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青萍〕〔重开做房东〕〔这个玩家过分冷静〕〔忍界万事屋〕〔我成了皮克桃的小〕〔妻子的秘密〕〔大皇子,戍边十年〕〔团宠绿茶她超能打〕〔傅总夫人又闹离婚〕〔四合院:二八大杠〕〔这个体质便宜卖〕〔斗罗从踹哭唐三开〕〔猎罪神探〕〔山村小神医〕〔武术直播间〕〔贱门第一刀〕〔代管女兵,全成世〕〔护国利剑〕〔丧尸绝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二十七章 繁杂的帝都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帝都。

    ……

    贵族也开始接触金融,工厂和各种企业就开的遍地都是。

    最先进的商机,蒸汽机让无数人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奇怪的是这些从底层爬起来的人根本就看不起家人。

    有一天,他不知为何相信那些“企业管理”的鬼话,认为企业的管理下一次需要用外人和外资。

    外部资本的血腥不易察觉,外部资本用自己的资本同化和“侵蚀”自己更强的公司。

    未注意的角落,请来的高管不会在意企业的管理,合同上也未写的那么详细。

    一次呕气,他辞退了所有的家人。

    上个月,资金链断了,原料积压着,而他仓库管理员的莫名走失让几乎一千万磅的货物丢失。

    他想报复!

    一封信件落于他脚下,他摊开,寻找答案。

    …………

    帝都。

    来自威尔士郡乡下的欧尼,在河边的小码头打工。

    小的时候他沿着乡间的土道,前往遥远的教会学校。在那里学会了一些知识。

    因为,他知道不识字会不认识路牌,甚至可能迷路。

    那时,他唯一的梦想就是来到帝都,成为一个“人上人。”

    哪怕只要脱离当地,只要他能在帝都站稳脚跟。

    帝都人唾手而得的权利,在他面前却如此的艰难,房租一度超过他的工资,他边想办法活下来。

    他受够了家乡那种田和养牛场,帝都人十分看不起这些乡下来的穷小子,更多的原因在于,他们的到来拉低整个行业的素质和行业劳动力价格。

    恶性循环了,总有各种行业用条条框框限制“廉价劳动力”的入内。

    有些行业,半年内颗粒无收,资本用隐形手段限制普通人的入行。

    如果是一位成年人,懂得“及时止损”的他早就会撤离,但也许会“离开”,并失去了“机会”。

    学历和一些能力更能作为条条框框……

    比如纯正的埃尔西语言证,这就不一定所有人能拿到,畸形的帝国发展下,甚至出现一些技工证书和工厂证书。

    或许对于女孩子来讲,这要用身体去“换”。

    但这一切都值得…

    在他的家乡,那些牛极其不稳定。

    一次瘟疫就会死掉一半牛,甚至可能一年所有的收益都要去交给那些兽医。

    不敢肯定,但他知道在城市里随便做一个技工也比饿死强。

    机械的兴起,很大程度上,各行各业都面临着倒闭的危险,特别是手工业。

    手工工场被大机器生产取代,无比庞大的失业潮,以及公会制度的瓦解。

    但公会留的条条框框,商业理念依然被存留…

    弟弟很早就死了,这也是他留在这座城市的原因。

    那是一家煤窑,为旁边的瓷砖厂供煤,那一天,身体劳累的弟弟在瓷砖地一脚落下,在扑面而来的粉尘中死掉。

    人生阅历中,他逐渐明白了学历的重要…

    守夜人并不会对所有普通人负责,只会对城区那些交税的人负责。

    在山区,在园林,在荒芜的旷野上,无数的怪异在与人类争夺地盘。

    这都是城里人永远不会知道的!

    但乡村永远知道那些奇奇怪怪!

    没有守夜人去处理,也没有机构愿意管理这件事情,对他们来讲,只要守住交通要道完全可以交差!

    数千年里,守夜人也腐朽了。

    怪异也给人类留存足够的颜面,从不会去肆意收割城市人类,他们只会收集乡村的落单者。

    怪异的肆虐让久居山村的年轻人非常清楚,他自己必须逃出去。

    他努力做过贩卖员,卖果酒,在码头进货。

    他现在的愿望就是不会饿死。

    转机到底在哪里呢?

    真的还有希望吗?

    有时候,挑战能打破命运的局限吗?

    努力,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吗?

    他看到了阶级固化前最后的希冀。

    如今动荡的局势越发严重,他一定要找到最后的出路。

    而眼下的时机,至少他能接触到几位报社的主编以及几位高谈阔论的落魄学子。

    只要抓好时机,一头猪都能乘风而起!

    乱世,将启!

    他决定,在这混乱的帝都好好的干一笔!

    无数人的命运交汇于此。

    他收起发呆的瞳孔,紧了紧手,准备把握好属于自己的命运!

    哪怕身死,死又算什么。

    ……

    北麦肯大陆。

    威尔港。

    城区内,混乱越发加剧。

    黑巫师在寻找背叛他的助手,这是他心内的心结,不找到无法解开。

    目光在人群各处跳跃,寻找那些对他反映有异样的人。

    衣物内层套着可随时进出大区域的通用衣物,成套的“协警医务服。”

    像角色扮演游戏一样,在城区寻找,但这座有着几十万人的城市要找一个人似大海捞针。

    助手利用侦查与反侦查技巧不断在城区各处游晃…

    洛克侦探对此越发头疼,城区各处隐匿的势力也会屏蔽占卜,阻碍超凡透视。

    缜密的思索…

    那日没救凯莉也是理所当然,但不代表他会放弃这样一条“大腿”。

    明眼人都能看出,战争即将结束,但获胜方无法猜出。

    洛克特别急躁,甚至想去黑市发布悬赏,以便抓住助手。

    助手走失的那晚,银面带走了源亚审判团铭牌。

    银面交给了谁他倒不清楚,但其间的信息差和铭牌的价值他还是知道一些。

    扶住墙壁,脸色阴沉的吓人。

    瞳孔,瞳孔!

    这里的人和助手有着相同的瞳孔,但却不是。

    在侦探洛克心中,超凡力量总会侵蚀到瞳孔,而助手一介普通人之身,行使超凡物件,总会被超凡侵蚀,而瞳孔一定会变化的啊。

    “该怎么办?”

    “使用暴力?还是用智慧?”

    “又或者是用扰人的金镑来寻找这些事件?”

    洛克在各处跳跃,噼啪,跳到一座屋顶,眺望着整片区。

    小码头区隐隐喧嚣,富人区一片寂静。

    洛克指尖抚摸着自己在混乱城区战斗中拿到的魔杖,与手杖类似,极为古旧。

    洛克张开黑巫师视野,瞳孔中,时间与空间在缩放。

    他将所有灵性注入魔杖,暴虐的灵性冲天而起,在四处飞舞,带起阵阵沙尘。

    掀飞屋瓦,盘旋的瓦向下坠,砸落于地,引起人群的种种躲避……

    灵性瞬息被魔杖抽走!洛克的身躯逐渐瘫软,然后跪俯于地,试图站起,肌肉却没有任何一丝力量,超凡的回复的缓慢。

    啊!

    身体开始畸变与溃烂,皮肤崩溃与泛红,剧痛……

    更重要的是,洛克刚才感到晦涩的屏蔽,或许占卜完全失效,毕竟不是专职占卜。

    汇聚的血滴从内衬处逐渐下渗,然后汇聚在房顶,肉眼可见,血液污染的地方一点点变得腐黑,然后长出黑色苔藓。

    黑巫师之心在体内逐渐澎湃,轰!血液涌出,腐黑,混杂着漆黑…

    脸上,扭曲消退,哈哈,咳咳…

    爬起身,观察魔杖的下落,“我成功了!找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