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八十六章 第四块砝码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大码头区。

    地下室。

    星空主教克默专注的盯着桌面,其上摆放三块砝码。

    一抹白色在天空闪过,飞于半空的砝码打着旋落下。

    咔嚓。

    两人同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是第四块砝码。

    ……

    博得矿区。

    大门,钢铁门扉与灰白墙壁组成最严密的防御。

    这里有一道人影,一位将脸藏在兜帽内的存在站在这里。

    真实与虚幻的界限在这里模糊,他似乎仅是幻象,无人注意。

    他捂着胸口,咳嗽了起来,咳,咳。

    他是…恐惧行者。

    夜幕为他遮掩衣袍,恐惧为他皇冠,他生于恐惧的旷野,活在梦魇肆虐之处,矗立污染之间。

    开膛手,亦称无面开膛者。

    他揉了揉脸庞,从脖子处拎出一个奇异的水晶吊坠,其上,无数玄奥符文在流转。

    吊坠发出柔软的光芒,这仅是表面,其内满是混乱与…扭曲。

    以及,最原始的…恐惧。

    轰。

    他挥舞着抓着吊坠的右手,在空中画起一个等边三角形,又在内部再画一个倒立三角形。

    将整个三角形分割成四个小三角形,紧接着,他将吊坠放在中间的三角形里。

    顿时,一股滚烫的灼热感开始蔓延,扭曲周围的空气。

    那波动越跨越大,突然间…爆开!

    直接将周围击碎,四周响起玻璃碎裂声,如浪潮般的波动彻底笼罩矿区,其唤醒所有人心内的终极恐惧。

    每个人都感到未知的声音在耳边低语,那仿佛是世界的低语,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响。

    但没有人敢去仔细倾听,相反,他们发出惊恐的尖叫声,试图屏蔽脑海中的疯狂。

    士兵们手中的武器纷纷对准周围。

    砰,砰,砰。

    士兵的身体被打成碎块,或是被削掉半个身躯,有人被散弹轰飞,身上千疮百孔。

    他们都…疯了。

    凭借着每个人的恐惧,恐惧行者穿梭到每一个人的附近。

    他带着残忍的笑容,挥舞着匕首,一刀接一刀,所有人的胸膛处都被刨开。

    鲜红的心脏被挖走,或是少了诸多器官。

    ……

    紧接着,一抹烈焰在他眼前放大。

    红色瞬间填满他所在的空间,一道近乎琉璃化的身影从其内跳出。

    恐惧行者浑身残破不堪,脸上挂着残忍的微笑,他的匕首丢了。

    “是谁?”

    紧接着,他看到烈焰组成的手在空中蓦然显现,这手似乎封锁了周围的一切。

    那手是那么快,带着炽热的光,无法直视。

    一把掐住开膛手的脖子,爆了,一把掐爆了!

    很快,开膛手化为无数蠕动的蛇,他们相互纠缠着坠落于地。

    那条手连带着一张纹理分明的脸显现在空中,落于地面,他皱起眉头,“恐惧行者?”

    旁边是一道淡薄的声音,“所有人都…疯了。”

    周围迅速凝聚出两道身影,一道浑身裹在黑袍下,另一道则是燕尾服老者。

    他们分别是巫师派来与沙文合作的二人与看守矿石的红日道路超凡者。

    老者张开口,“发生了什么?我在检查炼金阵,从矿洞深处赶来。”

    “刚才,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到一处。

    那里是疙瘩疙瘩滴落的粘液,他们与碎蛇一起盘旋着,逐渐组成一道身影。

    满身的黑鳞退去,那声音已经完全不是人,他似乎已经神秘化。

    准确的来说,那是一条狗,浑身沾满粘液与黑雾。

    “深渊犬…”

    老巫师皱起眉头,嘴角轻喃。

    “深渊犬,深渊古蛇种群眷属。”

    “忠实的深渊看门人。”

    “道路常见,数量庞大,战力高。”

    “诸多环境适应力好,繁殖性强。”

    “极度恶心。”

    这条狗张开满是倒刺的嘴,满是粘液的舌头分成三瓣,闪电般刺向三人。

    舌头所过之地,一切都变得朦胧,也变得混乱至极。

    恐怖至极的波动传来,三人身形一阵颤动。

    轰,烈焰喷发。

    其中,一道火焰组成的身影极速在深渊犬眼中放大,火焰身影手中逐渐交织起一轮火剑,剑尖涌动起液体火焰。

    其似乎拥有生命,舞成漫天的火雨,这火雨俯冲而下,凝成实质的杀意在空中翻滚。

    ……

    深渊犬毫不在意,它望了一眼火雨。

    它的身躯缓缓裂开,露出黑雾凝聚成的符文,混乱的力量骤然喷发。

    力量凝成实质,完全笼罩火焰。天空中,火雨完全暗淡,一点点消失。

    黑雾组成的符文中,星芒灿发。

    轰。

    火焰身影身上倏然黯淡,火焰被阵阵剥落,其中通透的红色身影被染上些许墨绿色。

    那墨绿逐渐侵染,逐渐扩大,墨绿掺在火焰中,是那么的违和。

    火焰人影身形暴退,试图阻滞身上的污染,他输了,他暂时失去战斗力。

    ……

    深渊犬满是倒刺的舌头依旧前推。

    此时,巫师兜帽抬起他的头,诡秘至极的气息在酝酿。

    黑暗中亮起一双猩红瞳孔,他竖起手掌,前推。

    借着光线,可看到一张苍白至极的脸庞。

    刺啦。

    刺耳的切割声传来,空间甚至为之切出裂隙。

    冲向他的深渊犬舌头被陡然斩断,深渊犬哀鸣着后退。

    ……

    旁边的巫师则凝聚起一掌,轰,这一掌是精神的实质化。

    哪怕只是轻轻的前推,也能依稀可见掌纹和指节。

    一巴掌,将深渊犬拍飞。

    在庞大的力量挤压下,深渊犬的身体骤然炸开,又在他们背后出现。

    “防御…”

    带着腥臭和呼啸的风声扑向巫师。

    巫师眼神冰冷,他身上逐渐亮起一层层波纹,他们一同涌动着组成屏障。

    砰,在惊天的巨响中,屏障被撕碎了,然后就是整座阁楼的泯灭。

    巫师看向穿透胸膛的利爪,各种情绪一阵翻涌。

    他嘶哑道:“我忘说了,最重要一条…,深渊犬,战力高,防御弱。”

    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极力抵抗着创口处的污染,身形迅速在另一处凝聚,但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他丧失了战斗力。

    ……

    在那一刹那,也是永恒。

    兜帽身影迅速张开手,呼啸声中,手上无尽光辉闪耀,其越发璀璨。

    一个空洞蓦然一点点浮现,其漂浮着,在瞬间贴近深渊犬,附着其身上。

    那空洞开始蔓延,越来越大。

    轰,直接将深渊犬半个身躯化为飞灰。

    那空洞越卷越大,无尽的乱流席卷而出,泯灭了一切。

    “奥术师之终极奥义。”

    “泯灭!”

    “永恒!”

    紧接着,他的脸色倏然变换,一道满是尖刺的尾巴彻底扎他的胸膛,鲜血炯炯流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