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青莲之巅〕〔重生飞扬年代〕〔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七十七章 死亡.命运摆渡人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借助那非同一般的烙印,灰天使家族成员窥见了密密麻麻的网通道。

    其交织在整个威尔港上空,然后地域一遍遍扩大。

    整个北麦肯大陆,然后是所有大陆,扩展到无尽海域,然后是整个星体!

    下一处是星空,最后,那众生的枷锁似乎穿透某种屏障,织向更远,更高。

    是跨异域与世界的网,大到无边际,网格众生!

    其互相编织,互相纠缠,其内有淡薄的游灵,也有不可名状的剪影。

    有的通道残破不堪,甚至断裂,有的通道完好无损。

    近乎透明又泛黑的光斑缭绕其上,偶尔可见一道道扭曲的脸庞。

    这是无比恐怖的一幕,他的喉咙瞬间变得沙哑,“陌客大君。”

    空洞眼眸内,两段人影在相互纠缠,口中的祷词倏变倏换。

    “无尽世界造物主的侍者,灰。” (灰)

    “死亡的主宰,生命永寂者。”(陌客)

    “死格,异域冥土之主,以刀剑,饥荒,瘟疫,野兽为权柄的伟大存在。”(灰)

    “死亡……”(陌客)

    瞳孔内的烙印随着二者交织一点点淡薄。

    最终,无尽的光从头部爆发,王冠被崩向天空。

    他的身形一点点坍缩,黑色的细小手臂破开溃烂的皮囊,紧接着一道身影钻出,那是神秘体。

    细小的手臂上满是裂隙,黑色生物伸手接过坠落的白骨王冠,啪嗒,将其戴在头上,身躯一点点膨胀,然后黑色泛成灰,再次成为脸色苍白的灰眸老者。

    他倏然踉跄,苍白的脸出现道道深紫。

    “咳咳,咳咳。”

    他看向手上的紫色线条,一点点灰色在和其纠缠蠕动。

    “高位侵蚀这么严重。”

    “依旧没有摸清夏尔死亡的程度。”

    “需要养伤,排除高位侵蚀。”

    他的身形在风中一点点消散,地面留下破烂的皮囊和垮塌的碎骨。

    ……

    死亡不止是结束,更是开始。

    死亡的感觉很奇妙,至少夏尔.科特这么认为。

    所见都是些影影绰绰的幻影,是一种极其舒适的感觉。

    就像是某种药品,刺激着残破的灵变得晦暗,剥夺感知的力量在蔓延,禁锢的力量断断续续,且无法抵御。

    世界有些安静,夏尔想沉睡。

    残破的神秘体在网格内沉沉浮浮,灵体被掺杂上紫黑色,那是蔓延而至的气息侵蚀。

    “不,不,不”,夏尔蓦然清醒,他清晰地记得自己…死了!

    “睡下去,不知道会有什么恐怖,超凡者都会死,怎么才能复活?”

    “在陌客被放逐的这段时间,众生脱去死亡枷锁,但这只对应高阶,低阶无法逃避死亡。”

    “灵目前有残余,是化为诅咒物?还是…?”

    倦意涌上精神,他好困,一种莫名的宁静在心内蔓延,催促他走向死亡。

    灵的眩晕与污染越增越强,意识似乎被抽离,缥缈感越来越沉重。

    他想尽一切办法,在心内疯狂呐喊,周围黑蒙蒙,影绰绰,无数场景走马观花般闪过。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诸生命运之钥为什么不帮我?”

    “嗬,嗬,嗬。”

    “好绝望,死亡规则这么紧,高阶都影响不了。”

    “不,一定都有漏洞,残破的通道就是明证。”

    “谁来救救我。”

    心内的嘶哑声从未停下,周围倏然扭曲与碎裂。

    他的思维越来越零散,“哈哈哈。”,“呵呵。”

    无数或怪异,或正直,或邪恶,或冷酷的人格在翻涌。

    无数人格共同交织起同一位夏尔.科特。

    “不,我还有办法,命运摆渡人。”

    “行走诸界,接引亡魂。”

    残烛般的亡魂一点点翻涌,灵体一阵模糊,最终汇聚成一道黑雾,残破面具附于面部,碎裂的黑色镰刀在手部闪现。

    “呵,灵体的残破直接影响到神秘体。”

    踉跄下站稳身形。

    眼前黑色与紫色交织,残破甬道内光怪陆离。

    他伸出雾气般的手,将手抵在通道屏障残破严重处,“这么坚硬?”

    “出不去? ”

    黑色镰刀亮起一点黑芒,随后光华猛涨,顶部蠕动起黑油。

    漩涡般的波动直接刺向残破屏障,交击处爆开一圈波纹。

    屏障粘稠至极,黑雾构成的左手一阵涌动,晦涩的力量在翻滚,蓦然露出无数尖刺。

    尖锐的爆鸣声再度响起,猛地一击,屏障裂隙似乎扩大了一丝。

    “有希望。”

    ……

    夏尔倏然停住动作,左手处的尖刺一阵翻涌,闪电般刺向通道顶端。

    身形迅速倒立,远处飘来一具骸骨,准确来讲是隐于骸骨的残灵。

    残灵像黑夜里的光一点点闪耀,但不可遏制的变淡,似乎将完全熄灭。

    恐怖的骨架表面是一道道深色铭文,看到其的那一刻,夏尔被剥夺所有,包括行动力。

    “阶五。”

    “完全体的阶五。”

    阶五有几种层次,星空主教克默未外放气息与展现神秘,但其确为阶五。

    灰眸老者应为阶四,头戴白骨王冠后为普通阶五。

    下城战,疯子属于半个阶五。

    骨架辐射着伟力,让黑色通道为之黯淡,夏尔也不好过,构成身躯的黑雾越发模糊,灵躯变淡,变虚幻。

    一枚虚幻的短刃插在骨架上,真无法想象,死亡后依然能影响灵体的武器。

    骸骨泛着光泽,强大但寂静。

    这位死亡超凡者的灵体似乎陷入深层沉睡,紫黑色的花纹完全攀上其灵体。

    “无信者。”

    这是夏尔对其的评价,据群星录和星空主教克默,夏尔总结出一些道理:虔诚信奉神灵的超凡者可升入神国。

    但并非所有人都愿进入,升入神国意味着不再拥有自由,有些神灵会剥夺超凡秘钥,回收后……重复利用。

    从云海坠入人间,都会因此发疯。

    超凡者失去超凡,连狗都不如。

    多数超凡者对神灵的态度是无信。

    陌客的阴影笼罩世界,超凡者不得不屈服。

    游灵被冥土同化,是真正的死亡。

    他们宁愿在神国内做普通游灵,尽管秘钥会被神灵回收,也不想死去。

    某种意义上。

    教廷是利益的结合体,是提供秘钥的机构。

    教廷底层有着真挚的信仰,因为他们没有选择权利。

    高层不愿意失去高阶力量,想尽一切办法延寿,不愿回归神国。

    他们即使脱离神灵,也能依靠高阶本质长存世间。

    越高阶越清楚神灵的本质,祂们毫不在意你的阶位和贡献。

    只要发生神战,肆意回收高阶秘钥,高阶在神灵面前没有反抗的能力。

    整具尸体辐射的力量越增越强,最终融化边口的裂隙,骸骨飘过,在甬道内逐渐远去。

    夏尔坠于通道底部,看向裂隙更深的通道薄弱点,镰刀光华猛涨,一击,再一击。

    那里…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在异世界白手起家〕〔华娱:从古偶顶流〕〔江湖最后一个老千〕〔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大宋之特工凶猛〕〔家有绝色小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