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青萍〕〔重开做房东〕〔这个玩家过分冷静〕〔忍界万事屋〕〔我成了皮克桃的小〕〔妻子的秘密〕〔大皇子,戍边十年〕〔团宠绿茶她超能打〕〔傅总夫人又闹离婚〕〔四合院:二八大杠〕〔这个体质便宜卖〕〔斗罗从踹哭唐三开〕〔猎罪神探〕〔山村小神医〕〔武术直播间〕〔贱门第一刀〕〔代管女兵,全成世〕〔护国利剑〕〔丧尸绝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六十二章 德杀了纳.兄弟相残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纳踩踏着泥泞,溅起一轮轮水花,泥点以圆周四散。

    匕首带着嗡鸣声刺向前方,寒冷的夜中倏然闪现一道银光,其切开夜幕。

    然后是更大的嗡鸣声,夜中一抹璀璨的银光散去。

    接着一抹抹银光再度突刺狂舞,气势越增越强!

    倏然,纳倒飞而去,脖子赫然露出一道血痕,然后是炯炯而流的鲜血滴下。

    鲜血回流,伤口仿若蚁附般愈合。

    “我不后悔。”

    “是吗?”德倒提着长剑猛冲,脚溅起无数泥点,以脚底作为圆心四溅。

    纳在嘶吼,“啊!”仿佛找回力量。

    迅速翻身向周围滚去,以最快的速度站起。

    狂暴与凛冽的长剑汹涌而至,月华在剑锋上凝滞,带起一轮轮寒芒。

    武器长度上的差异让纳苦苦支撑,

    纳发疯的向前连攻突刺!

    银光交织成暗网,火花迸溅。

    一抹银光再度突破细碎的银网,无尽的血滴滴下。

    肩部被割出一条血线,然后就是手臂的滑落!

    尽管断臂处不断衍生血液,肉芽翻复增长,但断臂是长不回来了。

    德的表情愈发狰狞,“纳,你清醒了吗,清醒了吗!”

    “不!不!我去不!你这个卖国贼!”躲避的纳发疯的以单臂挥舞利刃。

    …………

    德的眼神中多为讥讽,嘴角挂着冷笑。

    剑锋顶端冒起黑色油质,压抑铺面而至,“既然这样,那你去死吧!”

    纳拼命的用短刃抵住剑锋,然后抽出防御,任由长剑斩过前胸。

    手中的短刃猛刺德的胸部。

    他再无畏惧,短刃摇曳起水滴与泥点,刺空了!

    踉跄下跪伏于地,一把长剑从背部灌入,在胸口冒出,他的肺叶被扎穿,血沫与荷荷声夹杂。

    “我求求你,不要找军火,那是北麦肯的希望!”

    漆黑的小巷内响起脚步声,德的脸色变的无比难看。

    “纳,你出卖我!”

    纳的眼睛逐渐晦暗和发散,“对不起,我不能让国家的未来毁在你手里,我们阴府见,那时,我们还是好朋友。”

    “求求你,不要找军火,那是最后的……希望!”

    纳的眼睛彻底失去光泽,手臂无力的垂下。

    …………

    德面无表情的看着出现的人影,“是你?反抗组织?”

    对面寂静无声,一道亮光闪过,闪烁着银光的战斧以极快的速度在德眼中不断放大,

    嘴角挂起嘲讽,“编外的反抗人员有两位,你同伴还在吧,又或者死了?”

    “哈哈哈!”

    对面依旧是寂静无声,德手中银光闪过,切开夜幕,在嗡鸣声中拨飞斩来的战斧。

    “你们的战斗方法都用烂了,恕我直言,反抗组织都是垃圾!”

    双手握剑,稳住下盘。

    呼啸的风声和锋利的利刃空爆声再度传来。

    强大的冲击力在剑与斧刃交击点爆开,爆起一圈气浪。

    战斧再次倒飞而去,但德也不好受,手微微颤抖,乃至握把的手皮龟裂,滴滴鲜血滴下。

    被拨飞的战斧右偏,庞大的力道带起飞扬的震荡,战斧破开木质墙壁,证明着力道的强大。

    “我是救济会的铜牌杀手,呵,还会怕你?”

    …………

    纳就着灯光阅读报纸的房间内,主人看着飞入的战斧,沉默中熄灭油灯。

    他早就听到外面的嗡鸣声,下城区有条不成文的规定,熄灯,静待冲突结束。

    掷斧者隐于黑暗。

    …………

    一股极其恶意的视线传来,德的心像针扎一样。

    “出来吧,扭曲的海蜘蛛道路,金面具。”

    皎洁的月光下,前方凝聚出一位戴着金面具的男性。

    身穿紧致黑色西服的细长人影,空洞的面具下隐藏着一双仇恨的双眼。

    “卖国者都该死!”

    德吐口唾沫,“你还是先解决你道路的污染吧,早就听说你活不久了!”

    金面具打起一声响指,德就静静的看着,倏然身体猛跳!

    漆黑的小巷里闪现出两条黑色的丝线!

    滴答滴答的声音传来,极细的丝线上血液滴滴哒哒落在地上,妖异至极。

    德皱起眉头,看着脚部的细小伤口,“还真有两下子!”

    金面具冷漠的注视着德,像欣赏最完美的戏剧,残忍,且冷酷。

    德移开看向伤口的视线,“海蜘蛛道路让你使的如此垃圾!”

    …………

    微风阵起,金色身躯淡化消失。

    纳双手握紧长剑,消失不代表金面具离开。

    或许,金面具在准备更致命的攻击。

    德眯起双眼,注视着黑暗,“这是阶几的力量?呵,我才阶二觉醒,丝线很强,约有阶四的锋锐度。”

    “今天,或许要死了,我不甘心。”

    “该死的纳,他什么时候出卖的我!”

    倏然,危机感再度传来,纳猛的滚开,再持剑格挡。

    漆黑的小巷里闪现出四条黑色的丝线!

    刺耳的声音传来,极细的丝线上银色粉末落在地上。

    德的长剑断了,彻底断了!

    被细丝切断了!

    德皱着眉头看着整齐的断口。

    “可怕!”

    一处,金面具在夜色下凝聚,德将断剑掷向金面具,金面吹起轻巧的口哨。

    一抹细丝闪过,将断剑拨飞。

    德并不气馁,从风衣内掏出左轮,道道银光激射。

    “金面具,时代变了!”

    “我不用枪对付朋友纳,但我可以对付你!”

    金面具身形再度变淡,避开道道银光。

    德有些不自然,金面具神出鬼没的能力配备上左轮更无敌,但他不能说出来。

    “该死的海蜘蛛道路!”

    “能力真是奇诡!”

    “还好我有准备,纳,我早猜到你要出卖我了,你以为我傻吗?哈哈哈!”

    德开始疯狂,脚踏在泥泞中,稳重前行。

    装填好子弹,金面具再次在前面闪现,只是虚影时。

    他笑了,他早算好路线了,扬起手中的左轮,尖锐的爆鸣声响起。

    子弹扭曲了气浪。

    这回,银光全部没入金面具身体,其一阵颤抖,身躯再次变淡。

    “垃圾!组织说的对,低阶杀手的确可以对中低阶造成伤害。”

    “救济会永存,杀手永存。”

    他哼着歌离开,消失在夜幕中,“我是一个铜牌杀手,杀手本领强……。注1”

    注1:歌曲调采用,《我是一个粉刷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