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侠之最终进化〕〔我家掌门天下第一〕〔斗罗:我的武魂是〕〔Re,骨傲天屠戮的〕〔诸天大反派之开局〕〔龙归2008〕〔全球航海:我的概〕〔元府女姝〕〔锦鲤娇妻凶又甜〕〔快穿系统:反派大〕〔都市狂仙〕〔求求你出道吧〕〔暴力丹尊〕〔我只是一个小编剧〕〔我的舅舅全是大佬〕〔掠夺诸天科技从漫〕〔御兽:我开局修改〕〔娇妻傻婿〕〔我真不是亮剑楚云〕〔轮回乐园之我讨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三十章 海之日记,酸甜苦辣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大航海时期,无数人成功——他们走向大海,成功致富,跨入金钱天堂!

    海盗小说带起海洋热,兴起探险!

    新旧大陆往返的船只带来无数金币,所有人都变得疯狂!

    繁华下掩盖着……罪恶,不像想象的那么好。

    ……

    心潮澎湃,船在大海上的慢无目的漂泊,正规的船员慢慢衍生出海盗和运奴船。

    苍穹之上,盘旋各式海鸟。

    扬起的信帆上,不知是谁击穿幕布,或是泼洒的血。

    浩瀚无际的大洋上,又不知是谁的埋骨地,战斗中,不知是谁被背叛,寻宝中,又不知是谁在尔虞我诈,快意恩仇。

    ……

    经过数天的交流,助手已经明白这里的规矩。

    海船航运的不稳定性以及周期让人头疼,岸边的剥削以及压榨,高额消费令水手苦不堪言。

    直到有一天,人们发现,获得财富的最快方法居然是做海盗抢劫。

    水手间,特别是年轻水手,三观容易被影响,诱惑总是那么易得逞,年轻人踏上这条越过边界的路。

    带洛克离开这里的单眼罩中年人,是艾尔西帝国陆军,被俘后加入海盗。

    食物意外的难吃,他一直认为海上的食物和陆地相似,但是他只看到了这里是晒肉与及其坚硬的面包。

    围栏里,养着几个牲畜,有牛,或者是羊,或是鸡,主舵旁边,就有几个海盗,一脸无奈的等着鸡慢慢下蛋。

    好无聊啊。

    形成了彼此圈子,有人啃着咸肉,鱼,硬面包,有人能吃到鸡蛋。

    单眼罩递来酒,苦涩的酒下肚,一股暗淡与苦涩在味蕾炸开。

    喝完酒后,身体开始变得温热,像是红透的虾米,抵御寒冷。

    枯燥的看守生涯中,没有调味剂,就像他想到威尔港的日子。

    ……

    威尔港靠近大洋。

    受欢迎的就是郎姆酒,朗姆酒作为海盗之酒,甘哲制成时而会流转到威尔港。

    在港口水手眼中,朗姆酒和真金白银一样,是硬通货。

    大海不是一直风平浪静,反而颠簸异常。相比于这些,必须席地睡木板的奴隶,助手算是幸运的,因为他有着属于自己的吊床。

    有人值班是白天,晚上有其余人值班。

    水手也有些羡慕船长的私人休息舱,大副也有单独的房间,其余都是十几人挤在狭小的房间内,还好有吊床作为最终的慰藉。

    淡水放在木桶中,极其稀少,船内有超凡者过滤出水气,水只能用来喝,不能清洗自身,所以海盗们蓬头垢面,满身污垢。

    海上,舰队大战已经持续几个月。战队在各个战区逐渐徘徊,福瑞斯帝国派出主战舰队。

    三方舰队在各海域纠缠,战役越发推进,但所有国家都保持不了对海面封锁,仅能集中有生力量相击。

    在低岛海峡厮杀,一天前,这艘运输船在威尔港南港靠岸,海盗们都去了码头酒吧。

    有人吃的太多在船上腹泻,营养不良,卫生条件差,伤口感染,无前途,永远都是晦暗。

    ……

    医生匆匆地跑来,和小副交谈几句,人瞬间散开,能听到了最可怕的两个字,会导致肠壁肿胀以及腹痛腹泻的病,变质的食物,受污染的水…

    皮肤苍白的医生在检查,脸上长满斑,牙龈有些肿胀,迈着与年龄不符的步伐,或许得了轻微的坏血病。

    甲板上吃过午饭,助手转下船舱,在看守奴隶的位置。翻找衣服内的物品,翻出北麦肯下城币及自己的日记。

    下城币是否有意义不清楚,但战争未失败,就一定有价值,日记上写的寥寥草草,无疑是记录着怎么试图躲开侦探的追击。

    其上,记着一笔一笔跟银面的交易,细细的看下,发现曾无法发现的秘密。

    对银面的行为他无法反抗,也无法逃离命运的牢笼……

    现在,他一无所有,这艘船收留他——不过是其献上精神奇物。

    或许明天他就会被丢入海中 不知驶向何处的船,充满绝望的世界。

    现在,没有进入超凡的潜质,也没有分发到新鲜的食物与淡水,他只是个普通人,他要活着!

    ……

    他再次看了一眼那个隐藏的土著和近乎萨满的老人,在他们身上能得到超凡!

    除非,杀掉他!

    他静下心想,试图思考自己和奴隶的处境,他总要想些办法接触到超凡力量。

    争斗 ?不行,挑起暴乱,他又无力镇压。

    他紧了紧手中的匕首,那匕首是锈迹斑斑,但起码有了镇压的工具。

    底层的食物陷入缺乏时就会再度掀起暴乱,对,就这么办。

    正午,阳光照向他,轻叹一声,在底部的船舱中闭上眼睛。

    船只在海面逐渐摇摆,驶向未知的深邃之处。

    模糊的词从助手嘴中浮现,金属网罩拢起的油灯绽放起晦涩的光,一切再度陷入沉寂。

    他在等待黑夜,侦探不会那么容易死,他一定还会来找他。

    夜月发生了,大海汹涌彭湃。

    海面在沸腾,就像一切都要被掀开!

    船面上悬挂着空心牛皮球,用处是试探风强和风压。

    海面上站立着一道人影,他高举着属于他的黑色魔杖!

    远方矗立的如巨人般的船,近在咫尺 他平伸魔杖,空间逐渐崩裂。

    船员从自己房间站起,籍着昏黄灯烛,随便捡起武器,并拽了一条咸鱼干。

    甲板的正中,燃烧着火盆。

    船长脸上皱纹越陷越深,刀斧翘般的俊俏脸庞望向远处人影。

    只有一只眼罩的大副同样阴沉,船员们兴奋地看着海面人影,举着夸张的手势挑衅。

    大胆的船员跑去篝火边,在铁炉中弄下一些着热水,悠哉的喝着白开水。

    海浪沸腾了——掀起阵阵浪涛,巨大的船只也在海面颠簸起伏。黑色的人影就像标枪般矗立海中,无比坚毅。

    不用想了,那肯定是敌人!是洛克侦探。

    前膛炮瞄好位置,十秒后!就像炽热的烈焰,发起第一阵怒吼!

    船长指挥各成员在好位置,他们放下了最开始的嘻嘻哈哈,辨别着巫师的方向。

    船长抽出刺剑,向下舱走去,借过门缝的同时,突然冲向晦暗的门缝!

    剑划开椭圆形的光圈,光线随之大涨,浮出古朴的门。

    一双洁白的手,洛克的手不断着阻碍着门的扩大!身形瞬间退散,像被炮弹击中,飞驰退去,那是……狼狈不堪的洛克。

    洛克仅是阶三,顶多接近阶四,紧接着,他优雅的躲开此处所有的子弹攻击。

    文明逐渐开化,野蛮逐渐褪色,huoyao方兴未艾,巫术日落西山,普通人的盲区,高阶依旧统管世界。

    洛克平静的瞳孔内倒映着漫天的剑芒,魔杖逐渐褪去颜色,破烂的表皮露出黝黑的光。

    剧烈的交击,抹平一切。魔杖被人用力劈砍了,刻满划痕。

    艾尔西风笛凄凉的曲调在所有人耳畔响起,风也因此变得寂静!大副吹起了艾尔西风笛,那风笛就是他的“超凡。”

    其中有一种感觉,就是整艘船活过来!整个海盗船是一个活物!

    天,这艘船活了!像是倒插于海中的山峰,像巨人般!拥有了自己绝巅的剑芒!

    洛克的心脏像被手攥住,感到无比的惊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猎谍〕〔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