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卓逸女婿〕〔男主发疯后〕〔皇城第一娇〕〔武侠之最终进化〕〔最强战神〕〔协议结婚后热搜爆〕〔迷踪谍影〕〔大明第一狂士〕〔东京求生游戏〕〔原神,长枪依旧〕〔我的老婆家财万贯〕〔抗战:从八佰开始〕〔宝可梦之龙系天王〕〔明末凶兵〕〔都市全能高手〕〔代管女兵,全成世〕〔我赫敏,穿越漫威〕〔逆流1990从刨冰开〕〔敌谍一生〕〔快穿大魔女她又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六十六章 灰天使家族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一遍遍催眠下,夏尔强迫内心冷静下来。

    “从气息纯度上看,应该不是灰天使本尊,而是相关道路。”

    “高位存在的气息更应是质变。”

    眼眸扫视四周,周围依旧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但阴暗角落中似乎有什么在蠕动。

    灰黑色的剪影从地面冒出,扭曲愈发澎湃。

    “又是不详的预感。”

    怪异的预知能力带起一片片疯狂预警的灵觉。

    “危险,立刻远离这片区域。”

    稳住踉跄的身体,挤开拥挤的人群。

    余光中倒映着角落的剪影。

    灰黑色剪影光点在蠕动膨胀,带起道道灵辉,看到的一瞬间就明白那是与死亡相关的力量。

    “怎么办?”

    “死亡道路的显著特点,距离墓葬区的远近则决定其实力的发挥。”

    脑海中迅速闪过城区相关地图,以墓葬区为原点反方向奔跑。

    直接拐进一条幽暗的小巷。

    身形倏然变得虚幻,然后变成透明。

    借助镜像空间与旅者之躯,将身形叠到远处的房顶。

    …………

    令人骇然的气息依然没有散去。

    夏尔皱起眉头,“真难缠。”

    一位灰眸老者就那么一点点从眼前的虚空挤出来。

    他有着紧皱且满是阴霾的面孔,高鼻梁,最引人注目的是其无尽通透的灰眸。

    其灰眸中跳动着危险的气息,透过那双灰眸,夏尔堪破层层幻象,仿佛窥视到一位有着十二对灰色羽翼的高位存在。

    “靠!”

    直视高位存在虚影的后果迅速蔓延至意志,混乱与刺痛在精神迸发。

    剧痛甚至影响思维的运转。

    “高位存在的虚影,位格够高,足以比肩源亚。”

    啪嗒,眼眸深处的天平虚影骤然亮起。

    刻度向右倾斜一度,在一瞬间,游走的光斑与序块一遍遍重构,绽放出无尽璀璨。

    剥夺下眼前灰芒愈发黯淡,褪色散逸。

    思维由混乱变清晰,但身体依旧有本能的战兢和抽搐。

    …………

    夏尔弯下腰,用手支撑地面,周围如梦幻般闪过,空间逐渐变化。

    视野最后停在老者阴霾的脸庞。

    “等价交换。”

    夏尔利用命运天平将过去的灵性嫁接到现在。

    以获得更远的空间叠加和跃迁能力。

    层层叠叠的镜像下,裂隙猛扩,仿佛拉伸的线条,盘旋的线条间身形倏然远去。

    老者诡秘一笑。

    其体内灰色逐渐膨胀,如剪影般一点点猛涨,如潮水般一遍遍冲击。

    其蔓延的意志携裹着灰芒甚至阻住空间的拉伸。

    怪异的频率掀开一层层气浪,数不尽的灰侵染上空间裂隙,掀起一片片乱流。

    空间乱流在切割一切穿梭中的生物。

    但夏尔早已穿梭完毕。

    …………

    穿梭到另一处的夏尔皱起眉头,危机仍未解决。

    锥体化为灰色王冠护住头部,夏尔的身形虚幻,再虚幻,逐渐褪去凡质,彻底化为神秘体。

    这是他对椎体的开发,神秘体的跃迁加叠加距离更远。

    灵体内组成斑驳和复杂的序块。

    下接基石,上接根源。

    再度跃迁至更远,足有五百米。

    …………

    倏然,随着微风渐起,令人战兢的的气息又出现了,夏尔的心再次沉到谷底。

    前方被侵染,形成铺满天空的灰黑,遮住三月和红日的光芒。

    手指紧握,“占卜。”他要确定灰眸老者出现的方向。

    “嗬,前方。”

    手指再度松开,夏尔深吸口气,他不能暴露命运摆渡人的能力。

    果然,老者的身形再度一点点从虚空挤出来。

    夏尔猛向右扑,试图躲进小巷。

    阴霾的声音炸进耳膜,“年轻人,你在给谁写信,你又知道些什么?”

    层层叠叠的声音甚至影响到思维运转。

    啪嗒,眼眸深处的天平虚影骤然亮起。

    刻度向右倾斜一度,一瞬间,游走的光斑与序块一遍遍重构,绽放出无尽白芒。

    借此摆脱意志的迟滞。

    但右扑失败,望着近在咫尺的小巷,心中越发绝望。

    稳住踉跄的身形,直视前方,脸色苍白。

    …………

    “呵。”

    老者的眼眸波澜不惊,身边飘起一片片肉眼可见的羽毛虚影。

    随着他的前行,莫名的力量笼罩大半个街区。

    无数老人在咳嗽声中闭上晦暗的双眼,随着一朵朵生命之火的熄灭,灰眸老者身上的气息越增越强。

    仿若链接上未知的根源,以至其身躯在符文序块的重构下越发深邃。

    “这么逃离也不是办法,怎么办?”

    情形越发紧迫,老者本质逐渐纯粹,化成神秘体,属于凡界的力量被缓缓排出。

    凡质隐约带着熟悉的容颜。

    “巴克大叔!果然,巴克大叔死了,而老者占据他的躯体。”

    心中涌现出莫名的寒意,心也越来越沉。

    老者灰眸越发璀璨,“告诉我,年轻人,你为什么和死亡有交集?”

    夏尔一阵苦笑,说也没有用。

    内心逐渐绝望,眼前的老者如此强大可怕,“怎么解决他,哪怕绕开他。”

    意志疯狂地运转,寻找解决方法。

    “拖住他,哪怕几秒。”

    夏尔从体内拖拽出金色长剑,猛的掷去。

    金光刮开层层气浪,刺耳的呼啸声响起,“命运之光。”

    “勇敢为剑,无畏为锋。”

    “划过天际,照亮死寂。”

    金光的冲击带起道道灵辉,拖拽起白辉般的浪潮。

    但金光仿若陷入灰蒙蒙的空间,逐渐隐没不见。

    夏尔越来越无奈,“我就知道这招没用。”

    而老者,离他越来越近了……。

    …………

    老者的笑容愈发惊悚。

    刺目的光芒逐渐膨胀,在最后一次收缩后猛的爆发。

    灵视的怪异视野中,前方跃出一轮灰色光华,无尽的灰淹没视野的所有角落。

    已有颜色全部被侵染,“还好,依旧身处现实。”

    苦涩挂上脸庞,“整个空间都被凝固了,那么我该怎么逃离?”

    老者就那样一步步走来,脚步声在心底回荡,看着那双苍茫的灰瞳。

    “拼了。”

    夏尔迅速弯下腰,将手对准地面,“灵能冲击。”

    强大的作用力直接弹飞夏尔,甚至身躯飞上几十米的高空。

    望向老者那错愕的脸庞,夏尔笑了,莫名的笑了,嘴唇蓦然微动。

    “众生命运编织者,诸生命运之钥,往生命运之河……。”

    身影倏然消失,原地留下老者错愕的脸庞,然后越来越阴沉,似滴出水来。

    …………

    杂念纷涌的夏尔端坐斑驳恢宏王座之上。

    古旧的王座上布满刻痕,虚幻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有的宏大,有的窃窃私语。

    一道道黑色漩涡漂浮在奇异的空间。

    光带长河依旧无限无尽,无法理解,散播着肆意的波澜,想到老者的力量,心里阵阵发寒。

    “无冤无仇,莫名的袭击……。”

    “他几乎没出招式。”

    “绝望。”

    浩浩荡荡奔涌,无数若繁星的光点构成长河的根基。

    宛若贯彻古今的长河,仿佛潜藏无尽悲哀,这里仿若最初起始,又仿佛世界终末。

    “我终归会找出这里的秘密。”

    “头疼……。”

    高踞天穹的黑色漏斗依旧璀璨,内心也越发紧迫,漏斗代表死亡,他还要面对陌客的愤怒。

    “难道我要一直在这待着,灵性耗尽怎么办?”

    前途愈发迷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葬我一枝白山茶〕〔这个衙门有点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