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平〕〔武侠之最终进化〕〔九龙归墟〕〔玩家走狗满天下〕〔重生科技学霸〕〔我,上古祖龙,被〕〔四合院战神的自我〕〔风水大相士〕〔千字生死令〕〔木叶:人生重置,〕〔神诡世界,我能修〕〔聊斋路长生志〕〔开局获得不死天功〕〔天命师〕〔离婚后靳少天天哄〕〔重生之奶爸的幸福〕〔总裁夫人就是那夜〕〔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簪头凤〕〔奇门仙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七十五章 各个势力的脑补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警局,特别行动处。

    漆黑的夜色下,凯莉呆呆地看着中指,其上的镂空金戒闪烁着星光。

    窗外,打更人依次点亮雕花路灯,在升起的淡薄雾气中逐渐远去。

    匆匆而过的身影穿过雾气,在大衣凝成水珠,潮湿感令人不适。

    寒冷和风似刀般刮着脸庞,行人紧了紧大衣,扶稳帽子,高竖领口。

    警局顶层,特别行动处。

    桌边的油灯火苗跳跃片刻,然后光华猛扩。

    火焰冲出油灯,像精灵般在空中舞耀,一阵盘旋后形成炽亮圆环。炽浪与火焰共同翻涌,其中走出一位戴着面具的身影。

    无比漆黑的夜空下,某颗星星闪烁片刻,面具下交织出轻灵的声音,“殿下,夏尔.科特死了。”

    凯莉的手颤动片刻,“查清楚了?”

    烛光倒映着面具上的花纹,”是的,已使用多种方法占卜。”

    “其精神彻底燃尽,根据时间计算,同一时刻,小码头区大钟塔垮塌。”

    “交战阈值一度飙升阶六。”

    “战斗余波太强,无法靠近。”

    “战斗涉及高位力量,无法占卜。”

    凯莉深吸一口气,“他早该死了,安德森的手伸的太长了,夏尔.科特这么明显的死亡道路也放在我身边,安德森是没长脑子吗?呵。”

    “愚蠢的安德森,居然认为他就是帝国主宰,主宰所有人的生死。”

    “夏尔.科特最后应该转职到稀有道路。”

    “这更反映了皇兄安德森的势力,大手笔,大手笔。”

    说出口的话突然顿住,凯莉皱起眉头,她发现自己低估了皇兄安德森的势力。

    细节出真知,按照培养暗势力脉络推断,安德森的势力之庞大不可想象,其在暗中布置多少后手,不可想象。

    凯莉以手指轻敲桌面,在总督府其现身那一刻,艾莉丝就告知凯莉。

    据估算,夏尔气息在阶五顶峰,安德森能培养出阶五的确出人意料。

    特别是稀有道路,价值不菲。

    通过运兵船到达威尔港,以图混入凯莉身边,凯莉一直这么认为。

    “阶五,阶五”,凯莉轻喃着,倏然醒悟,这意味着安德森已经接近皇位顶峰。

    如此推断其暗藏的势力,阶五都能作为暗探,凯莉一瞬间接近绝望,这场帝位争夺她输了。

    …………

    黑影听清凯莉的轻喃,阶五!面具下的脸变得极为难堪,游走各势力的她很快联想到灵阶,如此推断出安德森的势力。

    二人几乎同时发声, “黑手会!”

    他们曾注意到夏尔与黑手会的交流,一般情况下,能交流的都是同级,也就是说黑手会里可能也有一个……阶五!

    “完了”,凯莉的脸倏然变得苍白,她仅是一个阶四,手下仅是一个阶三。

    她从没想到安德森为了除掉她出动这么多隐匿势力。

    至高无上的地位,真的那么重要吗?

    那众生之上的皇位,诱惑那么大吗!为此,安德森真的会抛弃亲情吗?

    她不敢赌,这是人性的弱点,谁也不敢面对,谁也不清楚安德森的底线,这底线没有人敢试探。

    这场至高无上权力争夺战的围笼内,每个人都化为野兽,丧失亲情,近乎丧失所有的底线,仅仅只为活着。

    因为失败就等于死亡。

    先不提黑手会可能存在的阶五,轻易抹杀夏尔的存在更恐怖。

    “我们小瞧了威尔港,看不清局势。”

    凯莉揉搓额角,试图寻找方案,“我们没能力对付阶五,但可以龟缩,以特别行动处为防御。”

    “安德森到底编织多少密网,还无从得知。”

    二人都有些惊慌,没有人愿意面对死亡。

    “殿下,跟加里斯合作吧,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我们没路走了。”

    “加里斯,加里斯”,凯莉的眼眸重新绽放起光彩,但很快晦暗。

    “加里斯豪无诚信,合作推翻安德森或许有可能,但权力的分配跟我们无关。”

    “我们即使逃脱一死,也会剥夺所有啊,最重要的是剥夺超凡,天。”

    “在监狱的恶劣环境中,剥夺超凡意味着几年就会病死。”

    “记得根源教廷监狱吗?其中关押多少叱诧风云的暗世界前辈?力量被禁锢之时,他们比野狗还可怜。”

    “波多群岛的女皇,被狱卒们刻意羞辱,怀孕后被凡人囚犯踢碎胎儿。”

    “超凡者没有力量,就任人宰割。”

    凯莉的眼变的迷蒙,“我曾亲眼看着那…罪恶的一幕,那是最真的道理阐释。”

    “世界真残酷。”

    “我好害怕。”凯莉将头埋入臂弯,她害怕命运,因为她知道一系列黑幕操作。

    她怕也被皇兄替换,那个替身替她享受富贵,而她在监狱被狱卒。

    最真实的例子,姑姑阿莉拉不是真的,真的超凡者姑姑早被监禁了。

    现存的姑姑仅仅是父皇摆在明面处的替身,她最清楚夜幕下的阴暗。

    她不敢声张,她只能把秘密埋在心里,权利的斗争是残酷的,爱她的姑姑在监狱被狱卒们轮流那啥了。

    她还记得阴暗潮湿的监狱,发着霉味的木板床,披头散发带着禁锢手铐的阿莉拉,麻木且绝望的眼睛。

    螳螂,茧子,老鼠泛滥成灾,甚至还有毒蛇。

    在禁锢手套的作用下,阿莉拉如凡人般脆弱,骨节处长满白毛与菌毯,那是被人移植的,满是创伤!

    满脸的雀斑和褶皱,永远抹不去的黑眼圈。

    脚镣处被磨开肉,仅剩白骨,是超凡吊着阿莉拉最后的生命,她就像那余烬。

    被狱卒玩腻后,阿莉拉失去价值,在父皇授予下,她被劈开膝盖,移植菌毯。

    最后一次探监,阿莉拉在痛苦中一头撞向栏栅,血泼了凯莉一脸,凯莉心内依旧残余着阿莉拉扭曲的面孔,以及最后的解脱。

    每当想到这里,凯莉都暗暗告诫自己,不可失败,不然生不如死,至少死亡是种解脱,而折磨永远没有解脱。

    她哭了,在臂弯处默默地抽泣,仿佛回到幼年,那个蹲在皇宫墙角抽泣的小姑娘。

    可怜,无助,渺小。

    马里.科西死了,夏尔和凯莉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马里.科西的死断送了她和科西家族甚至军界的联系,断送了她最后的保护伞。

    请记住,死亡不是结束,更是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猎谍〕〔开局六女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