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六十七章 梳理信息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目前有极多信息需要梳理。

    也有些许迷雾已经被拨开,但迷雾越来越厚。

    王座上的夏尔轻敲扶手,哒哒的声音像波纹般回荡。

    第一点,穿越,源头来自地球上的黑色圆环,猜测为超凡因素干涉,船舱内贴满的花纹钢板应是防止突变。

    他怀疑锥体来源有问题,其全称诸生命运之钥,名称是这片空间启示的,占卜结果显示是原身从父亲尸体处捡到的。

    夏尔猜测恐惧行者已经发现椎体部分功效。

    但他不一定全部了解,毕竟锥体功效在进入冥土后才显出。

    这是一条线索,值得注意。

    第二点,父亲死因,矿产冲突,已有证据表明那次圈地有超凡势力参与。

    至于是否受到其余超凡势力影响不得知。

    尤其不知是真正的矿产冲突还是其余阴谋。

    ……

    第三,恐惧行者追查锥体的时间段不可知。

    如果能查到时间段,足以解决极多困惑。

    问题还是出在恐惧行者那里。

    原身死亡是因为恐惧行者的诅咒,恐惧行者诅咒的范围很明显,拥有锥体者。

    夏尔对于恐惧行者的认知无非是战力强大,根据灰袍牧师的说法,其能在传奇主教手下逃脱,这极为可怕,半个阶五的疯子当初就轻松抹杀马里.科西。

    虽然这跟夏尔没出手有关系,毕竟夏尔只是战场记录官。

    马里.科西虽是科西总督的儿子,但并不值得夏尔舍命相救。

    超凡界冷血与残酷,在夏尔眼中超凡界就是丛林,什么情谊都是虚的。

    超凡者漫长的寿命足以断掉一切情谊。

    或者说漫长的寿命是一种诅咒。

    严重者甚至脱离社会独居。

    船内的窥视感依然毫无头绪,或许是有人远程窥视,或许有人占卜,也可能是船上警戒机制,防备船舱内出现意外事件。

    …………

    第四,金色人影逼出陌客后,诸生命运之钥,众生命运编织者的祷词指向椎体。

    “拥有锥体的我则充当嫁接的桥梁。”

    “事情很迷蒙,锥体来源到底在哪里?还是得继续深究。”

    “陌客被放逐,作为第四纪元苍白纪结束标志。”

    第五,巴克的问题。

    “巴克是原主和黑手会联系的桥梁,原身混入军队横跨大洋,但黑手会组织真实意图不明。”

    “巴克在威尔港认出我,我当时没认出巴克,哪怕他一直向我眨眼睛。”

    “他观察到我出入警局,认为我背叛组织并主动袭击,在我一番解释之后,解开封锁的记忆。”

    “可记忆依然是残缺。”

    “我推诿的解释是手臂上的六芒星,我之所以不在意六芒星,因为成为超凡者。”

    “地下黑市资料显示六芒星是基于所有神灵的献祭通用标志。”

    “可以预见军队被整体印上六芒星,这种事情也不能深究,我不想让麻烦变得更多。”

    ……

    “在命运之河内改换道路后暂时跳出棋盘。”

    “但这片奇异空间内高居天穹的黑色双漏斗预示着我依旧在陌客的注视下。”

    “看来深渊之行也有必要,而陌客作为死亡主宰,在艾尔西帝国被打压的原因依旧迷蒙。”

    ……

    第六,“天体准神在死亡海神降,认为未知苏醒,没具体指向,但我有种预感,祂指向的不是陌客。”

    “陌客是被放逐而不是苏醒。”

    夏尔怔了怔,心脏倏然收缩,“那是……谁在苏醒?”

    “总不能是我。”

    “锥体,亦或者,是这条河。”

    猛的站起,头戴威严灰色锥形头盔的夏尔注视着斑斓的河流。

    深邃的眼眸倒映着迷茫和一丝畏惧。

    “有空需要试探一番。”

    ……

    大脑越来越疼,人都是被逼疯的,麻烦的事情一踵接一踵。

    暂时无法找出维尔港屠杀的幕后黑手,抢劫金库的幕后元凶也无法找出。

    按阴谋论的分析方式,有人在蓄意挑起本地势力前市长沙文.威尔和军方的冲突。

    但身为反抗势力的独立组织应该是主动参与。

    根据刚从总督府拿到房产就开始刺杀我,足以证明疯狂和嚣张。

    “我现在有实力了,要不要解决金面具和那个掷斧手。”

    摇摇头,“算了,被侵略过的人民反抗很正常的。”

    至于码头区的伯克,他是一个意外因素,潜藏在沙文势力下,实质上是源亚审判团成员。

    30年前那次神降后,源亚是否还留在威尔。

    ……

    “首先,我受到错误资料影响,去查小码头区的船,船上只有硝石,没有军火。”

    眼眸变得幽深,一抹疯狂闪过,“是凯莉吗?她在引开我,她身上的秘密也不少。”

    “再次,我根据伯克桌面上摆放的资料潜入博得矿区。”

    “他的资料是否有误导性,……,我好像得了迫害妄想症。”

    “博得矿区只有红日道路的高位侵蚀。”

    “是否有高危存在影响我的行踪尚不可知。”

    “但红日道路的高位存在的确逼走陌客残留在椎体中的精神虚影。”

    “不知金色人影空洞的眼眸下是否拥有智慧。”

    心内阵阵发寒,如果金色人影有智慧,那么事件本质更复杂了。

    洛克被袭击,凶手应该是助手,追查途中夏尔遭到下城丧钟组织成员疯子袭击,并在极短时间内经历了下城战斗。

    然后就是葬礼,准备和陌客信徒的交接,却被灰天使道路未知强者破坏。

    但起码知道该有的信息。

    有信息表明命运和死亡是分裂的。

    陌客真名是纳斯,但也不一定,可能这是一个马甲,宣传其真名有何用意夏尔还不得知。

    真相好迷蒙。

    ……

    突然间想到一个奇特的想法。

    那就是是否可以倾听古怪空间内的虚幻声音。

    “暂时不能盲目返回,万一直接跃迁至原地,被灰眸老者抓到,后果不堪设想。”想到灰眸老者,身体莫名颤抖。

    意志隔开幻视的影响,努力的去倾听。

    虚幻的声音在耳中不断响起,大脑逐渐分析和降噪。

    飞快运转大脑,努力缩短着和声音的距离。

    “快了,更清晰了。”

    瞳孔处的兴奋越来越明显,甚至手指为之颤抖,这毕竟能解开更多的疑团。

    嘈杂,虚幻且模糊的声音逐渐在耳旁清晰。

    夏尔听到了。

    那是一段嘶哑的祷词,“灾厄……编织者,众生……之枷锁。”

    “灾厄……编织者,众生之枷锁。”

    奇怪的祷词让精神略有恍惚,以至于愣在原地。

    “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乡村男支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