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后,我和夫君〕〔狂妃嫁到,帝尊请〕〔六本木艺能之神〕〔怀旧时代〕〔恶龙:从吻醒公主开〕〔至尊邪圣〕〔龙凤双宝神医娘亲〕〔全民修仙:网恋女〕〔斗罗:以酒入道〕〔斗罗:授徒万倍返还〕〔神医嫡女飒爆了〕〔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斗罗:开局密室拯〕〔铠甲:帝皇侠身份〕〔重生1976〕〔神瞳狂医〕〔御兽世家的崛起〕〔美娱1992〕〔我乃捉鬼大师〕〔山狼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一十五章 龚斯嘴角的神话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一道道答案在安东尼心内积蓄,他无法回答。

    他有些不安,更有些惶恐,因为他知道没答上会怎么样,这一趟就白来了。

    注视着桌面的安东尼略抬头,瞳孔中倒映着桌面的花纹,忽明忽暗的灯源闪烁。

    他的喉咙不自觉的蠕动在颤颤巍巍的微动下,一点点画出在教会学校时学的徽章。

    那徽章曲折弯伸,在桌面上逐渐完善,这是极其混乱的图案,三角形,正方形,圆形互相杂糅。

    安东尼心内从未如此宁静,就像沁入清泉,这图案画过无数次,也在无数次中的描绘中越发迷茫。

    他的喉咙发出钢铁般交织的声音,眼前似乎再度看到黑袍下的龚斯主教,眼前 似乎闪过无数幻影。

    龚斯主教就像是黎明中的剑,让安东尼第一次理解尊严。

    对,就是尊严。

    时间仿佛倒退回那旧日之处,加入救济会的每位年轻人都要到迷雾教廷,在升腾的雾气中祈祷。

    地面上铺挂着毛毯,他听主教说过,那来自艾尔西帝国北部城市特斯,那是一个极其繁荣的城市,繁荣中弥漫着罪恶。

    帝国年龄不过千年,却敢僭越称帝国,这其中隐隐代表着旧教廷的没落。

    迷雾中的雕像已看不出模样,彩绘玻璃上光影弥漫,其上的人影或蓝或黑,隐隐要脱困而出。

    雾气腾挪,龚斯主教静默的看着那雕像,在缓慢升腾的雾气中,满脸严肃的他开口。

    “世界犹如混沌的胎盘,又如阴暗的天幕。”

    话音带动空气,迷雾随着语言不断扭曲,汇成无法散去的“乌云”。

    年轻人有的惊恐,有的见怪不怪,安东尼是一位稳重的,救济会告诉过他们。他没有在意那些灰雾,现在反而停留在墙壁上渗出的污浊,及那隐隐露出的黑色触手。

    他的瞳孔缩了缩,但什么都没说。

    迷雾犹如浪潮,迅速澎湃起来,阴冷的风一阵阵刮过,龚斯主教越发虔诚,在雕像下颂念。

    “在混沌的胎盘中,在阴暗的天幕下,我主降临了。”

    “亘古不变的灰雾弥漫至诸界,我主,亦称原初。”

    “迷雾中,无以名状者在狂舞,直至我主降临。”

    迷雾前的三颗灯如星辰般点缀,光华猛涨,然后,蔓延的迷雾在那里弥漫,速度越来越快,淹没肉眼可见的前方。

    “祂永恒不灭,永恒不朽。”

    “万界之母,万界源泉。”

    “诸界统御者,万千世界之主。”

    “界渊开启者,世界缝隙的守护者。”

    “祂注视着混沌的世界,在初始的混沌中站起,迷雾为刃,假面为刀,而苏,以权柄分开白天与黑夜。”

    “祂不可知,不可见,且无处不在。”

    “根源是祂的仆从,世界为其奴役。”

    “未来,则是天穹黯淡,繁星摇坠。”

    “疾病在大地横行,海洋终将沸腾。”

    “空间摇曳,火焰弥漫,带来最终的末日。”

    “我主,在善与恶的分界点,死亡与生命之间,在欢乐与哭泣的大地上,在天堂与深渊之间。”

    “终将重启……世界。”

    “在万物的崩塌中,众生的哀嚎中,红日化解怨恨与迷茫,光芒所到之处,万物得以解脱。”

    “天穹之上,伟大者张开衣袍,以其伟力遮庇天穹,以其精神监视世界,风暴为衣袍,闪电为利刃。”

    “混沌中,驾驶蠕虫与古蛇的御者终将临世,以其神座,遮耀万古。”

    “土灵与巨人环绕的山巅上,浑浊的瞳孔仰望苍穹,静待神座更替。”

    “代表灾厄的星体盘旋起身躯,静默地俯视星空。”

    “阴影的背后,无光之月终将临世。”

    “黑暗的深渊中,邪恶终将爬出。”

    声音越发沙哑,他透支所有的体力,而体内,深渊诗人的呓语越发严重。

    呓语在手心,盘旋出邪恶的花朵,扭曲且腐烂。呓语是如此的厌恶这些言语,盘旋的深渊之花在手上越发扭曲,然后就是极致的疼痛。

    安东尼意识逐渐模糊,嘴角不断低估,言语扭曲,化为古怪的呓语,瓦力早已瘫软于地。

    桌面上,徽章完全呈现,空气中的位置弥漫在这里,逐渐凝聚成鲜红如血的符文。

    透过那鲜红如血的符文,仿佛看到一张没有五官的脸庞。

    轰!

    难以言喻的惊悚彻底淹没心灵,所间皆是殷红的视野,符文在黄褐相间的木桌上,绽放起猩红。

    恶作剧般涂鸦的符号完全完整,收缩与膨胀就像人的呼吸,在眩晕弥漫所有的刹那, 他以深渊诗人的呓语压制了所有。

    安东尼摩挲着桌面,一切都在变得豁然开朗,模糊的视野逐渐清晰。

    终于有能力思考了。

    脑海中,景象越发清晰,他记起来了,在威尔港1,2,3号钟塔。

    这种徽章在钟塔各处和工厂处很常见,威尔港只有各教廷,人员大多不通用。

    所以,安东尼只认识这一种徽章。

    看着面前的季卡老头,其脸上的褶皱蜿蜒而下,脸庞为何如此熟悉!

    等等!

    对了,他想起来了。

    他记起了这张脸庞的拥有者,他同样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但他却是威尔港的无冕之王。

    每一位在救济会者,必须学的内容,是记住数张画像上的人脸,触犯其,意味着……死亡。

    那人是……马可!卧槽!

    有人说,他统管着整个地下,马可和沙文的仇怨早已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依旧人津津乐道。

    他身体想要颤抖,但却颤抖不起来,世界如此的诡异。

    很明显,二人不是一个,但却拥有着相同的面孔。季卡老头专注的面孔足以说明他没有听说这些。

    如果说,马可,迷雾教廷的徽章,工厂机器内的铭文,救济会,这些能连起来吗?

    他隐隐得知,救济会背后是沙文,事情越发迷蒙了。

    季卡,和马可又有什么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