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青萍〕〔重开做房东〕〔这个玩家过分冷静〕〔忍界万事屋〕〔我成了皮克桃的小〕〔妻子的秘密〕〔大皇子,戍边十年〕〔团宠绿茶她超能打〕〔傅总夫人又闹离婚〕〔四合院:二八大杠〕〔这个体质便宜卖〕〔斗罗从踹哭唐三开〕〔猎罪神探〕〔山村小神医〕〔武术直播间〕〔贱门第一刀〕〔代管女兵,全成世〕〔护国利剑〕〔丧尸绝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零六章 布里区.面包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安东尼深深记住城区内一张张面孔,也记住无数衣衫褴褛且瘦骨嶙峋者身影。

    他连自己的食物都无法保证,又如何能拯救别人?

    几位孩童被老板带走,他们的命运无非是成为杀手,这似乎是一个美好的结局。

    他静静地在桌边坐着,望着空荡荡的吧台,眼眸中冷漠与复杂并存。

    身体的污染越发严重了,若断若续的疼痛影响到意志,幻觉与清醒并存。深渊诗人的呓语只能压制污染,无法根治。

    双手插在衣兜,安东尼离开了这里。

    酒吧边是庞大繁复的城区,这里钢铁与石块,水泥,纵横交错。

    老板交给他一项任务,并再次交给他蓝色液体,这液体对他而言就是救命稻草。

    通过在酒吧内的见闻,他确定这里是布里区,翻译为布里兽区域。

    莹蓝色光源来自翻枣树,这种树在黑暗环境下发出可视光。

    据说,这种树有千年历史,树上结出的果实可食用,是主食。树盘根错节,在建筑间盘旋,枝头光秃秃,果实被摘去。

    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人采集,但这次却被强制收走。

    树人运送的果实则不同,老板提到那果实就会语焉不详,支支吾吾,在隐隐藏着什么。

    跨过拥挤的人潮,这里的每人都有本职工作,分工合理,但食物的分配永远是问题。

    掌控资源的人无疑掌控了一切。

    这是庞大的钢铁建筑群,里面寂静无声,沉凝片刻,安东尼拉开老板赠送的布包锁链。

    拿出黑色方块,塞入交接口,似乎是电流闪过,指尖微颤。

    嘎吱…

    大门一点点开启,在机械的作用下转开轴承。

    喧嚣感扑面而来,有犬吠,也有不知名的喧嚷。

    这应该是一座养殖场,密密麻麻的生物在其内堆积,像是兔子,密密麻麻的兔子。

    臭气扑面而来,安东尼调整呼吸节奏,试图屏蔽臭气,但收效甚微。

    跟看门的老者打好招呼,迈步而入。

    一路畅通无阻,和安保人员交接完毕,他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内,等待。

    暗黄色的实木桌上放置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装置。

    但他更在意的是这里的资料,晦涩的辨认出加特斯语,一遍遍,一点点解读。

    尽管这些晦涩的语法加词句让他难以理解,但这无疑都值得。

    这里都是写管理档案,以及对照表,日志。  抬起头,他在这里发现异常熟悉的钟表。

    饲养的是布里兽,或许这就是该区的名号来源。

    现在是三点,身体机能显示,并没有困倦,很可能是下午。

    那其余人是怎么参照…时间?

    另一只手轻微磨搓着手表。

    储蓄房。

    看到这处堆积如山的粮食,安东尼突然想到那些在困苦中苦苦挣扎的人们。

    他们没有食物,什么都没有。

    激动万分的安东尼死死掐住管理人员领带。

    “请你告诉我,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食物,外面却又数万人饿死,为什么?”

    满是阴霾的脸,带着癫狂。

    “这么多食物给这些牲畜,你不给同胞吗?”

    管理员在努力的挣扎,脸色泛上不正常的苍白,但安东尼的手紧致,他反抗收效甚微。

    沙威看向近乎疯癫的安东尼,他沉默了,眼神深处闪过一丝晦暗。

    “我们必须这样做。”

    “这是我们的使命。”

    声音越来越小,沙文的眼睛也开始失神,一度散去焦距。

    他回忆起自己不愿意回忆的,那是灵魂深处的梦魇,他挣扎着,要离开安东尼的手。

    “不,不,不是这样的。”

    “这一切的追求都值得。”

    脸上青筋外放。

    “这一切都值得。”

    “所以呢,什么值得?”安东尼把他按墙角,手臂顶住其颈项。

    沙威的眼睛平静得如同深潭,“我的家人也是饿死。”

    “你知道吗?这些生物是布里。”

    “这些生物是唯一驯化的生物,它们的血液里有能恢复健康且治病的药液。”

    “正是因此,我们才可源源不断的探索。”

    “狗屎!”

    安东尼一拳轰在他脸上,打断了他的话语。

    沙威喘着胸口,呼出浑浊的气息,脸被擦破皮,血液从淤青处渗出。

    尽管鼻腔处滴下暗红色血滴,他摆着手。

    “安东尼,不要激动,我知道你看到乱象与惨剧…,听我说。”

    “那些粮食的确运往磐石堡垒,这些是剩余的口粮。”

    安东尼分明在沙威眼中看到一抹希冀,那如黑夜中的烛火,越燃越大。

    狰狞的面孔下是颤抖,“告诉我,谁下的命令。”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老板也只是经手,只能扣除少量药液,我们不过是苟延残喘…”

    “冷静冷静,我知道你年轻,你没违心的笑过…”

    “只要有磐石要塞,我们就有希望。”

    安东尼的心骤紧,呼吸变得困难。

    他想痛苦的大叫,可发不出声音。

    磐石要塞这个词是他听到的第二遍,似乎这里的人对那磐石要塞都有种原始的希冀…

    那就像一团光,照在心内,每当提起磐石要塞,这些人就会变得安稳,哪怕要付出一切。

    安东尼的手一点点松开,这些他阻拦不了。

    或许,这些决定是对的…

    轻重急缓在每个人心内都有一套明确的标准,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不对吗?

    有人陷入绝望,就会有人找到希望。

    生机往往只有一线,他的心麻木了,无论是那些瘦骨嶙峋等待死亡的面孔,或是一声声疼痛下的呼救。

    他从没有想过,会是这样!

    在喧喧攘攘的动物叫声中,倒映着安东尼压抑的面孔。

    内心降到历史的低谷,他一把抓住疲惫的沙威,无视他眼内的疲惫。

    满是淡淡的血丝的眼眸盯着沙威,沙威认命般地依在墙角,手指下滑,蜷缩在一起。

    最后,他似乎找回了一些希冀,“那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压抑感扑面而来,为什么?到底是什么?什么值得这些人付出一切。

    哪怕牺牲数万人的生命?

    安东尼咬紧牙关,他不能理解,如果可以,他一定要明白磐石要塞到底是什么?

    站在这三楼制高点,安东尼沉默了。

    他看向那中心的血池,无数的布里兽被杀死,然后,污浊血液泛出蓝芒,在中心汇聚。

    那血液,不就是老板给他的疗伤液吗?他揉了揉眼角,那呕吐感从胸腹内泛起。他喝的都是血液,这些生物的血液,手指微微颤抖,难道这些血液比人重要么!

    他的脸色凝固,这堵墙将里面的生物和外面的人分成两个世界。

    外面,期待着食物,里面是人类对物种的屠戮与瓜分。

    管理员安静的在他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