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耀四方〕〔重生之情满四合院〕〔医婿叶辰〕〔开局截胡灭世巨蛇〕〔大明最狠总兵〕〔抗战之特混战队〕〔艾泽拉斯文明:开〕〔王者之开局镇守长〕〔我的蒸汽大明〕〔猎户修仙录〕〔开局被绑架,我从〕〔我有两个SSS天赋〕〔天命的我是神级反〕〔斗罗:开局签到灭〕〔校花跳楼死亡后我〕〔下八门〕〔太宗皇帝成长计划〕〔星印诀〕〔万相之王〕〔人在忍界,开局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七十四章 夏尔嗝屁了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具体原理是将身体叠入镜像空间,镜像内能暂时隔绝超凡类侵蚀。

    由于独特的视角,现实的夏尔变的如纸片般单薄,当然,这种状态似乎不安全。

    老者的眼眸绽放起灰芒,其一遍遍猛扩,他不紧不慢的伸出右手。

    撕拉,单薄的图画似乎被某种力量扭曲,老者手心爆起苍白的火焰,火焰漂过长长的空间在夏尔身上绽放。

    在那火焰中,单薄的夏尔身体倏然突变,变的凹凸与布满坑洼,其上沾连墨绿色的某种绒毛,然后泛黄,变得满是污渍与腐烂。

    夏尔的笑容也因此扭曲,一双脸变得惊愕。

    体内的金辉在数次闪烁后变得异常晦暗,就在最深沉的晦暗即将淹没希望时,光华猛涨,犹如迸出的一轮……光。

    “交换”,夏尔利用命运天平的等价交换,交换任何时间段可能存在的力量。

    他很幸运,那时的力量应该是满值,澎湃的灵力直接补充到灵体,当然,负面后果需要事后承担。

    虚空中流淌着怪异的波纹,紧接着,一道满身是伤的身形掉出,踉跄下滚落几圈。

    夏尔的头部完全错位,仅靠一根长脊骨链接,似断掉又没断的头颅显得异常诡异。

    胸膛凹陷,以致伸展出一片片碎骨,外翻的肋部骨骼和坑洼的皮肤表面,宛若一个破布娃娃。

    随着眼内黑光暴涨,身躯再度变成单薄的图画。

    再度跃出,他已变成完好的夏尔,利用镜像空间再一次摆脱了超凡侵蚀。

    夏尔尽量不直视老者,接连翻滚,躲开一道道骨刺长枪,手指迅速凝出五轮光华,其上带着迥然不同的特性。

    缩小版的虚影在涌动。

    代表审判的命运天平。

    代表死亡的黑色镰刀。

    代表勇敢的金色长剑。

    代表旅者的金色锁链。

    代表本尊的黝黑镜子。

    在五股力量的交织纠缠下,空间为之崩裂,一击而中,老者的头颅在灼热的光下……塌缩,但身躯依旧屹立。

    白骨冠冕中不知何时长出一块块面部碎骨,其犹如面具一样依附起脸上,刹那间……恢复伤势。

    老者的眼眸变得更阴森,手指紧握,随着雾气的弥漫,一片片墙垣出现,他似乎以自己为媒介,唤出未知的虚影。

    这墙垣……仅仅是虚影,在猛涨的光华中,夏尔抬起头颅,他不是没见过墙垣的虚影,冥土怪物曾直接唤出过此虚影。

    这堵墙与那墙极为相似,都是石墙,墙面都是一张张脸孔,以及空洞的眼睛和扭曲的嘴角。

    “二者有什么联系吗?极为简单的行为,却透露极多的秘密。”

    但夏尔没有时间思考这些秘密,向上看去,其上却是极为惊悚的画面。

    这似乎是一座教堂,尖顶,彩绘窗,以及最上方的……十二对羽翼灰色身影。

    一抹苦笑闪过嘴角,这是灰天使的教堂。

    并没有想象中的思维迟滞或是污染。

    …………

    虚影终归是虚影,不能维持过久,虚影的作用未知。

    “不对,他在酝酿着什么,他在准备。”

    夏尔想要阻止老者的任何行动,可是,晚了。

    即将消散的虚影汹涌着灌入老者躯体,随着各种碎片的汇聚,老者的形态逐渐发生变化。

    一轮灰色光华迸出,看不清里面的形态,但灵觉有启示,眷者形态。

    升腾起的辉芒隐去其身形,夏尔屏蔽视野,尽量不与其对视,以免受其污染。

    “还有这样的作战方式,弱小限制了我的想象。”

    鼓荡起体内的灵性,命运旅者的能力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占卜,指引诸界迷茫的人。

    第二部分,空间属性,旅者之躯体,以镜像空间为引。

    占卜既能为迷茫的众生指引方向,应该也能指引……自己,目前的任务是占卜出安全的躲避方式,“占卜”视野映照着安全的逃避路线。

    从交战的钟楼顶层到窗户是第一条,“很明显,这条安全路线是…信仰之跃,会不会摔死?这就另说了。”

    第二条是顺着楼梯直接往下跑,夏尔权衡半秒,迅速向楼下逃窜。

    身体划过诡异的弧度,屈身向底部逃窜,脸色却……一变再变,危机感如浪潮般一遍遍猛击心灵。

    倏然而至的紧迫感不知为何越增越强,可面前什么都没有。

    听力似乎被隔绝,周围一片寂静。

    …………

    底部楼梯转角,早已变为眷族形态的灰眸老者倏然闪现。

    在那里,他的身体四肢鼓胀,染上怪异的黑纹,紧握骨枪的手一遍遍猛甩,枪尖冒着通透的灰。

    纯粹的灰芒犹如一道道闪电般激射,长枪碰到墙壁时粘连其上,并化为狰狞的骨刺。

    周围的墙壁早已被老者改换为适合他的作战环境。

    镜像叠加,夏尔鼓荡着身体仅余的灵性,迅速将身躯叠至老者,后方手中交织起两轮光金剑。

    手持两轮长剑,右脚猛的前踏,一遍遍突刺,一张苍白的骨盾占据视野,任凭金剑在其上挥舞碰撞。

    二者相击为原点,骨盾层层垮塌,依旧层层重构。

    夏尔眼中的天平虚影骤然亮起,向右斜倾一度,在磅礴的力量中,序块完成最基本的重构,化为实质的厄运。

    骨盾瞬间爆散,眼前映出老者似笑非笑的面容。

    紧接着,老者身后的斗篷脱离其躯体,飞至二人中间,随着其倏然的鼓荡,前方排列起灰色甬道。

    甬道内充斥着腐败,挂着根根阴森白骨,一双双连带血丝的眼睛同时张开。

    飓风一样的精神实质刺入灵体,朦胧的光透出,对面的景象……看清了,那是无法描述的地域,游魂,无数的游魂,多到极致的游魂,量变一度引起质变,杂乱的哀嚎声充斥着精神。

    夏尔被污染了。

    指甲翻涨,体内涌出墨绿色的脓液和菌毯,然后涌出黄色脓液和根根羽毛。

    紧接着,夏尔身上绽放起一朵朵灰色玫瑰,它们在协同,在共振,鲸吞着夏尔的灵能与魂魄。

    眼前闪过诸多幻影,有船舱内的迷茫,有弗拉坠楼时的惋惜,有莱特质问的面孔,有疯子的癫狂。

    最后是一张朴素至极的面孔,但夏尔认识她,在拉西前线的未婚妻,安妮。

    体内的灵性飞快的流失,生命像决堤之水般奔涌而出,眼眸逐渐晦暗,再晦暗,然后……沉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