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耀四方〕〔重生之情满四合院〕〔医婿叶辰〕〔开局截胡灭世巨蛇〕〔大明最狠总兵〕〔抗战之特混战队〕〔艾泽拉斯文明:开〕〔王者之开局镇守长〕〔我的蒸汽大明〕〔猎户修仙录〕〔开局被绑架,我从〕〔我有两个SSS天赋〕〔天命的我是神级反〕〔斗罗:开局签到灭〕〔校花跳楼死亡后我〕〔下八门〕〔太宗皇帝成长计划〕〔星印诀〕〔万相之王〕〔人在忍界,开局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三十五章 马车.血手帕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

    纸醉金迷下带来的不仅是罪恶。

    威尔没有那么多老式贵族,或者说贵族已经完全转职为资本家。

    沙文.威尔的死,或许有更多阴谋。交杂着所有阴谋家的一致努力,因为沙文.威尔是旧贵族代表。

    这是一帮凡尘生灵,在经济压力下向超凡的正式反抗,风平浪静下都是旧贵族与新资产的博弈。

    一切黑暗都被旧时代的洪流所掩盖,人们纷纷戴上属于自己的“面具”,在夹缝中寻求生。

    来到剧场的侦探扶正帽子,进入剧院门口。

    没有以他的真实身份,反而外放灵能,凭借超凡身份来到顶层的包间,俯瞰整个剧场以及舞台。

    寂静的房间内,盏灯齐亮,中间那盏燃烧着墨绿色的火,旁边一盏血红,一盏漆黑。

    房间内,充满着如荧光点缀的灵能物质,洛克梳理着刚得到的魔杖体系,以及无数辅助体系。

    洛克嘴角抽了抽,这仅是简单的房间,却被做成诡异装饰。

    “难道说…”

    “超凡者内心都如此阴森吗?”

    ……

    房间建立在剧院顶层,可眺望到大半个城区,还有中心被摧毁的总督府。

    后边窗户,可以看到阿巴拉契亚山脉余脉的震撼景象,不过,那里有隐藏的超凡生物,窥伺人间。

    洛克的眼眸在一位位经过的人中查看。

    月盘下坠,接近深夜,深夜是是怪物狂欢的时节,隐隐响起的钟声预表着教廷对世界的绝对统治,代表着超凡盛世。

    准备享乐的资本家停下动作,阴森面孔下仔细审视自己如今的地位,寻找出路。

    他们并不愚蠢,清楚超凡对阶级的碾压,所以他们试图从根源上掌控超凡阶级。

    洛克侦探平静的面庞隐隐闪耀出晦暗的光,像星辰般点缀。

    ……

    城区。

    海洋季风影响,常会刮起深色大雾,最近雾中很少出现超凡灵界生物。

    三盏油灯的用处:三盏油灯拥有一定的“光源”,与其余房间灯相连在一起,交相辉映,然后映射出场域。

    三盏灯不断驱散雾气,更驱散雾气中存在的“灵界虫霾”

    灵界存在大量虫霾,是沙文.威尔的推论,推论中,这些“虫霾”总会影响到普通人。季风在五月初短暂消失,五月中旬再度出现,雾气中,有着隐晦的超凡侵蚀。

    沙文.威尔解释说:躲避灵界的方法就是驱散,这些灯的作用就是如此。

    这种灯在沙文.威尔隶属的莱特财团中,黄金大剧院存在。

    侦探有些明悟,那些投资人来这里,为什么每一觉都睡得特别香甜,这些灯拥有其他效果,安眠或是舒适,没有外界灵界诡异的昏沉影响。

    有人说当雾气笼罩整片城区的那一刻,就会有诡异者从深海跃出,而山脉,又组成了最基本的阻拦。

    仔细注视着那些人,穿着朴素的女人,但朴素无法掩饰她华丽:莱特的上一任情妇。

    莱特先生身死,但留下的资产就够她活的很好。

    有趣的是,丧钟虽然背叛了沙文,并吞并救济会,却没有解决掉莱特先生留下的助手。

    “内应?”,沙文庞大的资产不知被谁“挪移”。

    马车远去,侦探紧握手中的魔杖,身形一点点挤出房间,向着漆黑的小巷隐去。

    ……

    华贵的马车驶过空空的长巷。

    空气引起衣袍的粘湿,脚步瞬间变得湿漉,鞋底在道路上尤其明显沉闷。

    侦探手提魔杖,在他无视华贵车铃声。

    突然间!

    几条暗红色的小蛇盘旋在手上,石化逐渐在身上蔓延,那种炽热的感觉,就像最深沉的暗!

    蛇露出嘴巴,蛇尖利的牙齿一圈一圈盘旋。

    ……

    洛克对这些已经见怪不怪,魔杖闪电般的刺出,一击刺入蛇头部,将其打算张开的利齿压回,然后把它整个身体穿成串,压在地上。

    甩掉留在手上的血水,正了正喉咙,然后迈开脚步,手杖前伸,指向那拉开窗帘的华贵马车。“小婊砸。”

    “有意思。”轻灵的女声传来。

    完全拉开窗帘的马车,名贵的镶金窗户边,血色手帕从窗边丢下,他明明看到了,那是满是血水的手帕。

    “靠!”

    砰,魔杖化为残影,一击又一击,却像泥牛入海。

    合成的一连串攻击,没有为马车带来任何的攻击点,但巨响响彻大片街区!

    风刃一次次向前突击,只让窗帘摇摇欲坠。

    朴素身影露出,她有着极简朴的衣袍,琐碎的白色长裙,唯一破坏形象就是极其“怨毒”的眼睛。

    怨毒…

    空气为之牙酸,攻击直接击碎洛克脚前的地面,一股气息下,外放空气逐渐被冻结,出现阴影an冰霜。

    洛克侦探一连串的攻击都已落空,但他的面孔依旧平静,静静的平住杖头,然后向前猛地击打!

    魔杖爆发出更强的风刃,风刃旋舞刮着,将所有红蛇斩散。

    素衣接近恐惧,惊慌中,魔杖前伸,砰,一击打在素衣凝实的身躯上!

    “有趣”,莱特情人凝实的地方有些涣散,像是幻影,奇特的状态。

    “有趣。”

    洛克左手拂过雕花魔杖,看向涣散的影像,扶正酸痛的脖子。

    幻…象?

    他一步步向深处走去,最终在马车中找到了令人奇怪的物件,那是一幅画。

    画上,画着那无比诡异的朴素少女,他将手一点点接触到画面,身躯却一点点变得虚幻,然后,就是整个人被映入画中,消失不见。

    画面上,原本朴素至极的少女身边,倏然勾勒出身着风衣的帅气男性:洛克侦探。

    不知为何,少女的画像,嘴唇莫名的勾起,隐隐多了一丝嘲讽!

    ……

    镜像似的空间,没有方向。

    隐隐可以听到一些古怪声音,这里是梳妆杂物间,越过满地碎物。

    漆黑与静谧是主流。

    他从来不认为这些诡异难缠,直到他遇到这个画像。

    洛克一层一层向下拐去,他发现原本发现不了的秘密,每一个房间都有弱小的怨灵。

    但每一个人都莫名的认识,是剧院那些死的不明不白的人物。

    投资方,资本家调查此事,但长时间无果就寥寥而终。

    人们只记住剧院竞争的残酷,又有谁会记得这些死去的冤魂?

    如今这些人都在这里,归于永宁的故乡,拉莱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