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零五章 离开布里区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在混沌的思维中,匕首前推,在嗡鸣与寒芒中切开脆弱的喉管。

    某种程度上讲,他犯法了,但这里没有法律。

    或者说,这些人就是法律,有枪的人才能代表法律…

    虽然好奇,但这不是思考考的时候。

    这些意志坚定的杀手受到混乱的影响比他还大。

    这是最后的机会,要抓住。

    前推的手臂带起阵阵呼啸,他迅速转身,扑向下一位。

    杀手布满阴冷与扭曲的脸庞并没有因疼痛而退缩,他忍着,额头冒着冷汗,叩响扳机。

    砰,砰,精神恍惚下子弹都打歪了。

    尸体曝出的血雾不仅会影响到精神,最可怖的是扭曲视野。

    视野在清晰与模糊,黑与白,卡片与动态,旋转与静止间徘徊。

    他迅速扑向下一位,打掉其手枪。

    倏然,这位杀手突然前冲,一拳轰击在安东尼头部。

    他的拳部紧绑着麻布绷带,然后压低身形,后背在紧缩与弯曲下加速,一拳接一拳!

    尽管因为深沉的幻觉有拳落空,但如猎豹般的速度带起一阵冷风,将安东尼击退。

    在最关键的时刻,一把稳重的匕首插入其脖颈,鲜血四溅。

    砰。

    制高点处,一发子弹射来,在血雾构成的幻境中偏转。

    可安东尼还是低伏于地,依靠杀手的身体抵御子弹。

    尖弹在杀手上身爆开,直接撕出碗口大的创口。

    他知道狙击手最难对付,瞳孔向上扫视。

    阴森的甬道内和细密的城区,城区很高,至少20米,有房顶,就有制高点。

    安东尼反握匕首,推开尸体,刚才的冲击让他脸上沾满血液,但他没有空清理。

    连杀两位杀手,又被连续击中胸口,伤口碎裂的越发严重。

    冷汗顺着头发流下,那个被刺的杀手似乎能动,看来,他死得不彻底。

    莹蓝色的光反射着寒芒,匕首在黑暗中忽隐忽散。

    匕首再次插在杀手脖颈,安东尼向上继续前推,缓缓喘息。

    一共有五位杀手,四位在地上,一位在高处,而他,已经解决了两人。

    ……

    平静下,他在微弱的喘息,他没有退路,因为雾气在变淡,混乱在减弱。

    如果雾气消散,那么混乱的场域就会消失,他的机会……不多了。

    一位杀手叩响扳机,道道银光激射,全部都打偏了,他们在地上溅起一连串泥土。

    安东尼看到抛于地的黄铜,这完全超乎他的预料,在他的印象中,左轮只能装填纸壳弹。

    他的双臂开始震颤,以至于不受控制,那是超越阀值的爆发后遗症。

    出路还是在尸体!

    他奔向被子弹破碎的尸体。

    迅速滚落至旁边,寻找着尸体碎块中的碎片。

    黑色碎块映入眼帘。

    那如口香糖一样粘软,在手心飞速融化。

    身躯瞬间紧绷,细流从四面八方汇聚,以可见的速度攀升。

    腹部的伤口在缓慢的恢复,脸色从苍白转为红晕。

    在即将消散的雾中穿梭,手表扫描下……

    显示他成为伪灵界生物,拥有深渊诗人的呓语。

    他必须解决高处的狙击手。

    砰,子弹射来,在眼前一帧帧放大,然后直击胸膛。

    关键的一刻,他侧开身,肩部被刮开一道血花,其力量瞬间撕裂地面…

    这是开矿场所,他们一定会使用密集型武器,他要寻找掩体。

    密集的烈焰瞬间吞噬这片区域,如此惊人的杀伤半径,那是什么?

    已死的杀手在震荡下穴窍炯炯流血,皮肤被灼热冲击,一片焦黑。

    他只看到屋顶狙击手抬起长筒火炮,极好的视力看见狙击手内的模糊…

    手持型火炮,怎么可能?

    这种只存于想象中的武器怎么可能被发明。

    右肩压低,安东尼瞬间甩出手中的匕首。

    寒芒一闪,其带着嗡鸣飞向狙击手。

    瞳孔里倒映着咬牙试图躲避的狙击手,他显的异常慌乱。

    晚了,寒芒一闪,冲击力将其身体撕裂,旋转的匕首极速而过,将身体组织搅碎,旋转着透体而出。

    安东尼的力量与准度在碎片下得到飞跃性提升。

    然后,就是尸体的滚落。

    啪嗒…

    那里寂静了,血雾完全散去,杀手基本恢复了神智。

    他们不断装填,交替射击,躲在掩体后的安东尼有些气馁。

    如果不是老板任务,他才不会遇到这么多麻烦。

    危机尚未解除,如今,他赤手空拳,只能通过最后的技能深渊诗人的呓语。

    他瞳孔瞬间染上墨绿,深邃的黑在蔓延。

    蹙紧眉头,口中交织出方言版深渊语。

    杀手耳中再次缭绕起诡异低语,瞳孔染上不正常的墨色,然后发疯的互相攻击,这里复归寂静,他们都死了。

    一位杀手惊恐的醒来,看向周围,这里只有死去多时的同伴。

    他倦怠的眼睛亮起,脖子被枪口抵住。

    迎面是安东尼疯狂的面庞,“我有一些问题,需要你回答。”

    杀手默然不语,因为知道问询问题后一定会将他杀死。

    砰…

    子弹穿过其膝盖,他发出痛苦的哀嚎,喉咙中传出哀求,无比的惊恐。

    痛,附着在骨间的痛,组织的撕裂感。

    或许,回答后死了更安详,总比在被枪击中的折磨。

    “来这里做什么?是为了那几位小孩?”

    杀手在疼痛中咬紧牙关,脸庞布满冷汗,手因疼痛而微微蜷缩。

    他没有回答,但表情不似作伪,也就是默认。

    “食物都去哪了?”

    杀手紧皱眉头思考,“我也不清楚,因为我缺过食物,说是运往磐石要塞,但真实地点我不清楚。”

    安东尼保持着握枪姿势,他试图分析,但都分析不出。

    无数莫名其妙的想法干扰着他的认知,无论怎么猜测,都没有出路。

    “那几位小孩有什么特殊吗?”

    杀手的脸上洋溢着虚假的笑容,紧张的思绪代表他在寻找出路。

    “我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雇主,我知道任务,甚至没有多余信息,我只是拿钱办事。”

    安东尼左手手腕翻转,缓解着干涩,

    “什么时候接到的任务?”

    杀手向安东尼染血渍的脸庞,看向安东尼右手抵在他头部的手枪。

    “昨天晚上。”

    脑海因为时间的紊乱也越来越杂乱。

    随着深渊诗人呓语碎片的缓慢改造,他的嗓音从沙哑变得青涩了一些。

    杀手的情绪有些紧张,因为安东尼沉默了。

    砰。

    他还是死了,无神的眼睛望向顶端。

    安东尼没有放过他。

    紧了紧身上破旧的衣服,安东尼在想办法离开这片城区。

    刚才的交战毫无意外暴露,那他们怎么出去,还带着小孩。

    黑暗中安东尼脸色阴晴不定。

    一处隐秘的房间内,一道身影在忙碌着各种仪器。

    影子在萤蓝色光芒下跳跃。门开了,一位脏兮兮的男人走入,是简单变装后的安东尼。

    男人停下动作,看向安东尼,露出疑惑的表情。

    他直视着安东尼眼眸,一圈一圈的墨绿荡漾,在诡异的低语中,他记住了什么。

    几分钟后。

    城区交界处,驶过一辆马车。

    养活两屁马的食物量要比养活一个人费的更多。

    黑漆漆的车上放着几块箱子,驶过城区,逐渐远去。

    车顶放置着一块装置,散发着莫名的蓝光。

    马车穿过长长的甬道,最终停在一处偏僻长巷。

    车主迷茫的抬起头,可他什么都忘掉了。

    远处,几位孩子和安东尼身影逐渐远去。

    安东尼莫名的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