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六十三章 外神,纪元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清晨。

    特别行动处,办公室,凯莉呆呆地看着中指,那里是镂空钻戒。

    推门而入,夏尔没有说话,默默把保密等级三的档案调阅出,整齐摞在木桌上,一件件翻开。

    …………

    材料档案1。

    古神,源于科恩语,亘古,亦称外神,本质十一阶,寓意超脱宇宙的存在。

    其表现最明显者为根源,外神“根源者”不可见,不可知,但祂却无处不在。

    诸多贤者认为,灵界是外神“根源者”的一部分。

    正神掌控概念。

    旧神本质高于正神,暂无研究资料。

    …………

    材料档案2,梦主。

    外神,阿里安,亦称意志。

    教典,掌管梦境的亘古者,其身形如星云般庞大,其梦境内衍生无数世界,祂是静谧,亦是精神,更是永恒。

    材料档案2.1,神秘体。

    阶五后超凡质变为神秘体,亦称神秘源。

    直视神秘体的后果,精神遭污染或扭曲,高级神秘体对低级绝对压制。

    低级无法理解高级,在低级眼中,高级神秘道路无法理解,不可承载。

    材料档案2.2,超凡界限。

    一位不知名的高位存在隔开现实与神秘的交叠,但其只分离高级对凡人的侵染。

    …………

    材料档案3,世界初始。

    起初,世界空虚混沌,渊面黑暗,太初纪元,亘古不变的灰雾弥漫至诸界,其亦称原初。

    迷雾中无以名状者在狂舞,直至红日劈开混沌。

    外神封印旧神—— 摘自梦境贤者之书。

    …………

    材料档案4,纪元。

    前纪元为太初,世界未诞生,为太初纪元。

    世界六纪元。

    第一纪,旧神纪。

    第二纪,诸神纪。

    第三纪,黄沙纪。

    第四纪,苍白纪。

    第五纪,邪神纪。

    第六纪,未命名。

    第一纪元以旧神被封印结束。

    第二纪元以深渊入侵结束。

    第三纪以黄衣被放逐结束。

    第四纪以死亡被放逐结束。

    第五纪结束无标志。

    夏而揉起额头,“陌客被放逐了?”

    …………

    材料档案5,历法。

    艾尔西第三帝国历法采用基本历法。

    苍白纪第1000年开始为艾尔西元年。

    第一纪元时间未知。

    第二纪元时间未知。

    第三纪元黄沙纪元两千年。

    第四纪元苍白纪元两千年。

    第五纪元邪神纪元两千年。

    联想到群星录中早己记载第六纪。

    “如果这么计算,艾尔西第三帝国历3000年为第六纪元年?”

    “群星录是今年写完的?”

    “不可能!”

    一种惊悚感倏然占据心灵,恐怖的猜测涌上心头。

    “那可能是……预言,世界,总共只有六纪元,2000年后第六纪结束,世界终末!”

    “这……太不可思议了!”

    …………

    档案6,寿命。

    阶四职业,200寿命,平均寿命50岁。

    阶五传奇,300寿命,平均寿命80岁。

    “平均寿命低好理解,毕竟有超凡冲突,寿命都短。”

    “这寿命也太短了!怪不得暗世界和现实如此融洽,现实和神秘平均寿命都相似,所以每代平行。”

    …………

    档案7,圈地运动。

    随着艾尔西帝国农奴制瓦解,商品经济长期侵蚀。

    帝国历2700年,毛纺织业空前繁荣,引起羊毛价格上涨,养羊业变得有利可图。

    该行业具有资金少,获利高,流转快等特点。

    资本贵族为竭力发展养羊业,暴力将农民从土地上赶走,变耕地为牧场,以放牧羊群。

    农民失去土地,只得四处漂泊。

    圈地运动是剥夺农民土地的过程,破产农民为生活所迫,出卖劳动力,成为雇佣工人。

    发财的贵族逐渐资产阶级化,俗称新贵族。

    …………

    放下档案,他有三件事要做。

    第一,找阿芙拉要保管物。

    第二,和陌客信徒相接。

    第三,追查锥体来源。

    红胡子街122号。

    皱着眉头挤开熙熙攘攘的人群,拧开漆成红色的把手,在钢铁弹簧的作用下木门慢慢复位。

    依旧是曲折的走廊,依旧是看门灰色兜袍,依旧是圆圆的红木桌,以及一群超凡醉鬼。

    夏尔坐到阿芙拉前,桌上放置着占卜木牌,还有各种占卜工具,记忆中她总做老本行占卜。

    关于她的记忆略有模糊,但神神叨叨这点极为清晰。

    …………

    手指轻敲桌面,“我让你保管的物品呢?”

    阿芙拉愣了愣,“我差点忘了。”站起身,“咱们去外面谈。”

    寂静无人的陋巷内,偶尔有狗吠声传来。

    血色盒子泛出迷蒙的光,然后眼前突兀出现一个木制小提箱。

    夏尔直接打开,反正也没锁,一本笔记,一支钢笔,一条牛皮腰带。

    眉头拧在一起,“父亲的牛皮腰带?”

    “正好用利用其气息完成交接。”

    合上箱子,“我还有事情要办,再见。”

    不等阿芙拉回复就走出小巷。

    …………

    提着箱子拦下一辆马车,这辆马车很精致,标记是丧钟标记嵌套市政厅印记。

    掏出三枚金币,“刨去下城区,游览全城”

    原因很简单,下城区没有路灯,而占卜的交接点有路灯。

    车内的夏尔翻开笔记,第一页是密密麻麻的暗码,不知含义。

    里面记载了一些兰瑟港的经历,还有前往北麦肯战场的计划。

    最重要的是,笔记里面提到安妮,是原身的对象。

    “事情多,真相依旧繁杂。”

    “剩余几页什么都没有。”

    在笔记末尾一页撕下一张纸条,从口袋中拿出买好的胶水,然后从皮带中抽出细丝,用胶粘于纸条上。

    “大功告成!”

    “写点什么呢?有了!”

    夏尔拔开笔帽,钢笔内的墨水已经枯干,捂住额头,“停车”买瓶墨水后马车再次启程。

    纸上是歪歪斜斜的艾尔西语,“最近有什么任务?”

    …………

    紧闭双眼,以意志扫描地形,寻找层层圆环嵌套状建筑群。

    小码头区11号,马车停下。

    游离的视线最终锁定一处平平无奇的路灯。

    从衣袋内掏出火柴盒,摩擦中火苗膨胀,定起一轮光华,烟雾中烟头时隐时灭。

    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手指微动,将纸条粘入底部,风衣遮住隐秘动作。

    吞吐完毕,烟头划过优美的弧度落地,夏尔抬脚碾了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