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青萍〕〔重开做房东〕〔这个玩家过分冷静〕〔忍界万事屋〕〔我成了皮克桃的小〕〔妻子的秘密〕〔大皇子,戍边十年〕〔团宠绿茶她超能打〕〔傅总夫人又闹离婚〕〔四合院:二八大杠〕〔这个体质便宜卖〕〔斗罗从踹哭唐三开〕〔猎罪神探〕〔山村小神医〕〔武术直播间〕〔贱门第一刀〕〔代管女兵,全成世〕〔护国利剑〕〔丧尸绝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九十三章 变局.众生之红法师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地下黑市。

    老者正座于摇椅之上,眼神锋锐。

    他手上拨弄着天空之眼。

    随着石板上的线条不断放大,他窥见了整个城区,城区各处的隐秘都无法逃脱其眼眸。

    当然,很多地方被未知所扭曲,这扭曲显示在石板上,模糊了地图,这反而暴露了超凡源头所处位置。

    凡事都有两面。

    他看向交叠空间处,那里露出三道人影波动,是一团团不规则的光。

    其中,没有红芒状的沙文。

    某种意义上讲,沙文……死了。

    在那一刹那,他的手抖了抖,眼眸浸满泪水,压抑着内心深处的悲痛倾巢而出……

    为了复仇,打破了禁忌,他……干扰了尘世,早年,父亲是富商,但,第三帝国历2955年父亲被刺杀……。

    那件事情让作为公子哥的马可受到无尽痛苦,他无法忘记!

    那年,他摇尾乞怜的寻找一份工作,过做面包师,搬运工,也做过流浪汉,若不是加入守夜人,他早已死去。

    有的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奇妙,马可终归是插手世俗,触碰禁忌,尽管,这一切做的都毫无痕迹。

    有的事情,不需要证据。

    无疑,无论是否受到惩罚,事情的结局是他想要的!他,得到了他该有的,他已经赢了。

    城区还有诸多势力隐藏,面对着波云诡密的局势,守夜人总部不会废掉他,一抹苦涩闪过,以后的进阶,恐怕是别想了……。

    他又笑了,眼中沁满的泪水早已流干,笑的疯疯癫癫,他想起了父亲死的那一夜,鲜血洒满大厅,还有,火光中燃烧的……母亲。

    更多的则是他,有在流浪中被殴打的他,在迷茫中迷失自己的他,有渴望摆脱世界的他,

    有在无数次与怪物斗争中险死还生的他。

    做守夜人时,他很迷茫。

    其余势力都是人族内斗,只有守夜人是对 外。

    高达90%的死亡率,令人望而生畏,众人在这条孤独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有人变得恐慌,有人想去摆脱。

    他们或是自杀,或是沉迷于尘世的娱乐。

    试图忘却生死中搏杀,试图望却那些不平等的等级。

    守夜人鱼龙混杂,有罪犯,有试图接触超凡却没钱买秘钥的幸运普通人,有落魄的王公贵族,有遭到追杀的超凡者。

    某种意义,他不需要再活着,他已经找到生命的意义,但,他还欠着组织很多很多,依然要守护着威尔港。

    白发苍苍的马可手摊开,天空之眼掉落于地,哐当,石板粘上稍许灰尘。。

    ……

    下城区。

    一位衣衫不整的乞丐卧于地面。

    这里有匆匆而过的人群,看到这一幕,见怪不怪。

    其算是混的比较好,在诸多流浪汉中,起码,他有破旧的风衣避寒,耳朵紧贴地面。

    细细感知城区的震动,一会后,他小心地抹去自己存在的痕迹,眼眸环顾四周,然后向另一个阴暗小巷走去。

    “洛克,你就这么想找到我?难道不知作为助手多年的我……也拥有一定的反侦探技巧?”

    他似乎想到某种可能,手一阵颤抖,背后一阵冷汗,“不对,洛克很可能不按常理出牌,看来我需要改变!”

    眸光闪烁不停,向边拐去,彻底消失在小巷内。

    ……

    其走后不久,一道身影出现在这里,洛克终究没有去救凯莉,尽管凯莉赠与洛克超凡精粹。

    他看像被销毁的痕迹,试图辨别出什么,但是失败了,“看来,助手越发谨慎了。”

    他的眼神略发深邃,“反侦查和侦查混杂,看来,找他需要放一段了。”

    “除了目前没空,更多的是降低其戒心。”

    “这座城市还有极多的秘密,需要我去挖掘。”

    “如果……”

    “不对!”

    似乎有视觉传来,那种窥视感非常普通,但却明显感到……。

    窥视感不是那么好受的。

    他瞬间转头,只有小巷匆匆而过的人群,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下城区真是卧虎藏龙。”

    “或许是丧钟的人,毕竟我的侦探名号在威尔港广传,好奇我这个侦探来这里做什么?。”

    “呵呵。”

    “凯莉杀了黑袍,但其手下却死去,看来她的势力不大,锦上添花终归不如雪中送炭。”

    “就这么办。”

    ……

    广场的人影开始散去,但科西总督眼内的凛冽没有散去,虽然,他面向城区妥协,但不代表,他面向有些人……妥协。

    他抽出了一叠牌,清洗着,不远处,站着艾丽丝,她在搜索着什么,仔细的聆听。

    “总督,他的身影出现了……。”

    “杀掉他。”

    艾丽丝默不作声,手向天空升起,她的手再次出现紫色蜘蛛雕像,那雕像异常的邪异。

    然后,艾丽丝的身躯一点点神秘化,随之,雕像一点点融入其身躯,无尽的光辉在璀璨。

    紧接着,艾丽丝的眼眸内,黑芒与绿芒相互交织,共同纠缠,组合成一道道璀璨符文。

    那是极其抽象的符号,代表着死亡和生命。

    借着雕像的力量和本质,灵能不断共振,她再次链接上大墓葬区的死亡源泉,然后,近乎实质般的黑色光柱从天空落下!

    其直冲向一片城区,其似乎瞄定该有的目标,永远不会松开,因为,光柱是依据众生本源之死亡本源所设立。

    理论上,不存在生灵脱离本源的方法,所以,对手无法躲开这一击!

    科西总督的眼眸穿透空间的距离,直直望向那一片,地域,那里站着一道红色身影。

    他身披红色法袍,无可琢磨,无可衡量,最重要的是,其头上戴有红色交织成的冠冕,紧接着,他的法杖斜指天空,法杖顶端逐渐亮起红芒。

    那一点红芒像潮水般涌动,一点点向上攀爬,刺目的红光染遍天空。

    轰……。

    那红芒在天空盘旋,与光柱相撞,这时正是城区所有势力斟酌的时候,诸多势力对这一变局不可能做出最快速的反应。

    科西总督等的就是这一刻!他从没指望军方能彻底镇压城区,他指望的是彻底消灭……高尔!

    从目前来看,他的计划成功了。

    该计划必须在战斗刚结束,局势一片平稳时,除了麻痹城区,也能麻痹高尔,否则,这好牌将会被打的稀巴烂。

    至于成不成功,就……听天由命吧。

    那光柱丝毫没有黯淡,反而冲破了点点红芒,然后,带着毁灭的气息追踪向高尔。

    高尔挥舞着法杖,不断变换着位置,但他永远都无法逃离,那光柱时而消失,时而出现时,钻入灵界,或从灵界钻出。

    某种意义上讲,这种追踪的光柱……近乎无解。

    那是纯粹的死亡与黑暗,相比之下,虽然绿芒与其同阶,但数量限制了什么……。

    如果这黑暗光柱能引起某个存在的兴趣和共鸣,那才是最终的……目的。

    或许高尔已经猜到了这一刻,艾丽丝是利用信息差作为最后的杀手锏。

    从科西总督代表的军方势力,她了解到红家族的分裂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其代表的是信仰的分裂,而被分开的红萨满又足如何能够永远调用相关源头力量呢。

    要知道今天红家族向源头的次数极多,或许,源头因此烦躁了呢,谁也不愿意向别人多借力量,哪怕祂的力量……无穷无尽。

    军方赌的就是这一刹那,只要除掉高尔,在不触碰其余势力的前提下,军方可以安全撤出威尔港。

    仅仅,只要赌那一刹那。

    将军们的眼眸也越来越专注。

    轰,无尽的黑暗彻底吞噬了高尔的身形,那像一个点,一点点蔓延,瞬间抹去生灵的存在痕迹。

    望向那暴涨的源头,科西总督紧了紧握着手杖的手,“成功了,但也预表某些存在,似乎快要……回归了。”

    “世界将要迎来……大变。”

    下城区。

    一位身披灰色兜帽的老者抬起头颅,望向光柱爆发点,眼神深邃少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