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后,我和夫君〕〔狂妃嫁到,帝尊请〕〔六本木艺能之神〕〔怀旧时代〕〔恶龙:从吻醒公主开〕〔至尊邪圣〕〔龙凤双宝神医娘亲〕〔全民修仙:网恋女〕〔斗罗:以酒入道〕〔斗罗:授徒万倍返还〕〔神医嫡女飒爆了〕〔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斗罗:开局密室拯〕〔铠甲:帝皇侠身份〕〔重生1976〕〔神瞳狂医〕〔御兽世家的崛起〕〔美娱1992〕〔我乃捉鬼大师〕〔山狼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六十九章 第一个信徒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四千年来,加特斯不断反思科技体系,在压力下逐渐演变成……生物科技。

    怪异认为这是灵能体系,当然,怪物对灵能体系的介绍资料,凯特无法调阅。

    怪异的寿命突破了所有人的认知,因为这些怪异活了四千年,四千年!

    他依然还记着科学家粉碎怪物的躯体的场面。

    一段时间后,怪物依然会凝聚,并从新……活着。

    加特斯的高层发疯的寻找生命永恒的方法。

    在这些怪物身上,他们看到实现永生的星点希望。

    通过这些年来的实验,凯特看到许多差点成功的案例,但无疑最终……都是失败。

    事实说明怪异的确是不死的,每当想到这些怪物默默地看着加特斯的科技发展,一种毛骨悚然感占据心灵。

    凯特有种欲望,甚至该欲望被放大到……无限。

    他也想变成怪异,永生……不死。

    他知道怪异虽永生不死,但能拥有智慧的怪异并不是那么多。

    大多数都只拥有稚嫩的智慧,甚至只有本能。

    …………

    凯特身穿的这具浅灰色战甲虽然看着非常重,但实际很轻盈。

    而且极为坚韧,制作方法不明。

    穿过这具战甲的看守员都死了,这很讽刺,看守员活的居然没有战甲寿命长。

    相对于怪异的战斗力,怪异更恐怖的是污染和潜移默化的替换。

    这也是战甲为什么能保持完好的原因,多数看守员死于精神崩溃。

    直接越过周围那些不怀好意的视线,脑海中募然排列出能量阈值。

    根据虚空生物的资料显示。

    生灵等级分为,阿尔法,贝塔,伽马,欧米伽。

    据说每大级分成三小级。

    怪物有自己的晋升体系,但一直对加特斯文明封锁灵能体系。

    根据怪异透露,加特斯文明等级属于伽马级文明。

    不过是单方面攀高的伽马文明,极易被摧毁。

    他靠近钢铁与秘纹交织的门扉,芯片负责翻译怪异的独特语系。

    芯片降低嘶嘶的噪声,将语系翻译成加特斯语。

    “灾厄……编织者,众生……之枷锁,灾厄……编织者,众生之枷锁。”

    凯特僵立原地,四千年来的资料显示,祷词指向的都是高位存在。

    高位存在这个名词是怪异对祷词指向者的通用语。

    而这个阀值有高有低,阀值90到99是低级欧米伽,高级欧米茄在100到120的阈值。

    他举起手中的脉冲枪,望着猛增的阀值,眼皮狂跳,,48,57,60,70!

    阀值直接跨过70大关,一瞬间增到顶峰。

    一股寒意直接蹿到头顶,阀值超过70……,已经可以瞬间毁灭整个基地了。

    倏然阀值变得平缓,然后一片寂静。

    凯特就静静地看着阀值缓缓下降。

    “嗬,嗬,咳咳,咳。”,拍拍胸口。

    将头靠近门扉,透过窥视镜,视野在模糊后变得清晰,那是纯黑的木偶以及……淡淡的灵雾。

    灵雾这个词依然是那些怪异发明的。

    对加特斯的科学家来讲,这些怪异的能量来源就是虚空,可怪异们愿意称那为灵界。

    灵界无处不在,甚至有很多怪异信奉灵界。

    那一刻,刹那,永恒,模糊的王座与头带斑驳的头盔身影在眼前映照。

    “……。”凯特按着手册上的方案拼命压制那段记忆。

    越想忘记,王座与头戴斑驳头盔身影在脑海越发清晰。

    “完……了,我……要被……侵蚀……了。”

    他猛地抓起腰上的匕首,将其插入地面。

    紧咬双唇,牙龈破碎,但这一切牺牲都值得,被污染同化才最可怕。

    清晰和模糊在视野内反复拉锯。

    凯特跪在地上拼命的用头撞着匕首尾部。

    奢望以疼痛缓解幻觉的侵染,他痛苦的抓着头部,宇航服内逐渐被鲜血染红。

    拍击声越来越小,最终……停止。

    …………

    高坐于王座上的夏尔褪去情感,威严和凝成实质的压力铺面而来。

    起码夏尔代表着诸生命运之钥,身为众生命运编织者,统管神国往生命运之河。

    自己也算半个高位存在。

    “诅咒物很有意思,他类似于小码头区责人伯克母亲的状态。”

    “难道是被高位存在侵染了?”

    “怎么会有这么沧桑的时间感?”

    “嗯,我最初进阶深潜职业时,有一条技能是永生。”

    “靠近永生者的我们,时间化为笑谈,沧海化为桑田,而我们永生不朽。”

    “大概就是这么个概念吧。”

    脑海中闪过诅咒物的形成,分裂根源特性。

    道路凝结自然演化,陨落后本源凝结。

    最重要的还是人为逃避死亡转化为诅咒物。

    “这种事情陌客不该管管?”

    夏尔的兴趣越来越强。

    这位诅咒物涉及到时间,那是种漫长的沧桑感。

    夏尔淡薄地注视着通道,意志甚至引起阵阵裂隙,牙酸般的崩裂声响起。

    “何事?”

    那一团漆黑随着监狱的荧光摇曳。

    沙哑的声音贯通甬道,“伟大的存在,我想要永恒。”

    夏尔静静的看着,磅礴的压力铺面而下,空间继续……龟裂。

    阀值向上攀升,逐渐突破……90大关。

    血红的嗡鸣声再次响彻监狱。

    “呵,你已经永恒了,是怕被人粉碎,所以……你想要用力量保持永恒,对吗?”

    夏尔紧握扶手,身体前倾,望向漆黑的镜像通道,令人战兢的目光扫过跪服的剪影。

    “永生不过是无解的诅咒。”

    “盲目的追求只会带来自我的毁灭。”

    “但这也无可厚非。”

    “我容许你的……冒犯。”

    夏尔瞳孔内摇曳起森然,俯视黑影,“详细介绍下自己吧。”

    …………

    对面沉默少许,“我来自……科恩世界。”

    “在加特斯待了4000年,加特斯寓意被深渊笼罩的世界,在绝望中挣扎的世界。”

    “他们有远超科恩的……科技。”

    “4000年前加特斯被毁灭,那一年是加斯特元年,亦称灾变纪元。”

    晃动的黑影交织起嘶哑的声音,荧光为之扭曲,“谨问伟大的存在,科恩世界现今如何?”

    黑影仔细的倾听,他听……到了,“以加斯特元年为起点,先后经历苍白纪……两千年,邪神纪两千年。”

    “现在是第六纪初。”

    黑影莫名晃动了几分,或许情绪略有波动,甚至微微颤抖。

    夏尔淡漠的声音在甬道内回荡。

    “死亡的祷词,你还记得吗?”

    黑影再度摇曳片刻,默默道出,“死亡的主宰。”

    “生命永寂者。”

    “陌客大君。”

    “桑比克。”

    莫名的话语甚至引起高踞天穹的黑色漏斗振荡,夏尔屏蔽柱上方的震动。

    望向黑影,眼神炽热少许,“这就是一个活化石啊!古史方面可算有资料了。”

    “暂时还得维持住逼格。”

    王座上的夏尔抚摸着扶手,“能联系上死亡吗?”

    黑影摇摇头,“不能,时断时续,联系越来越模糊。”

    夏尔摒弃情感,让人猜不透想法。

    “在哪找到的祷词?”

    “遗迹。”

    “几千年来有什么变化吗?”

    钢铁房间内无风自起,甚至空间在变的模糊。

    “2000年前感觉失去……一道枷锁。”

    夏尔沉默少许,惊天的秘密在甬道内回荡。

    “那是死亡被放逐了,好自为之吧……,祂即将回归,梳理阴阳,你们这些弱小者,呵呵。”

    诅咒物略微颤动,滴滴腐蚀般的液体流下,依旧是嘶哑的声音“无人阻止吗?”

    夏尔故弄玄虚,“死亡背后另有存在,祂已改名纳斯。”

    “无人能阻止祂的回归。”

    夏尔思考片刻,目光闪烁,“降临的仪式会布置吗?”

    对方虽然没有瞳孔,但依然能感觉到瞳孔在收缩,“会。”

    “既然如此,5月13日布置神降仪式,以你为锚点,我要去一趟加特斯。”

    “嗯,时间算法可能不同,5月13日大约在两天后。”

    “谨遵您的旨意。”

    夏尔把灵界宇航服者爆炸留下的铭牌丢进镜像甬道。

    铭牌顺着黑色甬道逐渐下滑,掉落于地,发出清脆的回响。

    “帮我翻译,还有,宣传死亡之主……纳斯的名号。”

    漆黑的镜像合拢,夏尔久久不语。

    好久之后,莫名的笑了,“真是一个敢忽悠,一个敢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