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青萍〕〔重开做房东〕〔这个玩家过分冷静〕〔忍界万事屋〕〔我成了皮克桃的小〕〔妻子的秘密〕〔大皇子,戍边十年〕〔团宠绿茶她超能打〕〔傅总夫人又闹离婚〕〔四合院:二八大杠〕〔这个体质便宜卖〕〔斗罗从踹哭唐三开〕〔猎罪神探〕〔山村小神医〕〔武术直播间〕〔贱门第一刀〕〔代管女兵,全成世〕〔护国利剑〕〔丧尸绝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二十九章 接应的海船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那双手逐渐退去,他心有余悸的看向裂隙。

    那是银白色的金属质感面具啊,那是银面!洛克永远不会忘记,手随便一抖,破裂的身躯处再度展现出宽大的巫师黑袍。

    这是在守夜人那里交换,右胸边逐渐析出细小的文字,金色的徽章。

    墓葬区。

    助手双眼发红,他感知到他被银面抛弃了,但他无法去反抗。

    他从腿弯处抽出一把短匕首,扶住墓葬墙壁,剧烈的喘气,脸色越发黯淡。

    助手只是普通人,不是真正的超凡者,受到一点伤势或诅咒,就是难以逆转的死亡。

    十几天来的逃亡生涯,最初接触神秘学时的单纯,以及懦弱背叛,作为普通人的洛克,谁又能知道洛克会拥有能力!

    可是现在,洛克披着华丽的巫师衣袍,在黑暗中时隐时现!

    助手凭空而起,在灰烬中找到一把剑,然后高举!疯狂的像洛克劈去。

    助手有些后悔,他想到了望子成龙的母亲眼泪,也想到编制各类毛质物品的母亲。

    锋锐的剑似乎是刺中某种肉质,但却没有任何鲜血溅出。

    他不敢去观看自己到底是否刺入洛克的身体,因为他只是一介普通人啊。

    他必须要逃走!依靠着畸变一些精神,轰!绚丽的精神风暴!他再对着洛克来了一次大眩晕,助手跌跌创创的跑开了,跑的越远越好。

    漆黑的地下遗迹里,唯有古旧的书架以及偶尔支撑的石柱。

    石柱上,凹陷着翠绿的光芒,蜡烛早已烧尽,只留下焦黑。

    或许他的家人早就被洛克侦探清理了!毕竟那么容易找到,又那么容易报复,他父母都是一些毫无能力的普通人。

    关切他的母亲,以及常鼓励他的父亲都已丧命…

    漆黑的甬道,装饰怪异,神秘学中的禁忌金字塔,这里有着建造正常的金字塔,金字塔代表曾经的“辉煌”。

    还好,这里是新大陆,在新大陆南北方的中部有人发现过模仿式的金字塔,它们不够高大,但下边的古道长廊去显得异常邪异。

    那是血祭,是死亡古道。

    尽头了,光亮越来越明显!

    助手跃出,平静的海面,极远处的帆船,阳光下的深灰,代表着希望。

    经过长久的奔跑,脸上惨白如纸,且带着不正常的红晕。

    蔚蓝的天空,脚下是松软的沙滩,不远处有郁郁葱葱的树林。

    远处是密密扎扎的城区,连绵不绝的树林与村庄。

    喉咙中尽是颗粒感,那是碎裂的血沫,长长的通道让衣衫大多破烂。

    洛克侦探步出甬道,脸色被阴影所笼罩,他伸出右手,调动灵能。

    眼角余光看到,天啊,是飞射来的炮弹!

    赤红的弹丸在眼前不断旋转,然后在黑巫师的灵能罩上相互纠缠爆碎。

    即将抓到助手,得到信息的想法就此熄灭,“逃!”,洛克整个身体倒飞,在地面滑行许久!

    鲜血与沙烁混合一起,“好疯狂”,耀眼的光闪过,炮声轰鸣,链弹飞驰而过。

    两个弹头就像定准的目标将洛克挂飞,地面横刮很久,一击砸入森林!

    炮响将海水震荡开,耳畔只有刺耳的尖利,来自死神的丧钟。

    海浪被分开 小艇以不符合其身形的速度迅速开到侦探旁边,艇上的中年人望了一眼沙滩上殷长的血迹,还有眼前狼狈的助手。

    嗤笑从喉咙里发出,然而穆然变脸,瞬间糊了助手一巴掌。

    啪……!

    “愚蠢!”

    助手没有反抗,中年人把脸上的眼罩拿下,完全由机械与晶体组成的眼眸迅速聚焦。

    看着助手那越发苍白的脸庞,晶体中倒映着助手的慌张。“蠢货 走。”

    “没死吗?”

    一抹黑光,其上带着风刃,即将俯冲而下!

    中年人看着这一幕,下挥手臂。

    海平线上,一发链弹疾驰而过 将即将落下的魔杖砸飞,魔杖哀鸣着飞向树林,“呵呵……”

    对助手来讲,他只能逃跑。

    跟着这群人,至少已经和他们商量好去哪里。

    舰首迅速排开孤寂的浪,然后孤零零的在海面上前行,显得漫无目的。

    地平线上慕然露出黑点。

    一艘大船!

    悬挂的淡金色的雄鹰标志,以正常的破旧帆,海面变得波光粼粼,时而涌起大浪。蔚蓝的海显得无比深邃。

    他依靠木板与腐烂,咀嚼着干粮,船舱有时变得无比闷热,且咸湿的海风会腐蚀木板。

    助手和船长进行简单的交接,助手就成为了海船上的一员,他注意到海船底下关押的“很多人”,这是一艘运输船。

    运输的不是商品,而是奴隶,助手被分到一个任务,就是镇压这里可能存在的“暴动。”

    他担心的不是这些,而是担心踏浪而来的黑巫师洛克。

    蹲坐,在下仓内,看着这些麻木的奴隶,莫大的哀凉染上心头,或许他也就像是奴隶,不过无法察觉。

    揉了揉腿,特别的麻木,僵硬下血管运行不畅,起身活动。

    侧面,奴隶的身影突然挡住煤油灯,这让整片空间暗淡了不少。

    在光明浮现的刹那,助手看到一只脚在眼前不断放大!

    砰!

    晃动一下后就是天旋地转!

    他现在是剥削者,是看管奴隶者。

    脸在粗糙的地面摩擦,沾染上稍许霉菌,触摸到冰冷地面的手指在抖。

    怒火从心底涌上头!

    他不是是命运的奴隶!

    没有失去自由!容不得这些失去自由的“奴隶”挑衅!

    “暴乱?”

    “暴乱,还不好惩治吗?”

    “杀鸡儆猴呗!”

    地面又咸又涩,他站起身,将一位一位试图突破防线的奴隶推开,被超凡侵蚀了这么久,力量也远超常人。

    这是一艘运往艾尔西的奴隶船。

    其上的奴隶,新大陆奴隶,北麦肯庄园不要的奴隶,战争绵延数年,奴隶贸易也受影响。

    抓住一位奴隶的头发,然后猛地击打其肚腹,不断呕吐的身躯向前走。

    他在寻找人群中的始作俑者!

    本暴乱的人看到这一幕瞬间安静,他们司空见惯,曾试图逃跑,却因为各种原因失败,还死了不少人。

    助手锁定两个人,有着消瘦脸颊的新大陆战士,他或许属于部落,梳着鬃辫,古铜色的肌肤下隐藏着不可知的力量。

    另一位是红光润发的老者,一股生命的气息,就像是传说中的萨满。

    助手一圈一圈将这些冲向他的反抗者撂倒,击打关节。

    周围的管理人员看到这里,发出了嗤笑,一柄战斧丢来,划过优美的弧线,助手一把接住。

    扭了扭头部,然后将肩膀松松,这生涩的肌肉,给这里的人一点教训。

    先抓住一位小孩的头,把他按在地上,战斧高高举起,然后落下。

    光!

    斧刃划过寒芒,映彻在所有人心中,但却没有劈在头部,反而插入木板下。

    助手的目光扫视四周,越来越疯狂。

    “谁再敢他妈作妖?我砍死谁!都他妈老实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