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耀四方〕〔重生之情满四合院〕〔医婿叶辰〕〔开局截胡灭世巨蛇〕〔大明最狠总兵〕〔抗战之特混战队〕〔艾泽拉斯文明:开〕〔王者之开局镇守长〕〔我的蒸汽大明〕〔猎户修仙录〕〔开局被绑架,我从〕〔我有两个SSS天赋〕〔天命的我是神级反〕〔斗罗:开局签到灭〕〔校花跳楼死亡后我〕〔下八门〕〔太宗皇帝成长计划〕〔星印诀〕〔万相之王〕〔人在忍界,开局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九十七章 遗落区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遗落区。

    气息黯淡的夏尔站起身,“咳,咳”,他摸了摸面具,面具的残破感更严重了。

    组成身体的黑雾近乎溃散,他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本该恢复到阶四顶峰,但随着降临进程被打断…倒霉死了。

    他再次退回到阶四初,夏尔这会有些沮丧。

    这里似乎真的是被绝望笼罩的世界,其中掺杂着深渊的气息。

    世界的恐惧如沁入水的墨汁。

    夏尔身上的黑雾沸腾、阻住了蔓延的恐惧,他的残魂还是畏惧恐惧行者,更畏惧深渊。

    天气极为怪异,目力所见千变万化,有寒冷地域,也有黑暗笼罩之处,各种气候交接混杂。

    总体而言,是阴沉的天幕,以及焦黑的泥土。

    他看到了不少怪物,竟然生出一股亲切感,夏尔皱起眉头,那是同源的力量。

    超凡者秘钥到底来源于灵界还是来源于神祇?

    虽然从群星录了解秘钥来源于神祇,但灵性可从灵界补充依然值得深思。

    看向那些同源的力量。

    “灵界生物?”

    有时,阴沉的天幕下是耀眼的闪电,黑暗遮庇之地,有无数怪物的剪影,其中传来阵阵呢喃与嚎叫。

    “很不舒服,似乎有什么在引起身体畸变…”

    组成身体的黑雾甚至传来**感,然后,随着夏尔的意志,他找到了源头,那类似于光线。

    “怪不得,所处之处无生物。”

    黑色镰刀划过土壤,他找到了一根刚开始腐烂的骨肉。

    注视着溃烂的白骨表层,长满白斑的肉还没腐烂,因为方圆数米毫无生命体。

    这是溃烂与凹斑,奇怪,有东西引起了这个东西的变异,夏尔用镰刀从土内挑出一块…电池。

    电池破裂了一小块,看着电池上的单词,夏尔不认识,当看着电池源源不断的辐射,“或许是核能?毕竟,只有核能才可产生这么大的污染。”

    他将目光投向远处,越过浓厚的迷雾,看到了聚集地,脏乱差,且密密麻麻。

    自己这身怪异模样,姑且去试一试吧,入乡随俗。

    ……

    阴暗的天幕下,一道身影默默前行。

    走着走着,夏尔停下了脚步,因为,面前出现了一道身影。

    那身影比他还要拉风,一个树人穿着繁复黑袍,其露出的部位完全是树木组织…

    树人有着漆黑的头盔,眼眸呈现蔚蓝,是黑暗中的一抹光,散发着深入骨髓的寒冷。

    夏尔眯起眼睛,树木组织和寒冷相组合,这种生物这可不常见。

    树人举起手掌,犹豫片刻,道:

    “远道而来者,欢迎…”

    ……

    聚落群的尖顶城堡。

    二人望着跳动的蓝色火焰,默然不语。

    好久之后,夏尔开口:

    “也就是说,我们和加特斯组成脆弱的平衡?”

    蓝色火焰跳动少许,将二者的面容照得更加明亮。

    夏尔残破的面具在光芒下恢复稍许,实力也在逐渐补全。

    夏尔有一些疑惑,城堡内还有另一位成员,是一位人类女性,她算不上多么美丽,但却无比祥和。

    她看向树人是温柔,树人看向她也一样,夏尔脑海倏然蹦出相濡以沫,揉了揉额角,一度认为自己眼花了。

    “树人是怪异,为什么娶个人类?算了,这是人家的家事,最好不要问。”

    那位女性走下楼梯,不知去准备什么。

    树人手指微动,火焰中落下数颗结晶,涌动的火焰一遍遍涌涨,在驱赶着什么。

    随着阵阵的火焰蓝芒,夏尔脸部黑雾沸腾,身上的污染似乎消失了。

    他看向夏尔略有欣喜的脸,声音低沉:

    “你身上带有加特斯文明的武器污染,那污染不讨喜。”

    “某种意义上讲,的确是这样。”

    “那冲突是由武器造成的,有4000年前的,也有最近的。”

    “他们无法造出以前的装备,只能有这样的小玩意,就像之前拿着的那个。”

    “加特斯文明称呼那叫……核。”

    “咳咳,核污染对大多数生物通用,虽然,污染对我们微不足道,但难以摆脱,那会一点点累积。”

    他从边上抽出几根树枝,拨动着火,跳动的火苗燃烧的越发旺盛,夏尔眯起双眼,盯向这位树人,“也就是说,这是加特斯的聚落,他们依附于你?”

    “不是依附。”树人侧头看向夏尔,蔚蓝眼眸在隐晦闪动,“很奇怪?我只是很讨厌那些污染,加特斯文明也一样,这只是互利共赢。”

    树人谈及这个话题,情绪有些低落。

    “当然,种族的立场依然存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但我是少有愿意分享聚居点的,其余的怪异不是这样。”

    树人的脸庞似乎带上了微笑, “如果想知道原因,时间就要退回到100年前。”。

    火苗越发大了。

    “那是一个凛冽的冬夜…”

    “我从初代祖先尸骸处诞生,相比于其余人,我并没有经历过那些战争。”

    “虽然,我常见灵界生物与加斯特的争端,但骨子里还是有着不忍,我有个愿望,希望时间淡化仇恨。”

    “我希望如此,也一直为之努力。”

    树人眼眸透过城堡望向天边,出乎意料的是,那里,晴空万里,“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学会了善良。”

    这火焰耀跃着,似乎更加温暖。

    “在这里,在出生处,我也遇到了喜欢的那个她。”

    “也就是这件事,让好多事情都变得糟糕。我不愿意去初代那开会……,他们反对我,或许,他们是对的,种族间只有适者生存。”

    火焰噼啪噼啪的烧着,夏尔的脸有些僵硬,沉默下不知在思想什么。

    许久之后,他站起身,看向窗外,“这些屏障也是你组成的?”

    树人将最后一块结晶丢入,无视越燃越大的火苗,站起身,“是的。”

    “那为什么他们没有基本的生活保障?”

    树人挥舞着手中的树枝,心不在焉,听到夏尔的疑问反而愣了愣。

    然后他笑了笑,“你是从灵界来的?不对,你应该是从其他世界来的。”

    他无视沉默的夏尔,走到窗边,望向聚落地。

    “我听我的祖先说过,不管是在灵界,还是加斯特,这样都是常态,越是没有力量越是痛苦,越是想要守护那道倩影,越能进步。”

    “安逸,带来的只有毁灭…”

    “只有竞争,或是无比渴望保护种群,才有可能永存,没有欲望,只会走向衰亡。”

    树人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不甘。

    “你或许生活在安逸的世界,没有经历过,自然不懂。”

    “无人理解,就像那位渴望保护重要之人的一位,他,选择拥抱黑暗。”

    “他,选择成为怪异,又反过来对付我们,虽被联手灭杀…,却撼动心扉。”

    “愤怒和不甘无人能理解,和他交战的那天,我注视着他的双眼,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他眼眸内填满了…责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