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零一章 夏尔多了个老婆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狭窄的房间内是刺骨的凉意,这里安静无声,安东尼颓废的坐在墙边。

    饥饿感越发严重了,时断时续地抽痛甚至影响到思考。

    身体的创伤吞噬着仅余的一丝力气,无尽头般的吞噬,受创的肺部组织让他只能发出破风箱一样的喘息。

    还好,他通过表上的翻译功能学会了一些简单词汇,不知什么原因,他的记忆变得更灵敏。

    有些内疚,也有些绝望,他不知道物竞天择的进化论,但物种间就是如此。

    无人会在意链条底端的感受,就像人类从来不在意动物的感受。

    从目前接受的信息看,那些树人无疑占据着这里的高层,无论是奴役,或是监禁。

    他内疚于那一刻的退缩……,或许,是他太自私。

    争辩是没有用的,绝情的不只是抛弃又或者是怨恨,而是用大义凛然的道理抛弃。

    有时候,道理讲多就会失去人性。

    人心不值得考验,安东尼的脸泛起死灰,他只是一个在威尔港机械厂的工人,又或者是阴暗经历让他变得圆滑?

    难道经历过死亡就更惧怕了吗?

    他已经猜测什么事情发生,捏紧拳头,但他毫无办法。

    ……

    嘎吱,门开了。

    安东尼板起脸上的表情,努力维持僵硬,让人猜不透想法,这是他在工厂学会的生存道理,谨慎,再谨慎。

    安东尼观察着来者的样貌,是那位以手压他的大叔。

    沉默间在内心不断揣测大叔与这具身体的关系。

    大叔沉默的来到安东尼身边,巨大的伤口连绵,在莹蓝光芒下有些狰狞,仔细观察下大叔眉头渐凝。

    又是一连串陌生语言,安东尼有些免疫了,不再头大。

    板着脸,他需要直接或间接的获取更多信息,包括这具身体的行为习惯,各种社交关系。

    坎尼(安东尼)的父母在艾尔西历2985年从加卡乡来到威尔港的,在他小的时候,不止一次听母亲诉说艰辛与奇高的物价。

    说的多了,就影响到坎尼的消费习惯和眼界,或许,这就是贫穷的感染,一代代遗传。

    一天,父亲不辞而去,几天前,父亲一直都在出租屋旁,沉默着吞吐自制老式烟卷。

    他甚至听到了父母的一些争吵。

    他听说父亲进入博得矿区,可父亲再也没回来,几百金镑让母子一跃成为普通市民,但母亲已变得沉默寡言,最终,郁郁而终。

    更不幸的是,房间被某人以未知手段夺去,可能处于善心,放过了坎尼,16岁的他在街头流浪,并偶然加入救济会。

    在那里,他学会了一些简单的伪装,也曾参与过违禁品运送,他仅在救济会一年,就凭借吃苦耐劳成为机械厂的一名工人。

    收回紊乱的思绪,因为他看到了食物!大叔带来了食物,细胞在沸腾,因为激动,手在颤抖……。

    食物入口的一刹那,他一遍遍强迫自己冷静,好难吃,可味蕾和身体习惯却认为食物好吃……

    他什么都不知道,也无法开口,大叔静静地看着他吃完,欣慰的拍拍安东尼的肩膀,拉开门,走了……。

    近距离接触食物,安东尼发现了异常,这已经不是原来的嗅觉与味觉,这种难吃的食物在原身看来极为美味。

    嗅觉与味觉的改换……

    食物像一种植物组织,有着细密的钎维,安东尼很熟悉,他曾吃过!就在街头,这是……树皮,呕吐感一度压过意志,他的思维发散……,心不在焉。

    哪怕早就有所猜测,但真相到来时,却无法接受。

    这是……树皮……!

    ……

    此刻,不仅安东尼一人遇到麻烦。

    ……

    较清雅的房间,依然改变不了机械的繁复感,这里布满绿化装饰,甚至模仿人类体系家具设备,类似粽木的家具泛着阵阵清香。

    夏尔看向不断抽泣的贝琳娜,捂住额头,她的名字能占卜出,这属于基本的信息收集。

    冰冷的手前伸,将贝琳娜拉起,她的手很粗糙,手心则柔软些。

    她很消瘦,甚至带有一丝迟钝,手臂上是淤青与新旧伤疤,绵延其上,密密麻麻。

    在其戒备与惊恐的的目光中,黑雾沸腾,涌动中刷净她毛孔间的灰垢,然后拼成柔软黑袍,环绕着覆其身上。

    夏尔曾纠结超凡衣物对普通人的侵蚀性,还好,从短期来看,侵蚀不算强,总得给贝琳娜衣服穿……,她显得有些惊恐。

    她的样貌,就像刻刀一样篆刻在心灵深处……,有种感觉很特殊,模糊且无法形容,似乎是……悸动。

    竟然有自责和心疼……,夏尔的手僵了僵,还有点小心翼翼,似乎是对美好的呵护。

    细细检查下,

    看着其微微闪动的睫毛,内心却不平静。

    脑子胡乱思想,有些东西不好分析……门开了,走入的是瞳孔通透的树人,他的脸色也不好看。

    盯着夏尔几秒,他的身体倏然悬空,手中交织着什么,然后,闪烁起翠绿色的光芒,危险且心悸。

    “深渊的气息。”

    “深渊的气息?”夏尔陷入迷茫,但总想解释着什么。

    “深渊七宗罪之一,~~。”

    夏尔好像想到什么,“如果是这样,的确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辞凤阙〕〔赐我狂恋〕〔我在三国收义子〕〔开局截胡五虎上将〕〔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开局考了个省状元〕〔刚打通惊悚烈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