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平〕〔武侠之最终进化〕〔九龙归墟〕〔玩家走狗满天下〕〔重生科技学霸〕〔我,上古祖龙,被〕〔四合院战神的自我〕〔风水大相士〕〔千字生死令〕〔木叶:人生重置,〕〔神诡世界,我能修〕〔聊斋路长生志〕〔开局获得不死天功〕〔天命师〕〔离婚后靳少天天哄〕〔重生之奶爸的幸福〕〔总裁夫人就是那夜〕〔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簪头凤〕〔奇门仙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二十五章 古堡内的永夜皇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房间内,科西越走越深,拐角处,隐隐出现头戴红色高帽的护卫,护卫却……看不见。

    ……

    科西总督就像最初的幻影,如果这些身穿深红制服者是皇家护卫,可这里近乎变成阴森的古堡。

    整个古堡介于死寂与活泛间 莫名的融合。

    内心深处,悸动越发强烈,隐隐有些猜测,或许是古堡镜像……

    “谁拿到的古堡镜像?”

    “奇物也不易拿到……”

    “谁制造出来的?”

    “这种存在竟会被随意的放进世俗,至少古堡内都有关皇室的隐秘,这些布置不会被发现吗?”

    直觉告诉他前方没有危险,安静的等待,等待。

    ……

    面前,似乎飘过一张幽灵皮,带着阴冷的风扑向科西,科西手中的军刀瞬间变化为千万道。

    刺空了,似有一刀刺入。

    甩了甩见刃面上的蓝色残留,向城堡底部拐去,“底下什么都没有……”

    城堡的石皮外,包裹着特殊的橡胶木板,其上刻着密文,来达到防腐和清凉作用。

    其有抑制菌类生长,抑制苔藓蔓延等作用,生命活性适合贵族的休息,小贵族就像风一样,曾向往着这座城堡,却发现通往这里的是累累骸骨。

    科西总督一步步向下走,在怪异的空间继续探索,推开最后的木门……

    一双一双极为冰冷的视线落在此处,隐隐引起灵躯的炸裂,这是源于灵魂深处的……恐惧。

    “亡灵!”

    居然世界上还有亡灵!在近乎千年的打压中,亡灵大多数早已消散。

    留下的要么与各势力有牵挂,要么归属于死亡,不可能有这么大规模的亡灵。

    同样有着深红色制服的护卫们让开道,几十位护卫像潮水般涌开,向边上退,露出了顶部的王座。

    令人窒息的压力从王座处传来,身躯向下一沉,就像是将脚底踩入深幽无比的淤泥。

    他的喉咙一点点张开,往上看那高处的人影,“永夜”。

    永夜是神的名字,但总有君王想要僭越,又或者同阶的高道路为转移各种精神仪式,是总是这样……

    压力如昏暗的天幕直接压下,白与黑线条扭曲的世界突然转换为缤纷的色彩,而科西只剩下……灵体。

    他的肉体彻底溃散,只有军刀与权杖融入灵躯。在庞大的压力下,科西无法思考,但所有的变化都指向了一处,就是那一阶阶向上披挂的红毯!

    恍惚中,他一步步向前走,有些忐忑,但是学着永夜皇朝的仪礼,步步向上提腿。

    最终,他跪服于地,仰望着那近乎破旧的宝座,富丽堂皇的雕花早已黯淡,他看到了那华丽的衣裙。

    一度丧失思考能力,声音与视觉近乎泯灭。

    “那是伟大的时代,邪神窥伺人间,那是疯狂的时代,人们朝不保危,在混沌蔓延的时代,唯有国王以强权治理世间!”

    “他们以绝对的实力镇压一切,亦称古帝,在历史长河中,他们是或被教廷所消灭,或被人群所淹没,但他们无疑统治着那个时代,造就了那个时代!”

    “古老与宏伟的城堡内,亵神之人统治着人间,古旧的王座代表着累累尸骨,代表着岁月的风霜……”

    周围站满着皇室人员,他们或是慈祥或是阴森,侍立于王座之后。国王头戴镶金大皇冠,手指佛在古旧的王座上,在风雨中加冕为皇。

    沉闷的钟声一遍遍响起,“生者,你来这里做什么?”

    ……

    深邃的蓝中,连带着腐黑,人群看着底下跪俯的科西总督,笑的前仰后翻,侧边灯火倏然亮起,整片皇宫变的灯火通明。

    照亮的顶部,由钢管组成的帷幕,永夜皇帝惟喜爱前文明造物,所以永夜皇的皇宫内显得异常怪异,那是远超于整个纪元的文明……

    科西总督家的地下室就是如此,或许,那才是他家族真正发家的隐秘……

    ……

    随着阵阵的机械声和电力声,顶部莫名的存在开始震动,然后亮起了星辉般的光芒。

    他听到了一阵一阵的咏叹,他们透过顶部的管道,连着未知之处。

    “在痛苦淹没大地,永夜皇听见了我们的恳求。”

    “绝望的阴霾笼罩天空,凡尘中弱小的生灵仰慕伟大。”

    “死亡笼罩之时,痛苦降临之日,是永夜皇拯救世间。”

    “他终将成为伟大,终将成为至高。”

    “在怜悯与永夜之日,他将高升他的神座,保护世间!”

    一道道祷词从崇拜转到冷漠,在从冷漠转到崇拜,神圣的祈祷声中隐藏着邪异。

    科西总督缓缓抬起头,见眼前的永夜皇没有多余的动作,抬起头,透过那……钢管。

    他的眼眸变得无比空洞,因为,他看到了那一位位联通者贡献的信仰!

    他们身披漆黑的永夜袍,却显得异常邪异,其上画着的不再是三月,而是一个不断纠缠的肉球!

    啊!

    无数繁杂的信息犹如一道闪电,刺入科西的灵体,他们共同咏念着,共同翻杂着,想要占据科西仅存的人性与理智!

    他只看到,无数人围绕着崇拜永夜,他们或是被挂在荆棘树上或是被钉在木板之上,痛苦的永念着永夜皇的名字!

    !!!

    「原来这才是他数千年不死的秘密!不,他在这片奇异的空间其实已经死了,我是依靠什么走进来的?我不知道!」

    「永夜皇是躲在奇物中!等待着复活的一日!为什么?外界的使用者知不知道这些人隐藏在奇物中吗?」

    「那一届的使用者,又是否知道他们放进来的人都会变成祭品!」

    …………

    西区。

    威尔港。

    一间破旧的阁楼内站起,他们穿着普通的灰色衣袍,但眼神中的高傲与披靡却无法掩饰……

    一只信鸽飞来,管家跑上前,辅助鸽子,抽出右腿处的信囊,仔细检查,将其拆开。

    将整片信封抓开……,在昏黄的煤油灯下展开。

    他们是这个时代最有智慧的人,也是时代的掘墓人,他们受着封建制度条条框框的束缚,终有一天,他们将推翻旧制度,建立更剥削的制度。

    他们是……资本家。

    早在圈地运动开始的那一刻,新旧贵族的就开始逐渐转换。

    贵族的资本化不可避免,原本用强权与垄断分配社会资源就足够,制度开始动摇,慢慢的由资本与强权的结合一点点推进,最终资本占据上风。

    这里的人挥挥手,就能让无数人死去,生命在他们眼中不值一提,都是摆在盘子上的价码,或者是草芥。

    “科西被拖入未知皇宫,凯莉被不死者拖向未知,下城区依旧混乱。”

    一位老者脸色充满急切,还有点焦急,然后牵连了身体的伤势,连连发出几声咳嗽。

    “看来,我们的计划初步完成了,下一个除掉的是……安德森和他弟弟。”

    房间内唯一一位没有穿灰袍的年轻人站起身,他穿着简单的毛衫,其上印着一道道格子。

    “诸位!”

    “我们忘记了最重要的敌人,除掉这些杂鱼有什么用?为什么不除掉贵族?”

    “既然是社会的推动者,为什么要留下那些陈旧?”

    这里开始嘈杂,然后空气瞬间变得喧嚣,但又很快沉寂。

    “诸位,诸位!”

    “听我说,我们都是统管世界的银行家,商人,工厂主,农场主,又或者是……新贵族。”

    他注视着这些老年人脸上的皱纹,“帝国早就开始行动,而我们,或许就是屠刀下的冤魂!”

    “各位的身上有多肥,你们不知道吗?社会上的绝大数资源都在我们手中,就连不断剥削我们的贵族都留了肥油。”

    “我们只要倒了一个,就能喂饱无数部门。”

    大家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

    “看看我们新生的一代吧,在金钱下都变成什么了,我们在旧制度的铁则下一点点爬升,然后面临着更凶恶的敌人。”

    “困难都要在我们这一代解决,为什么要留到下一代呢?若是留到下一代,有什么意义?”

    四周变的寂静……。

    “下一代,有能否解决那些凶恶的敌人?”

    “所以,哪怕死也要解决这些问题,哪怕下一代成为坐在金山上的废物,但我们要为他们铺好道路,免得断绝……后嗣。”

    砰砰砰!

    老管家敲门进入房间,年轻人看到,喃喃自语,“一切都已准备好,商讨拖住军方,葬掉此时力量。”

    身穿毛质格衣的男子掏出自己精致怀表,看向衔接的金链,有些停滞,“福瑞斯帝国要多少?”

    “福瑞斯帝国要1亿金亨利。”

    所有人的眼睛顿了顿,毛质格衣男子挺直腰板。

    “没有投资就没有回报,如果这一次不葬送掉旧势力,我们就会被时代抛弃,”

    “大家都醒醒吧!”

    他转身离开,咯吱,咯吱,隐向黑暗,不知去向何方。

    转到拐角,却莫名的孤独,他们之间除了合作,更多的是利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猎谍〕〔开局六女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