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八十七章 巫师的背叛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他彻底绝望了!

    带给他绝望的不是扎穿胸堂的尖刺尾巴,也不是炯炯流出的鲜血,他绝望的是,蔓延在深渊犬体上的空洞。

    那是他的终极大招,奥术师之…终极奥义,泯灭。

    那个空洞漂浮着,在奥术师绝望的眼神中,一点点附着在奥术师身上。

    轰。

    能量一瞬间爆发,空洞蔓延开,越来越大,无尽的乱流席卷而出,将奥数师半个身躯化为灰烬。

    奥术师仅剩半个的右手手掌竖起,前推,连带着腥红的瞳孔令人发悸。

    奥术师疯狂了。

    诡秘的气息中,空间裂开一道道裂隙,刺耳的切割声配上其苍白至极的脸孔,显得无比疯狂。

    “你让我死,我也不让你好过。”那手轻轻拂过深渊犬的头部,轻轻的,撕拉,撕裂了深渊犬。

    深渊犬头部宛若黄油般被逐渐切开,墨绿色的粘液泼洒的到处都是,无数泛黑的肉芽以及恶心的墨绿触须都炸了。

    奥术师静静地看了一眼深渊犬,彻底闭上晦暗的眼睛,他的嘴唇微动,但声音极其细微。

    无人有空去看,也无人有空去倾听。

    奥术师…死了。

    死于北麦肯的黎明前夕。

    ……

    丧失战斗力的巫师松开捂住心脏的手,他已经恢复一定灵性。

    从口袋里抓出一把红色矿石,快速吸收。

    紧接着,老巫师满是皱纹的脸逐渐变得平滑,创口肉芽翻涌,最终恢复完成。

    巫师再次向前突进,猛挥一掌,实质化的精神化作尖刺,铺天盖地彻底笼罩深渊犬所处位置。

    尽管深渊犬喷发的混乱风暴一层层抵御着那精神,但混乱风暴也越发黯淡。

    紧接着,巫师那实质化的精神倏然转化为火焰。火焰似乎带起莫名的力量,火焰在深渊犬身体各处燃烧,越燃越大,甚至,带起深渊犬阵阵哀嚎。

    紧接着,巫师紧闭双眼,因为一道令人战兢的目光投来。

    那是深渊里神明的力量,神的目光,那是深渊化的诅咒。

    巫师的身体蓦然变得灰白,然后那灰白像墨水一样一点点扩散,将整个身躯侵染。

    最终,他完全被石化。

    深渊犬拖着半残的身躯,身上的黑雾继续扩散,逐渐缭绕起墨绿色的火焰。

    火焰凭空燃起,齐齐飞向红日道路超凡者,那是沙文.威尔留在矿区的看门人,干掉他,这里就没什么人了。

    深渊犬无视了被石化的巫师,它疯狂的奔跑,然后冲刺。

    更炽热的红日长枪一根根投来,那些长枪与墨绿色火焰不断交缠。

    长枪上亮起细密的符文,那符文带起一层层炽浪,俯冲而下。

    深渊犬歪过头,避开到到炽浪,炽浪盘旋着,无尽的红芒封锁住每片空间。

    绚烂的光芒在这里碰撞,甚至交织起一轮赤阳。

    火焰组成的红日暴涨,超凡者似乎脱离了某种状态,他背后隐隐交织起虚幻的纹路,浮在半空。

    “神威!”

    “开天。”

    他伸出右拳,猛的向下挥去,击向正在冲刺的深渊犬。

    轰。

    火焰向下爆了。

    那是不可直视的火焰,深渊犬本就混乱的思维彻底失去理智,它的根源在裂解。

    紧接着,它混乱的瞳孔再度清明,眼部出现深渊项链的虚影。

    那虚影中带着些许圣洁,莫不诡异。

    二者的打斗倾覆了一切,甚至点燃矿区的煤堆,熊熊大火彻底吞噬矿区。

    轰,连绵不绝的爆炸掀起层层气浪,最终汇成一朵蘑菇云!

    轰。

    炽热的光和猛烈的地震传导到各处,但这些爆炸似乎不能影响交战的身影。

    炽热的光彻底淹没深渊犬,一刹那,它似乎化为某种黑雾形态,红日道路超凡者毫不在意,他一手伸向天空,五指张开。

    “光。”

    他的道路彻底绽放,甚至引起地下红日道路衍生物矿石的共振。

    这里本就是红日道路的主场,沙文.威尔极为睿智,他所有的安排都有用意。

    这里是红日道路的根源,自带领域,比肩传奇,甚至是领主。

    庞大的力量带起道道灵潮,红芒高距天穹,紧接着,他错愕的看着穿透胸膛的手。

    这手,并不是深渊犬的利爪。

    而是巫师。

    “怎么可能?”

    本该被石化的巫师背叛他了!

    ……。

    嗬,嗬,嗬。

    “为什么?”

    巫师迅速与他拉开距离,身前交织起层层屏障。

    巫师狡黠的笑了。

    “沙文的时代…过去了。”

    “而未来,属于巫师。”

    超凡者眼眸黯淡了一丝。

    紧接着,眼部,一闪而逝的光闪过,超凡者的眼睛望向远方,那里水渍布满:眼眶。

    “我们的…秉烛夜谈又算什么呢?”

    “我们的计划…又算什么呢?”

    “我们演绎的…未来呢?”

    “都是…假的吗?”

    巫师一言不发,紧接着,脸色骤变,一柄火焰组成的长剑切开蓝色屏障。

    巫师手指纷飞,艰难的在场域内划开一条条线条。

    巫师的身躯迅速消失,另一处,他的身形显出。

    他的双眼开始闪耀起蔚蓝,那是实质化的精神,本该浑浊的双眼快速变得通透,甚至毫无瑕疵。

    他似乎在酝酿什么…

    “不!”

    他的瞳孔墨绿色逐渐在变多,他们汹涌且澎湃,甚至差点淹没那通透的蔚蓝,满是血丝的双眼内,蔚蓝与墨绿在交织。

    他一手握拳,手中快速交织起一轮蓝色长剑,其上涌动着实质化的精神。

    他迅速向一处劈去,空间蓦然破碎,像碎片一样,大大小小纷飞,以圆周四溅。

    杂乱的空间显得那么的瑰丽,空间破碎处,一道狼狈至极的黑影跳出。

    那是深渊犬,他趁二人内讧,直接出手,试图污染巫师,但似乎没有成功。

    它舔了舔利爪,甚至快要丧失人性,但很快,他记得自己是恐惧行者。

    这就是神秘化的坏处,当丧失自我,就完全化为神秘体。

    ……

    诡异至极的气息刚要凝聚就被冲散,深渊犬露出混乱且布满阴霾的眼睛,直直望向天空中的火焰身影。

    紧接着,其内亮起墨绿色的光,光似乎切开了天穹,贯穿天地的墨绿色直接轰飞火焰人影。

    在人性与兽性间徘徊的恐惧行者已经找到平衡点。

    浓郁至极的墨绿色切开大地,切开一切,呼啸着向上切开数道云层!

    他爆发出阶五一击,这一次,火焰人影没有逃脱,他的身躯在墨绿色的光线下逐渐粉碎与泯灭,切割处闪耀着璀璨,一切都消失了。

    深渊犬逐渐长出三颗头颅,它咆哮着,嘶哄着,身躯逐渐染满墨绿色的鳞片,甚至尾部彻底化为挥舞的蝎子。

    他彻底畸变了,眼内充满冷血与杀戮,源于血液内的一切一点点代替他。

    深渊三头犬!

    此时的他似乎化为某种概念结合体,墨绿色的爪子切开一切,直接将火焰人地影彻底捣碎。

    他将视线投向了巫师。

    巫师的脸瞬间变得苍白无比,他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命运。

    他的手迅速交织,挥舞起一道道残影,紧接着,护住他身体的蓝色屏障越扩越大。

    但这些终归不如深渊犬的一句话。

    “痛苦。”

    痛苦的信息直接穿透屏障,从巫师的内心一点点外涌。

    那配合着着外界疾风暴雨般的墨绿色火焰,内外夹击。

    在狂风暴雨中,巫师伸出手掌。

    他的灵魂深处,有什么被唤醒了,紧接着,白辉般的光芒直接炸开。

    深渊犬直接倒飞而去,口中喷出一股股墨绿色的鲜血。

    空中逐渐一点点延展出…扭曲的怪物。

    它有着数道血色瞳孔,也有着外延的扭曲尖刺,它很恶心。

    它是彻底的灵界生物。

    它是巫师在一次冒险中,从古棺内放出的母性生物。

    甚至作为邪崇,纠缠巫师了很久…

    巫师沉默片刻,似乎很不情愿,“谢谢你…”

    扭曲的怪物似乎愣住了,然后,呆立很久。

    紧接着,二者似乎想到什么,他抓起巫师。

    二人的身影迅速变淡,然后……消失。

    博得矿区,残破的深渊犬舔舔舌头,向着矿洞深处奔去。

    他成功干掉了这里的守卫,这里都是他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乡村男支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