们必须找!不找就会死!”

    二人在挣扎与扭打,“不!我宁可默默地死去,我也不出卖国家!”

    “ 不!纳,你疯了!这是我们的宿命,我们无法逃脱!”

    “去他的宿命!”

    德一把将纳按在地上,紧紧掐住纳的脖子,止住纳的挣扎。

    “宿命无法逃脱,同样苍白无力!”

    “你忘了我们这些年怎么活下来的,不就是靠着救济会的神奇力量!”

    “哪怕力量显得邪恶,但毕竟拯救我们无数次!”

    “怎么活下去!靠着你的一腔热血吗,如果是那样,我们早变成下城区的尸体,被吞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我求求你清醒一点!”

    “纳,我求求你!”

    “我们没有能力和雇主讨价还价!”

    “求求你,清醒清醒!”

    纳在拼命挣扎,“不,我宁可死!”

    “放开我!”

    纳的牙龈由于巨大的咬合渗血,猛地脱开束缚,从风衣内掏出匕首,指向德。

    “滚,我没有你这个朋友!我不认识你,卖国者!”

    “就你!”德轻蔑的笑了!“哈哈哈!”

    缩身一扑,迅速滚落至屋檐下,从包布处抽出长剑。

    耍个绚丽的剑花,“来吧,今日分胜负,定生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