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耀四方〕〔重生之情满四合院〕〔医婿叶辰〕〔开局截胡灭世巨蛇〕〔大明最狠总兵〕〔抗战之特混战队〕〔艾泽拉斯文明:开〕〔王者之开局镇守长〕〔我的蒸汽大明〕〔猎户修仙录〕〔开局被绑架,我从〕〔我有两个SSS天赋〕〔天命的我是神级反〕〔斗罗:开局签到灭〕〔校花跳楼死亡后我〕〔下八门〕〔太宗皇帝成长计划〕〔星印诀〕〔万相之王〕〔人在忍界,开局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三十九章 仪式1.洛克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壁画处,二者的相击迅速转为暗淡,完全被破坏,从碎裂变得斑驳。

    露出了一条门,刻着无数青铜浮雕,斑驳的青铜凹显着一条条墨绿条纹。

    那个时代的巅峰,这个时代同样达到,那个时代的悲剧,是否在这个时代重演?

    墨绿天空中,有什么在透出。是一场入侵战争,如城市般庞大的怪异会出现。

    两道气息间的交汇碰撞,只在短短的一瞬,甚至他们收缩力量,泯灭了很小的一片地域。

    魔杖顶端,浪潮般的呓语褪色,向“深蓝”转变。

    ……

    人类所遇到的困难翻转,一幕幕印在他脑海中,有先烈的挣扎,也有山林下的怪异。

    地下是一座废弃的城市,有着各种遗迹的长廊和古道,高大的建筑,废弃建筑的总体造型显得诡异和巨大。

    石柱上印着诸多雕花门栏,最多的装饰就是触须状的藤蔓和圈圈状圆球。

    一棵棵近乎枯萎的树木,杂草腐黑。

    有怪异,有着细细的触手,如果非要形容,就是无比的沉闷与黏糊,像是液体。

    总体呈现出绿黑的混合,就像墨绿色的海藻团。

    姑且称之为团团。

    洛克化成黑雾状态,这样他能和怪异某种状态的共存,而不像简单的不同种族。

    倏然,菌毯一样的怪物收缩起来,亮出一团一团的尖刺,像在恐惧着什么,触须在空中挥舞,发出莫名的嘶哄,在其触须上逐渐绽放出各色口气,里面装满利齿!

    无与伦比的邪恶蔓延开,那里走出绿的发亮的影子,一种生物,浑身黏糊糊,向下滴落着各色有腐蚀性的粘液。

    近乎狂暴的气息,硬皮挂在它身上,嘴裂开,从下颚延长到尖端,就狗,但却是鳄鱼与狗的结合体,姑且称之为犬犬。

    犬犬身体沾染着无数恶心的脓液,就像是一行的利齿槽。

    犬犬和团团互相缠斗,凶恶的畸变犬利齿撕破白纸一样,瞬息撕破菌毯。

    强大的生命力让菌毯损失大部分躯体,也没死亡。

    团团的身体早已被撕裂,形状就像是被挤烂的番茄,倚靠在树枝边,人性化的试图以掩体躲避攻击。

    犬类犹如刀刃般旋转,迅速割下一大片绿色菌毯。

    菌毯也不堪示弱,蹦出了无数细密的尖刺,缠住了那犬脚部,齐齐扭动针管状的数千条尖刺,直接搅碎整片爪子。

    畸变犬变得一瘸一拐,但他用仅剩的三条腿迅速冲刺 恐怖的利爪直接化为残影,将脚下的菌毯扎烂,它完全不动了。

    犬犬似乎感知到什么,它想要逃离,但一切都晚了,周围的一切在瞬息拉伸!

    畸变犬的瞳孔中一抹,它看到一抹黑雾,然后,就是视野的天旋地转,脑袋被强大的力量轰飞,碎裂了。

    洛克由黑雾转化为人形,抽出魔杖,啪嗒,血液四溅!

    他能感知到这种犬类的敏锐,如果他不出手,或许一会他就是被攻击的目标。

    他瞬间把犬犬和团团都弄死了。

    ……

    翻过一片破烂的平台,有人了,就比如眼前这位男人,他紧握着左轮,环视四周。

    单片眼镜上闪过一丝光,然后他锁定了洛克所在的位置,摆弄一下手中的枪。

    “谁?”

    他目光僵硬的盯着那飘来的黑雾,“疑惑,或许是可以交流的怪异。”

    问题是他并不是太强大的超凡者, 贸然与战斗往往会惹祸上身。

    像是受到了警告,那一片黑雾向后逐渐退却,男人松了一口气,此处警戒。

    洛克神探无聊的观察着,他注意到,这位年男人的作用不止警惕,他还画一些符文,符文莫名的熟悉,城区所有的灯都是这样的“符文”。

    绕开正在警惕的年轻人,洛克向西飘去,倏然,想躲避,他听到三声枪响,男人向他开启了射击。“被发现了,不,不太可能。”

    身形迅速在一处溃散,然后再度凝聚,躲开子弹。

    洛克的眼中,这不是西服主动的攻击,而是他的眼眸完全被占据,甚至五官在变化!

    明显的变化就是,身体一点点析出怪异的液体,他们在向面部汇聚!即将形成银色面具!

    没完没了,银面总是和他作对!

    银面要替换看守者!他想起了那莫名的人,也就是银面,那位抢走源亚审判团铭牌的一面。他还能记得自己!

    银面的战斗一直偏向于巧合和各种准备,每次出手都极为致命!

    “卧槽啊”,洛克藏在暗处的魔杖发出迷蒙的光,炽烈的灵性光柱撕开那西服男的脸庞。

    脸部在半空中四溅纷飞,凝聚好的银面具也炸开,可西服血肉模糊的脸庞没有感到丝毫痛苦,冲着洛克笑了笑!

    举起魔杖给他再一击,“去你大爷的。”

    …………

    外围,阿巴拉契亚山脉之上,没有人敢深入荒原或是山地,因为那是灵界生物的领地。

    银面屹立于山巅之上,他注视着威尔港,眼眸似乎超越数千公里,眼中,银光大盛!

    地下遗迹中,那血肉模糊脸庞没有放弃。他张开近乎空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洛克,他近乎疯狂,丢出所有组织分发的符咒,各种各样的场域在空中激发,将洛克困锁在一块区域上。

    多种多变的场域内,洛克高举魔杖,其上挂着一张张人脸,犹如精神汇聚,吸收着周围的灵性。

    一张张脸庞在空中飞舞,悬浮在屏障上,他们或哭或笑,犹如众生的意志 声音在半空交织,像混杂的交响曲,或哭或笑,或欣喜,或谩骂。

    面具以弧线延展出,天空泼洒出各式血痕,还是死了。

    冒着黑烟的左轮掉落于地,溅起灰尘。

    洛克爆表的战力中,除掉了这位。

    ……

    极远处,一大群身穿黑袍的身影聚集起,背影就是一架一架骷髅,他们等待着,有人高举火把,有人准备好仪式,等待着最终的隐秘。

    阴风中,无数人聚集在一起。

    他们都是从地面抓来的年轻人,或幼童,恐惧着,按照他们并不知情的语言颂念着该有的名号与仪式。

    中央,逐渐亮起晦涩的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