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平〕〔武侠之最终进化〕〔九龙归墟〕〔玩家走狗满天下〕〔重生科技学霸〕〔我,上古祖龙,被〕〔四合院战神的自我〕〔风水大相士〕〔千字生死令〕〔木叶:人生重置,〕〔神诡世界,我能修〕〔聊斋路长生志〕〔开局获得不死天功〕〔天命师〕〔离婚后靳少天天哄〕〔重生之奶爸的幸福〕〔总裁夫人就是那夜〕〔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簪头凤〕〔奇门仙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军列.变局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角落,士兵咬开子弹,型号t15,燧发枪子弹,帝国陆军与3月前配备的新式弹丸。

    车厢震颤,淡淡的咸涩下,他以军用毛巾擦拭枪口的锈斑,1分钟后,清理掉污垢,干净发亮的枪管跃入眼帘。

    未知在窗户上溅起血雾,没有影响到士兵该有的想法,没有后续。

    他一点点将身体缩到角落,然后双手合拢,帝国陆军的毛呢大衣变得褶皱,尽管干硬,但也越发褶皱。

    一段段莫名的词从嘴中冒出,他在向未知祈祷,就像是祈求平安。

    老兵扫视他一眼,见怪不怪。

    和军官车厢装饰华丽处不同,和机头堡垒戒严也不同,这里异常寒冷,冷风混合着清晨的雾气,从车箱缝隙处钻入。

    缩在角落的士兵一点点吐出嘴中的黑点,咬开的子弹翻滚而下,而那里潜藏着一段纸条。

    看不见的角落,模糊不清中,他抽出湿漉漉的纸条,刻印着一道道圈!

    …………

    咔吱,咔吱…

    熟悉的皮靴声响起,军官从侧边绕到车厢,他眼神四扫士兵,并没有发现些什么。

    刚才绕过士兵身边,士兵手攥紧,看不到的角落,脊背中渗出一滴滴汗,军官最后环顾一圈,从厢消失。

    士兵眼眸被睫毛环绕, 他站起身,只有旁边的人听到了,他低语了一句,“人人都有一死,而…祖国不朽。”

    老兵眯起眼睛,他仔细端详着这位新兵,在他的印象中,这位经常沉默寡言的士兵从不会如此。

    紧接着,他意味到了什么!因为那新兵直接将机括拉开!而填入的是真正的子弹!

    老兵迅速抓起手中的燧发枪,他已经做出了一定的判断,应该是某种暴动,他得镇压住新兵。

    手腕极速的抖动,在一连串的惯性下掀开机括。

    车厢内装饰着华丽的挂钟,咔嚓,咔嚓!三颗药弹在眼前放大,那一刹那,所有都无法挽留。

    头颅偏右,一朵血花迸溅,在那里,露出一个被旋转撕裂的巨大空洞,数股殷红流下。

    右肩的勋章被鲜血浸红了。

    那是十数年的功勋 ,而这功勋是他拥有帝都套房和退休后工作的唯一明证。

    血殷中,勋章闪烁着金属光芒,数股硝烟吞噬了这里有人,开了数枪,但都射偏了。

    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绝望的,看着那新兵跟腰间抽出了左轮!无与伦比的射速下,砰!砰!砰!砰!所有人被击倒。

    这种情况万中无遇,可能无人贸然动手。

    他们望着最初倒地的老兵,连滚带爬,试图从旁边的角落中站起。

    可掩体有限,惊恐下毫无力量,本能地想抓枪,但却因发抖……无法迅速装填子弹。

    一次次试图碰到希望,但命运要跟他们开了玩笑…

    不,不 !

    并没有人准备好,所以他们在士兵行途中没有任何可能反击,他们被极极致的危险淹没……,在疼痛中,倒在血泊中。

    ……

    ……

    这位疯疯癫癫的新兵,慢慢的顺着车厢踩踏,身边是一段段被打的开裂的尸体,

    他从枪木托后处打开,一处暗夹在里,抓起一枚带着斑驳凹凸的木牌,其上划刻一道道扭曲的纹路。

    更重要的是,枪木托暗夹里藏着数十颗弹,那并不是简单的暗夹。

    燧弹一连串,藏于枪木托内,搭配先进的左轮,在刚才的暴击中,居功甚伟。

    在这长厢中,晨的光突破大地,透过窗户照在苍白阴霾的脸庞。

    咳,咳。

    刺鼻的硝烟通过鼻孔,影响到士兵咽喉,脚步踌躇,迟疑着,但是很快,他找到了。

    车厢中,他迅速击杀几位士兵 ,这里属于最后的几个车厢,而他调到这里的原因更是奇怪。

    在越来越大片的血泊中,他将燧发枪扛到肩部,为自己的左轮填塞一颗颗纸壳弹。

    他听到了那脚步声,混杂或整齐,还有屏住的呼吸。

    这一带属于戒严车厢,军列上高度戒备,这样的袭击很容易被发现。

    手中,木牌一点点失去光辉,那是隐藏他的思想与行为的唯一道具,铭牌忽灭忽暗,他知道自己暴露了,或许他已经走不掉了。

    他迅速俯下身,侧俯于地,然后身体趴在地面上,将子弹射向了唯一的一处薄弱。

    …………

    ……

    啪!

    火花四溅。

    子弹击穿蒸汽管道,并释放出大量的雾气,混杂着有毒气体,刺鼻的气味与眩晕如期而至。

    滚烫中混杂着有毒蒸汽,裂缝将模糊视线的蒸汽铺洒在车厢。

    弥漫开的的有毒气体刺激头脑发昏,躺在地面,耳目昏厥,瞳孔闪烁着迷芒的光。

    木牌光越来越微弱,他必须在最快的速度脱离车厢,毒气剥夺的不仅仅是理智。

    扑通,扑通……

    迅速弥漫开的雾气中,倒下数位身影,他们想潜入这里,他们毫无声音的拉开钢铁门栓,却没有想到被击穿的蒸汽管道。

    嘎吱…

    车体又倾斜,无意间的感知,因为车厢在右拐,机轮与铁轨摩擦,发出刺耳声音。

    他想到了好多好多,命运无比的糟糕。

    车厢内,雾气和外面的冷气混杂,让视野变得白茫茫一片。

    刚才倒下了几道身影,现在士兵只能看到隐约几米内的景象,还有一些轮廓。

    子弹如期而至,它们近乎封锁了每一处角落,如暴雨般的扫过这片区域。

    而他躲避的位置尤为安全,躲开了大面积的扫射,但依旧无法阻拦暴雨,一颗弹盘旋着钻入腿脚,在那里掀开巨大的空洞,大股大股的殷红渗出。

    迅速屏住呼吸,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有超凡。

    他看到了一道身影!那身影完全不受刺鼻气味以及有毒蒸汽的影响,他就那么正常的走来,每一步都踏在士兵心内。

    嗡,嗡,嗡嗡,依旧不确定的情况,以及倾泄子弹。

    子弹已经代表恐慌了,他很害怕。

    还好长时间的训练,让他克服了对弹道的不稳,迅速释放出所有子弹。

    紧接着,就是眼前的阵阵发黑,那身形带着隐隐的音爆,以极快的速度将短刀捅进了他的肺叶。

    绝望!

    他知道暗世界的恐怖,但却没想到拥有这非人速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猎谍〕〔开局六女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