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来治治他〕〔这个前锋不正经〕〔美艳总裁爱上我〕〔捡漏:我觉醒了黄〕〔重返1987当首富〕〔至尊小神医〕〔龙背上的训练家〕〔废土之我是神级御〕〔无敌仙医混都市〕〔诸天纵横之渣渣的〕〔海贼之法则大剑豪〕〔三国:一纸婚书,〕〔新宋〕〔神话三国:我的词〕〔破废成才〕〔姜先生的团宠小嗲〕〔重生年代:胖厨娘〕〔末世狩魔人〕〔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民调局异闻录之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零二章 诡异的力量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荧蓝色的狭窄房间内,获得食物的安东尼大脑运转的越来越快,无数的信息不断组合与巩固。

    经过数次翻译,安东尼已经掌握了基本的加特斯语,可以磕磕巴巴的以仿生语与他人交流,配合沙哑的语音,基本无破绽。

    一定基础的语系知识加快了他对纸条密语的理解,但这似乎没有任何意义,密语…,密语。

    脑海内蓦然劈过一道闪电,如果字不是字呢?

    回忆着走出门的走廊,一步步对照,或许,这是图纸?这里通向那里?

    他走出房间,在阴暗的甬道内周转,严肃的看着各种路线,真有线索。

    一路前行,他看到各种废弃的建筑,外面挂着条带和铁链封锁,禁锢着什么东西,时不时传出嚎叫声。

    几位衣衫褴褛的加特斯人,眼神木讷且麻木,且未理睬安东尼。

    穿着不合身衣服的人群让安东尼有些揪心。

    他以为自己就够惨了,可这里人们更惨,这直接唤醒内心不好的回忆,这里和威尔下城相似。

    随着他越走越远,疑问也越来越多,为什么这里有着较高的机械技术,可……,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里陌生且残酷。

    穿过北侧的甬道,来到纸条指示的最终位置,一座酒馆,至少门上挂着加特斯语“酒馆”标牌,海报也是描绘的酒杯图标。

    寒冷吞噬着生命力,也吞噬着心中的希望。

    在环境中,任何情绪都会被放大,绝望带来的是更深沉的绝望,肃穆带来的是更深沉的肃穆,这里就是这样。

    刚才穿过的阴暗长巷没有尽头,其中弥漫着绝望,他虽看到最终的目标,但长时间的运动,伤口撕裂的更深了,至少成功了。

    安东尼松了口气,他转过身,仔细观察,这里似乎没有什么秘密,纸条中,该怎么面对曾经的社交关系,或许,沉默是最好的回应。

    他握紧手掌,拉开木门。

    纹理分明的木门安全性比自家铁木混合门更差些,有时候,木门也是食物,准确来讲,纤维是食物。

    里面蛮寂静的,窃窃私语下声音都不大,朴素的木桌,破碎木板拼接起的木椅。

    几位陌生的客人,端着酒杯,他们共同看向安东尼,凛冽的视线带有一丝压迫感。

    这是…杀手,安东尼在救济会呆过1年,这种压迫感是杀手,杀意一度驱散安东尼的思绪,那是本能。

    借着身体惯性,一步步前行,眼前是惊人的一幕,老板的左眼完全由类机械装置组成,繁复且闪烁着蓝芒。

    木制房屋混合着机械,显得莫名怪异,安东尼没有这里的货币,无法购买。

    他只能一点点试探,或许老板会隐喻出什么,无视那些盯着他的杀手,走到吧台前,沉默不言。

    老板沉默地看着桌面的板块,一点点拆装和维修,微微抬起头,瞄一眼安东尼。

    这次,安东尼听清楚了,“那里怎么样?”

    追求真相的野心蠢蠢欲动,他不明白那里指的是什么,联想到体内的创伤以及畸变。

    沙哑的声音和干涩的加特斯语混合出奇异语调,“畸变。”

    老板没有说话,眼处的装置莫名的闪了闪,卷发下是从太阳穴连到脖颈处的巨大疤痕,面瘫似的脸庞下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他沉默了,安东尼同样在思考,飞快的运转大脑,现在只能说明身体畸变,以及遭受意外,巨大创口就是明证。

    但原因和具体步骤都不清楚,难道这些事还要去问酒馆老板才能得到更多信息。

    这里总带给他深深的无力感。

    他观察着桌面的机械,有限的认知无法解析,但可以看出这里的机械结构老板左眼的机械属于同种装置。

    或许之间有联系,是一条线索。

    老板的沉默也代表知情,心脏一度提到嗓子眼,也就是说,他知道安东尼曾经去的地方,也大致知道原因。

    嘎吱。

    门开了。

    一位身穿皮衣的男子走入,脸色模糊,手间是几块绷带,风尘仆仆且眼神锐利,他随意地坐到桌前,捂住额头,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神秘且诡秘莫测,至少杀手紧绷的样子不似伪装。

    在寂静的沉默声中,眼神略过木制桌面竖纹和卷纹,略过复杂的机械装置。

    目光最终停在左边墙壁,那里的灯在旋转,摇曳着光影,挂着一张张熟悉的画像,可他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其印在纸张上,精美的栩栩如生。

    底下,却被描绘出灰色小点。

    他们中有老人,男孩,壮年人,胡乱猜测下没有结果,反而平添烦恼。

    他没有使用扫描功能,因为不他知道怀表是否别人也有,酒馆是否防范?

    扫描树人就吃过亏,让他的心产生一定阴影。

    老板从桌下拿起酒杯,里面荡漾着不知名的蓝色液体。

    安东尼摊开双手,他没有钱,眼皮垂动,老板面瘫似的脸终于笑了,酒杯前移,时间在安东尼眼中变的缓慢。

    因为,老板的手揉撮在一起,他眯起眼睛,金钱的味道,安东尼熟悉极了,剥削的味道。

    他必须接下,他别无选择,也没办法拒绝。

    干净利落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味觉在爆炸,苦涩,还是苦涩,只能如此形容,药液在改善安东尼身体的畸变情况,并一点点恢复创口,伤势和药液在纠缠与僵持。

    身体各处有着奇怪的痒麻感,从脊髓处和皮肤透出,缓慢改造着身体,这些依旧杯水车薪,但有条生路。

    世界的一切都标好价码,老板将卷好的纸条前移,似乎是任务,需要安东尼解决。

    呼吸加速片刻,最终,他决定握住命运的咽喉,他收过纸条,转身离去,去寻找真相。

    ……

    一处被封锁的房间内,眼前的景象冲击视觉,这里正是老板任务处。

    狭窄的钢铁房间,两侧是泛着冰冷的墙壁,挂着各式各样的废弃管道。

    里面是难闻至极的腥臭,眼前是干瘪的皮肤,凹陷的瞳孔,明明地上摆着食物,却被踢翻,他们都没有吃。

    血色的瞳孔盯着安东尼片刻,然后转移,嘴角发出呓语。

    那声音模煳且癫狂,地上满是浑浊的液体。

    “安东尼,救救我。”

    “哈哈哈。”

    “乔治死啦!”

    “乔治,乔治。”

    他们疯疯癫癫,却又保持着一丝理智。

    这里疯疯癫癫的环境冲击着认知,打算前伸的手臂在这一刻顿住,为什么对这些人都有熟悉感,他却不认识。

    这怎么可能,他又是谁?原身又经历了什么而死亡?

    发生了什么?

    “乔治?”

    嘴角轻喃,却被几人听到,血色的瞳孔齐刷刷盯向安东尼,阴森下,他的身体泛起一层接一层鸡皮疙瘩。

    男人们越发癫狂,其中一人咧开嘴,里面是稀稀落落的黄牙,“乔治,乔治……死了,乔治……死啦!”

    阵阵寒意涌出,为什么?他们对乔治念念不忘,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那呓语渐渐微弱,又突然拔高,一人的思绪突然紊乱,从地上捡起尖锐碎石,猛地击向太阳穴,血液四溅,带着尖锐的叫声!

    “乔治就这样……死啦。”

    他瞳孔内带着解脱和安宁,解脱。

    其余几人癫狂大叫,“死了!死了!”

    共振的声音像鱼鳞涌动,密密麻麻填塞进安东尼的脑海,手指微微颤动。

    莫名的冲动,让他想捡起地上的碎石,重复之前的状态!

    “死,死…”,那呓语在脑海中反复回荡,就在理智即将被吞没时,药液发挥了作用,再其一遍遍涌刷下,安东尼神志逐渐恢复。

    空幽且阴森的房间内,几人的瞳孔变得邪异,“乔治,死了,下一个,又是谁呢?”

    他们近乎同时捡起地上的碎石,猛地击向太阳穴,数股鲜血喷溅而出,浑浊的血液在地上滴落。

    共同死亡的场景层层叠加,充斥着幻象,安东尼已经要疯了,刚有一点线索,一切却又付诸东流。

    “这里为什么那么诡异?”

    “为什么对那些人熟悉?”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