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来治治他〕〔这个前锋不正经〕〔美艳总裁爱上我〕〔捡漏:我觉醒了黄〕〔重返1987当首富〕〔至尊小神医〕〔龙背上的训练家〕〔废土之我是神级御〕〔无敌仙医混都市〕〔诸天纵横之渣渣的〕〔海贼之法则大剑豪〕〔三国:一纸婚书,〕〔新宋〕〔神话三国:我的词〕〔破废成才〕〔姜先生的团宠小嗲〕〔重生年代:胖厨娘〕〔末世狩魔人〕〔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民调局异闻录之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七十一章 沙文的膀臂.托克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加特斯。

    灰色看守所内。

    荧蓝色的光映照着玻璃片后苍白的脸庞。

    颤动的眼皮同样扭曲着光线。

    他睁开双眼,紧了紧拳,随后这里唯有寂静。

    狼藉的地面和扭曲的钢筋预示着发生过什么。

    ……

    地点。

    威尔港。

    下城区。

    混乱的街区内,都是些匆匆而过的身影。

    木制墙壁边,有一位坐于墙角的先生。

    他衣衫不整,破旧的风衣领遮住脸庞。

    他在细读每一张报纸,周围涌过的人群中尽是嗤笑,或是不屑的眼神。

    好久之后,他垂下头,滴下几滴晶莹。

    “纳,你说得对,报纸内潜藏不少信息,细节出真知。”

    “原谅我,我…只是失手。”德的眼神越来越晦暗,也越来越迷茫。

    “如果,如果…我没刺向你该多好,那一剑…,那一剑。”

    颤动着手连带着耸动的肩部,他将整个脸庞埋在报纸内。

    时间仿若倒退,退回到那个孤立无援的孩子。

    他蜷缩在墙角,一如过往,那么的无助,孤独与渺小。

    德在不断的抽泣,脚步声传来。

    杀手的本能刺激着他的神经,然后就是极致的痛痛。

    脸庞被割开,露出深可见骨的伤口。

    翻白的肉挂下,德睁开模糊的眼眸。

    面前是一位青年,光与影一阵模糊后露出其帅气的脸庞,德知道这位先生。

    其是跺一脚威尔港都要抖三抖的存在,托克先生。

    威尔港沙文家族的辉煌来自于两方。

    其中暗世界的荣耀归属托克先生。

    最简单的例子,出了下城区就是小码头区,一句谚语,“宁可得罪小码头区伯克,也莫得罪沙文的狗托克。”

    世俗界荣耀归于远帆集团莱特先生。

    托克静静的看着倚在墙角的德。

    他的瞳孔内倒映着不解,由于原因,托克没有经历过那么多苦难。

    毕竟作为……属下,特别是沙文.威尔的属下,哪会有那么多痛苦。

    但这不代表他喜欢德这副懦弱的样子。

    德抬起脚,皱起好看的眉头。

    “清醒了吗?”抬起的皮靴底是镶满的钢钉,其上满是血渍,鲜红欲滴。

    德眼神略微发散,“清醒了,大人教育的对。”

    托克笑了,拍拍德的脸颊,手指插入脸上的创口。

    “痛吗?”德的瞳孔倒映着托克残忍的笑容。

    “不痛。”

    托克瞄见德攥的发白的手指,“你撒谎,哈哈哈。”

    托克收回手指,掏出手绢细细擦拭,“是你杀了纳?”

    “是的,他阻止我寻找军火,并把我出卖了。”

    德抬起面孔,“我被金面具盯上了,但我重创了他。”

    “呵,就你。”托克的眼睛看向稀疏的人群。

    “我用的左轮。”

    “左轮。”轻喃后托克罕见的沉默了,好一会后嘴唇微动,“时代变了。”

    他踱开脚步,逐渐远去。

    声音越过小巷,“我阻住金面具,你继续找军火。”

    托克皱着眉头,目光倒映着满是污渍的地面,身影倏然消散。

    德望着其远去的背影,继续研究报纸。

    几分钟后,沉闷的大钟塔钟声响起,然后是同时响起的层叠钟声,德的眼眸闪烁不停。

    “钟声间的差异解释了什么?”

    德的暗探生涯学习过声音的传递相比光更有时差,各势力通过特定的声音差异传递出隐秘的信息。

    德站起身,就着水洼看着脸上的巨大创口。

    黑血蠕动着,一遍遍重构着脸孔。

    在吱吱的诡异声响中,蠕动的黑血填满创口,脸孔再度恢复平滑。

    借着报纸德找出数条线索。

    根据杀手经验和……社会阅历,几个违禁品交易点在报纸中显露,但归属势力不知。

    但他并非没有出路,据他所知,对各区域真正若指掌的并非各大势力,而是一直默不作声甚至被人遗忘的势力,无人知道那个……势力的范围。

    德的脑海中迅速排列起得失。

    据小道消息,北麦肯偏师即将到达威尔港,在几天时间内调查出军火线索简直难如登天。

    调查事件……有条不成文的规律。

    就是人总喜欢把事情一件件的向下推脱。

    最开始是莱特。

    远帆集团的莱特通过仆人将调查军火命令传递给德。

    如今德没有调查到,托克前来催促。

    或许是他们是明面势力,不能轻举妄动。

    毕竟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其余势力密切监视。

    但更多的糟糕是他们对该事件层层下放。

    如果德再将调查下放,那么调查依然会层层分配下去,永远都不会有结果。

    总不能指望那些凡人调查出军火下落。

    德一直认为托克先生调查军火事件远比自己更方便。

    只不过托克不愿意做罢了。

    威尔港警局就因为层层任务下放……让办案效率备受诟病。

    ……

    德的一生尽是坎坷和忧愁。

    幼年在救济会的经历依然深刻心中。

    其中有每日配给必须完成的手工工作,或者充当暗探,天真无邪的笑容下没有星点快乐。

    德的苦难远不止这些,残破的秘钥造就残破的超凡者。

    出于某种原因作为暗线,一潜伏就是几年。

    他从尘封的历史中走出,可是时代早已改变。

    大大小小的超凡势力将各行业渗透的千疮百孔。

    这也是德和纳即使拥有力量却也过得窘迫的原因。

    纳仿佛忘记使命,随着残缺秘钥的隐患暴露,纳的体质一日不如一日。

    德作为暗探需要隐藏实力,二者皆不能使用能力,最终他们被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孤寂的背影在小巷内远去。

    ……

    远处。

    一片残破的金面具引起人潮的阵阵哄抢。

    疯抢的人群……完全失去理智,一个男孩被汹涌的人潮挤出。

    他看向被撕裂的右臂衣物。

    那里露出干瘦的小臂和数道新伤旧痕。

    男孩的脸挤在了一起,像大人一样垂头丧气,“完蛋了,又要挨打了。”

    残破的金面具不知何时染上滴滴鲜血。

    德漠然的看着扭动的人团,听着一声声嘶吼。

    “托克还真做到了。”

    “呵,金面具可是奇物,最终拥有者会因此惹祸上身。”

    “无非两种死法,超凡者出手或……高尔组织报复。”

    “这就是无知者无畏吗?”

    茫茫的天空下,德的心情越发糟糕。

    纳的死亡是心内的一道伤疤,在他心内……永不愈合。

    “活着,一切都只为了活着,苍白的命运,谁也无法打破。”

    在轻喃声中,德的脚步远去。

    德受教育的程度不高,但他拥有超凡后反而看透了历史。

    课本上简单的语言背后却是无尽的深沉。

    课本解释骑士可决定凡人生死,但德却读懂超凡随意主宰凡人生死,凡人卑微如尘埃。

    孤独的身影在小码头区租区25号停下,他推开略有缝隙的木门。

    找下空位,要了一杯廉价麦酒,静静坐着。

    钟表一下下晃动,时间的流逝在这里异常晦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